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忆师伯吴修祥
来源:建始网 时间:2021-09-13 10:36

作者 齐友俊

民间有一首打油诗形容人生,“人是一阵风,一去影无踪。要想再见面,除非在梦中!”

师伯,在您大夜当晚和入土那天夜里,连续两夜我都梦见您了。梦醒后,我分不清究竟是我梦见的您,还是您于缥缈的仙界托梦给我?

9481d20cc54f4a7f8aeedb3fc472f8df.jpeg

您的大夜那天,正值白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昔日故人,魂归天堂。那天的秋风秋雨,满含萧杀之气,刺得我遍体鳞伤,我实在不敢相信,豪气冲天谈笑风生的您,怎么这么快就与世长辞了呢?当我看到军叔发给我的一首李时容先生挽您的诗,我心里募地一惊!第一时间里,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继而冷静下来,应该是真的,否则不可能给活着的人写挽诗。可是我仍然心怀侥幸,怀疑信息有误,希望这是一场误会,其实您还活着。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您已经被活生生地从这个人间夺走了!从我们的觥筹交错中被夺走了,从我们的笑谈古今中被夺走了,唯一无法被夺走的是我们曾经在一起时的欢乐与酣畅!

师伯,自得知您去世的消息的那一刻起,我便陷入深深地内疚与自责之中。在我得知您被查出身患重病时,心里便刮起了阵阵寒风!我不敢联系您,也没有办法安慰,就这样拖延着,思忖着哪一天去医院看望您。

8月25日傍晚,我和耀平叔去县中医医院13楼看望您,护士告诉我们说,您到杭州治疗去了。于是,我们期盼您从杭州回来后,再来看望您。27日,我在微信上给您留言,希望您从杭州回来后,见面一叙,您没有回复。后来得知,您在去杭州时,已经病入膏肓,手机已经很久不开机了。

有很多朋友想来看您,皆未能如愿,可能都怀有遗憾。在您大夜当晚,我梦见您的两个儿子相拥而泣,诉说着以后的打算,我在一旁听闻,不禁潸然泪下。这梦中的泪却是真的,我被凌晨冰凉的泪水惊醒,发现自己在流泪,这泪竟湿透了枕巾。我怨恨自己没能尽早去看望您,也在想您生前为什么要极力回避我们去看望?您是怕打扰了我们?还是故意这样,好在您逝后,让我们无尽地思念?我突然相信可能是后者。想到这里,我把遗憾放下了。见过最后一面又如何?一切的一切,终将随风而去。

想通了,心里便轻松了。窗外已大亮,您今晨便将魂归故里,入土为安。我今天不能陪您最后一程,我更害怕看到您龄过八十的老母,她在前后失去丈夫和三个爱子后,如何能接受失去最后唯一的爱子也是长子的这一噩耗,那该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啊?!

师伯,我已记不清,我们是如何相识的,仿佛是在建始作协的一次活动中,亦或是在哪次酒席间?您头发漆黑油亮,总是梳理得丝毫不乱,亦如对待文章那般严谨;您的皮鞋永远擦得纤尘不染,仿佛文章结尾不可草率。您主编《茨泉》多年,对众多作者及他们的文章了如指掌,常常对某位作者的某篇文章或某一个句子激赏不已。每论到高兴处,您举杯道:“来,浮一大白!”

崔应朝先生在您的葬礼现场和我们说:“我和他认识是在酒场上,对于他死得这么早,我心里很是愧疚,因为我曾经和他打赌喝过酒。”我对他说:“你不能这么想,他当时是高兴的、痛快的。”

大家知道您爱喝口小酒,有些朋友说是酒造成了您的早逝。我不这样看,您虽爱酒却不酗酒,尤其近5年以来,您很少喝醉,总是适可而止。您爱热闹,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喝点小酒,神吹海聊,隔段日子我们总要找理由在一起聚一聚。

“樽前做句莫相笑,我死诸君想我狂。”昔日念到此句,一笑而过,今天想到此句,再也笑不出来了……您的想法和计划还有好多好多,都没来得及开始,现在已经无法实施了。哎,“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

曾经诗酒度日隔座呼应,看您席间唇枪舌剑慷慨激昂,每到得意处放声大笑,偶遇情急时舌头打结,此情此景酒已酣畅也。曾经妙笔生花文章锦绣,点化文学新人、躬耕《茨泉》园地,几多往事已成云烟,建始文学血脉与日俱新,其间有您莫大的功劳。

人生如寄,尘世若梦;生如逆旅,死乃归宿。师伯,祝愿您在天堂里,左手持书,右手端酒,和在人间时一样潇洒、痛快!

编辑:黎采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