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建始廉政故事

【纪检委员履职故事】杨春凤:古有让墙六尺巷,今有让地五寸坎

作者:周华 孙国林 发表时间:2019-08-30 信息来源:中国建始网 阅读人次: 文字大小: [ ]

“她伯伯,我们年纪大了,没什么好争的了,就听孩子们的吧。”

“也是,为了这点小事,我们都争了大半辈子了,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值得!”

吕氏兄弟两家人站在争执多年的田坎边,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感慨道。

二十多年前,业州镇指阳社区三组(茶棚子小区)的吕某松和吕某贵两叔伯弟兄因土地问题产生隔阂。两家的自留地以中间筑起的一条土路作为分界,为了多占一点田地,每次挖田的时候,双方都向中间挖,你一锄头我一锄头,年复一年,路越来越窄,只剩下“巴掌宽”,基本上不能称其为路了,只能单脚错开着勉强行走。

兄弟俩因为这块田、这抔土,多年间都称将老死不相往来,亲情一度陷入“死胡同”。社区干部曾经多次调节未果。

今年6月,在开展“两走四见”活动中,指阳社区纪检委员杨春凤在走访时,听一名党员说起此事,遂将这事放在心上,多次到吕氏兄弟家,给两兄弟做工作,谁知却接二连三的陷入僵局,兄弟双方各执己见,互不退让。

“我不让!就是我的地!谁劝都没用!”吕某松扯着嗓子喊。

“是他占的我的地,凭什么要我让!”吕某贵双手叉腰愤愤地说。

“这该如何是好?难道是我的方法不对?”接连碰壁后,杨春凤仔细反思寻找突破口。

后来的几天,杨春凤每天傍晚时分就到吕氏兄弟家里聊天、拉家常。通过多次深入交谈,她了解到,虽然这兄弟俩的关系差,但他们晚辈的关系还算缓和,于是,她开始调整工作方法:“从他们的女儿那儿做工作。”

“你们也晓得老一辈争了大半辈子的田,其实并没多少,还种不下一株包谷。这样争来争去,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呢?只是亲情争没了,你们觉得值得吗?”

“道理我们都懂,但这是老一辈的事,我们也不好管啊。”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古时候,有一个大官,邻居建房时要占他家的地,大官不仅没有生气争执,反而说‘让他三尺又何妨’,邻居感动不已,也让出三尺地,两家之间便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

交谈中,杨春凤讲述的“六尺巷”的故事,让吕氏姐妹感触很深,她们表示将会劝各自的父亲退让一步,争取将这个矛盾趁早解决。

第二天,杨春凤早早地来到这块争议地里,吕氏兄弟两家人随后也到了场。

“这个事儿该有个了结啦,你们看怎么说起?”杨春凤试探性问道。

“我跟我老汉儿商量好了,我们就让一点。”吕某松的女儿指着分界的田坎说道。

“我们也让一点……”吕某贵的女儿挽着父亲的手臂说道。

“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想法?”杨春凤问吕氏兄弟。

“没得哒,就这么决定了。”

“就这么定了。”

现场,双方在让出原来的路后,又各让出五寸宽,大家都动手用砖铺出了一条田间路。

当日阳光格外热烈,如同在场每个人的心一般火热。二十多年的恩怨终于在此刻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