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祖祖的马灯 记忆中,祖祖总是身着一件蓝布衫,头上裹着高山地区老人必戴的头巾,脚里的三寸金莲穿着洗得发白的千层底布鞋,从头到脚流露着一个土家妇人的干净利索。祖嘎爷是一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从部队当兵回来带的好东西就是马灯和搪瓷盆。在那个年代这是稀罕物,街上都没有卖的。祖祖将煤油灯擦得锃亮,放在木板墙上,为此还把木板壁挖了个洞,专放煤油灯,这样灯就可以同时照 2020-07-08
散文 ‖ 诗意人生 “诗意人生”是近年在公开的文字里谈人生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短语,是一种理想人生状态的描述,被视作当代人的终极坐标,成为许多人的向往与追求。口头禅似的挂在公知们的嘴上,天花乱坠,济世良药般布道芸芸众生。犹如天堂之于基督徒,西方极乐世界之于比丘尼与居士,羽化成仙之于道人与信众,我们无不为“诗意人生”倾倒,如痴如醉。就连小学生作文中,也时不时就蹦出这个 2020-07-07
《闯江湖》系列之郭书记 郭书记当兵出身,在边防部队服役多年,人家荷枪实弹在口岸检查出入境人员,他在后台舞弄着瓢盆碗盏,负责这帮人吃喝拉撒。据我所知脑子灵活点的执勤兵,找点油水绝非难事,尤其在这富得流油的珠三角。不知郭书记当年长了点小膘没,就要看他老不老实了。我所知道的还有一点小秘密,当年郭书记当兵服役的支队才108人,就有106名党员。数据不一定绝对准确,也不会偏很远。这 2020-07-06
散文 ‖ 烙豆皮 小齐邀我到县文旅局在红土公社举办的一个活动。 老实说,我不大喜欢参加这类活动,有好几年都没有参加了。我发现我越老越怕人,人一多,闹哄哄的,就浑身不自在。好在有小齐陪着,不至于太无聊。小齐是个热情、开朗的年轻人,读书多,爱学习,健谈,是我认识的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活动的名字很长,是为了助力本地的旅游,搞的一个启动仪式,好像包含抖音、摄影、端午节包 2020-07-01
有你,真好(外二章)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你陪我走过了温柔的时光。有你,真的很好。——题记“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走在蜿蜒的古道,看远方落日熔金,渲染了无数旧时光,含笑落寞。彼岸有灿烂的烟花,你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轻拉我的衣袖,怀香一路。时光蹉跎,往事随风,画面翻转,想起与你的相遇、相识、相知。突然想说——有你,真好。遇见我之前并不知这无聊的世 2020-07-01
爱我和我爱的“神仙”宝贝(外二篇) 在我的内心世界,爷爷被供奉在很高的位置,就像信仰一尊菩萨。他的地位无法动摇,也许是他做的好事太多,又或许是祖孙一场修来的缘分。他并不像莫言《大风》笔下的爷爷瘦骨嶙峋,悲壮苍凉,他反而是伟岸的,潇洒飘逸的。他毕 2020-06-30
短篇小说‖光耀先生 老家恩施,极少称男子先生,唯一能称先生的,只有教书的人。后来有了新学校,改称老师,先生这个称呼,一度时期在我们生活中几近消失。而我,总愿意称光耀伯伯为先生,哪怕他并非教书之人。光耀先生姓李,与新加坡首任总理同名同姓,乃一介布衣。我记事的时候,光耀先生差不多奔五,人高马大,器宇轩昂,不像游手好闲之人,而乡邻对其懒散傲慢多有微词。母亲常叫我们兄弟离光耀 2020-06-29
归去来兮 □ 柳茂恒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己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题记.录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诗曰: 花甲龄过去业州,唏嘘满目大观楼。 繁华岂可迷心志,总恋家园垄上秋。 乙未岁首,架不住山妻的倔强与执拗,再加上经受不住恩施硒姑娘酒业邀请我担任公司文化顾问的诱惑,我走进了建始县城所在地的 2020-06-29
老爸来中山 1994年初,来中山第二年的我,在沙蓢承包了一单下水道工程,老爸从千里外的湖北乡下赶来帮我。那是他以打工身份第一次来中山,凭借他五十多岁的年纪,在那个年代,足可轻松登顶“打工爷”之列。如今与当年老爸一般年纪的我,依然奔命于这片土地。每每想到老爸,反观自己,想到生命,反观人生,就唏嘘而不能自已。那时的老爸身子骨尚算硬朗,挖下水道这样的苦力, 2020-06-29
莫忘家乡木子树 □ 汪启发 近日在恩施州委老干部局网“金秋风采”栏目,看到我的一篇小文——《桐子树儿逗人爱》,使我想起了它的伙伴木子树。说起木子树,它的身材比桐子树要高大,树冠比桐子更加美丽可爱,它比桐子树更有经济价值。 靓丽的风景 木子树是我们当地树种的乡土名字,它的学名叫乌桕。乌桕,以乌鸦喜食而得名。宋代林知清诗云:“巾子峰头乌桕树,微霜未落已先红。”俗名木子树。 木 2020-06-28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