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仰望星空,行走在通往理想的桥上
来源:建始网 时间:2021-08-24 12:09

文 / 胡毅

开篇

近期,笔者阅读了几位本地作家的作品,分别是付小平的小说集《一河米水》,黎采的散文集《路过人间》,曾传华的散文集《永远的乡愁》、宋传轩的散文集《回眸》。实话实说,他们的文集,我还未逐篇阅读,只看了个大概,便急着要写一点文字,表达一下自己的阅读体会,更是表达那份内心的感动。

这几位作者都是我的熟人,他们也认得我, 随时可能在街上遇见,见面之后一定要打个招呼或握个手的。他们的作品大都写的是我们熟悉的生活、熟悉的世界、熟悉的那些人和事,读起来很亲切,带入感极强。有的句子,让我读来会心一笑,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有的文章把我带入回忆,过去的时光又历历在目;有的表达,让我读来又有些许的思考沉重……

《一河米水》是付小平的小说集,其中收录了他的八篇中短篇小说。付小平是军人出身,认识他很早,大约有20多年了,没认识他之前,就听说县广电局有一位爱好文学创作的退伍军人。这次在他这部小说集的“作者简介”里才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属于自己的“文苑”里笔耕不辍,同时也收获了沉甸甸的创作成果,作品先后在《山花》《芳草》《延河》《中华文学》《长江从刊》等全国知名文学刊物和报纸发表。在笔者的心目中,这些刊物都是文学爱好者的殿堂。同时他还著有长篇小说《人间烟火》《一梦芳华》、小说集《故乡在远方》、散文集《行进空间》等。付小平凭优秀的作品和扎实的写作功底,成为省作协签约作家,同时也是恩施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恩施州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签约作家。

微信图片_20210824121106.jpg

付小平的小说大都是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主人公大都是些底层人物,书写的是他们的抗争与挣扎,小说没有宏大叙事,但反映的宏大的时代背景。如《晚安,乌拉》中的主人公白月,她曾是一家国有煤矿企业的临时工,初入社会,她对自己的未来、包括爱情都有美好憧憬,结果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她总是跌跌撞撞、充满坎坷,满身创伤。白月是时代大变革下一个农家女的缩影,塑造的是农村变革、国企改革背景下的一个“典型形象”。 他的《请你看火车》《晕城》等也是异曲同工。读现实主义的小说就是这样,感觉这这是真的,但似乎又觉得现实中又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这是现实主义的“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和“杂取种种人而合成一个”的创作原理的体现。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巴尔扎克有句名言,“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读付小平的小说就有这样的体验,他的小说时空跨越大,题材较为广泛,但氛围略显沉重和压抑,愿他今后推出更多明快而清朗的作品。

黎采的散文集《路过人间》就是我前面说的“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的那种,清新、隽永、明快,随时给你一种小女子的细腻。

“雪,继续下。炊烟从这家那家的屋顶上丝丝缕缕地飘出来,鸟鸣从某片树林里清清翠翠地响起来,远方的游子从某条路往落雪的村庄赶回来……生活,在一场雪里,不慌不忙地继续着;时光,在一场雪里,不紧不慢地流逝着……”

微信图片_20210824115508.jpg

这是她的散文集的开篇之作《一个人的冬天》里的句子。在这里,黎采把文字变成了一幅画、一首诗、一曲音乐和一份浓浓的乡愁。我想,不论谁读到这样的文字,即使是浮躁的心都会涌现一份恬静和一丝静谧。

据说黎采的老家小地名叫“蔡家湾”,在黎采的笔下,“蔡家湾”演绎为一个诗画的意象。这里如诗如画,充满田园牧歌情调;这里有她儿时的记忆,有她牵挂的亲人,有她安放的乡愁……在读者的眼里,“蔡家湾”也是自己的家乡,读“蔡家弯”会想到自己的李家湾、桃子弯。看黎采和母亲一起掰包谷,立马就会想到自己的童年生活,重拾那份属于自己的乡愁和回忆。

微信图片_20210824122148.jpg

《路过人间》辑录了黎采71篇散文,30万字。黎采是一名新闻编辑,与文字打交道是她的职业,同样,与文字打交道的人创作文字依然煎熬,正如黎采在她的“后记”中所说,“只有静夜,才能让我醒来或恍若醒来,写几个属于自己的字。”透过这些表达,可见创作的辛苦和疲劳,真是力透纸背。当然,一篇作品在自己的笔下问世,那份成就与快乐也只有自己能体验得到,一切付出与牺牲也就觉得值!

读曾传华老师的散文集《永远的乡愁》,几乎就是跟着他的笔在重拾自己,重拾自己的童年,重拾自己的故乡,重拾那些远去的人和事。笔者和他是老乡。他笔下的《野桃溪》,我小时候离那里更近;我和他毕业于同一所小学、初中,因此他写的《天生桥》,我也熟悉不过;他的《深爱幺河口》,我对幺河口也很深爱;再比如《绝美石门河》《大寨山春意》等就更不消说。曾传华长我几岁,但我们都是六0后,因此,他笔下的人物的命运和遭遇,使笔者更能感同身受,更能唤起我对那个时代的记忆,比如他写的《伯玉先生》,文中写到:“他从城里买了一个带耳机的收音机回来。半下午,走到离家不远的一处茂密的松树林,坐下歇凉,就顺便听听收音机。不想,被几个玩耍的孩子发现了,可能是反特片看多了,就以为是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的特务在发报,便报告给公社……”这样的文字,八0后、九0后读来可能觉得很突兀、很荒唐,然而这就是一个时代的真实。

微信图片_20210824120020.jpg

曾传华从小爱阅读,在我们老家那一带是出了名的。甚至有人说“曾传华读高中时要是不沉迷小说,高考成绩会更好!”这一判断,我也是相信的。对曾传华老师文笔的功力,笔者的感觉是:形象的描写,准确的表达,别致的比喻,平中见奇,朴素中显功底。

从教40年,曾传华老师一直笔耕不辍,用教师的行话说他一致在写“下水作文”,无疑,他的篇篇作品堪称中学生写作的范文。这份坚持,需要怎样的毅力和执着啊!现在,他将这些“下水作文”结集出版,既是自己的一分收获,更是一笔宝贵的教育财富。

读宋传轩先生的《回眸》,自始至终的感觉就是一位温文尔雅的长者带着你游览建始的山水,给你讲述建始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让你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这块土地并对其着迷。

“神往景阳关已经好久了。每次去景阳河,我都要在下坪街上找一个高处,眺望景阳关的雄姿。远远望去,只见一条古道穿行在悬崖绝壁之间,古道尽头的云里雾里,隐约一个亮孔,好像通向天堂的门,那便是景阳关的关门。”没有气势的描写,没有磅礴的比喻,就这样娓娓道来,婉约自然,神奇的景阳关就原汁原味地展现在你眼前。像这样的文字,白描式的表达,在宋先生的散文中是俯拾皆是,读来韵味无穷。

微信图片_20210824115522.jpg

宋传轩生于1949 年,今年已是72岁的人了。他从参加工作到退休一直在金融部门工作,写作、摄影是他执着的爱好、一生的坚持。他在自己的简介中说,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尝试写作,自考“汉语言文学”大专学历。近些年来,在国家、省、州、县刊物发表文字、摄影作品百余篇(幅),曾获省级摄影比赛铜奖、国家级摄影比赛优秀奖等,现为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恩施州作家协会会员等。

笔者与宋传轩先生也是因写作认识。在笔者的记忆里,永远不会忘记这一个场景:十多年前,笔者从龙坪乡回县城,车行至龙坪与茅田交界的武家淌时,看见宋先生一个人骑着一辆弯梁摩托车向龙坪方向进发,衬衣外套着一件“摄影背心”。笔者当时在想,老宋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在这个地方遇见他骑摩托车?后来见面核实,原来他是为拍一组照片,从县城骑车赶往楂树坪,他说这样方便,可以见着风景随手拍。那时,他已是60多岁的退休老人了,有这样的坚持和执着,谁见了不感动?

结尾

以上几位作家的作品,笔者可以肯定,凡是认真读过的人一定受益匪浅。他们是自费出书,大都是免费赠阅。熟悉出版发行的人知道,自费出书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写作、编辑、校阅不说,审定、刊号都非常费神。他们用辛勤的付出,为广大读者奉献了精美的精神食粮。作为读者,我们应心存感激,他们是仰望星空的人,行进在通往理想的桥上。

微信图片_20210824120354.jpg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移动新媒体时代,手机已成为人们的又一个器官;信息铺天盖地,人们的闲暇时光已被手机撕碎,难得静下心来完完整整做一件事,安安静静读一本书;商业社会,金钱已比优美的语言更能打动人心。但就是在这样的世俗社会里,在我们的身边,有这样一群人能够静下心来,埋头文学创作,为理想而活,不为浮躁遮望眼,孜孜不倦,为人们提供精神食粮,这是难能可贵的。

“康养金地 · 和美建始”建设,文化建设是重要元素;乡村振兴,文化振兴是题中应有之义;文化旅游,文化放在首位。先有沈从文,才有世人眼里的湘西。作家,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符号,关注他们、尊重他们,彰显的是社会的良知。

编辑:黎采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