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回乡散记
时间:2020-10-16 15:18

向前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我们回到了老家。崭新的三层白色粉墙楼房,在青山的背景上格外显眼。袅袅炊烟悬垂于屋顶,各色小车停满了房前屋后。用竹子搭起的雨棚,覆盖了整个院坝。红色的牌坊式充气拱门装饰在大棚外,红花镶嵌的红色弓形小拱门装饰在大门外,阳台上的五色彩灯闪烁其间。

在鞭炮声中,在主持人的吆喝声中,在悠扬的吉他和电子琴声中,我们把车开到屋檐下。找不到停车位,一直往前开,在父母的墓前,终于找到了一块空地。停好车,向着父母的墓碑方向,默默地敬了个礼。转头往回走,熊熊的炭火上,两只全羊正被烤得热气腾腾,在父老乡亲的问寒问暖中,我走进雨棚。

雨棚的一边是临时厨房,厨师们忙碌着。另一端则是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上铺满了地毯,舞台前面的金属框架上,彩灯各自旋转着、闪烁着。表侄正在自弹自唱自编的吉他曲。

侄女国庆结婚,给大江南北的亲人创造了难得的团聚机会,我们在深圳的亲人,在国歌声中,在进行曲和思乡曲中,在五星红旗飘扬在大街小巷时候,9月30号下午,我们一起出发回恩施老家。

现代路网之发达难以想象,南辕北辙也许比走捷径更省事。哪条路相对畅通,导航会一目了然。尽管GPS让我们走了一个“之”字路线,一千多公里变成了两千多公里, 16小时变成32小时,但庆幸,我们平安到达。

在深圳参加过很多婚礼,基本都是由婚庆公司操办,仪式千篇一律,侄女的婚礼不仅有城里人的仪式,还有自己的特色歌舞,恩施风俗。父老乡亲和亲人,都可以到台上表达情感、展示才艺。谁说城里人比农村人生活丰富多彩?婚礼主持人走过来,邀请我们入席,我才感觉长途奔波后的疲劳与饥渴。

烟是黄鹤楼,酒是白云边。舞台上热闹非凡,节目一个接一个,儿歌、山歌、情歌、英文歌;劲舞、慢舞、瑜伽、广场舞。

侄女是在老屋出生的,弟弟、弟媳的独生女,视为掌上明珠。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从物质方面,他们极自己所能,尽其所需。为了有个安静舒适的学习环境,高中阶段,在学校附近包房。赚钱再难,他们依然毫不吝啬地满足侄女学习,及学习以外的花销。

十年寒窗,不负众望,侄女考上了老家的大学。为了以后找工作,选择了护理本科专业。侄女进大学后不久,参加了大学的摄影协会,弟弟听说后,没有犹豫,借了一些钱,买了一台价值一万七千元的相机给她,惹得许多城里人满生嫉妒。

“二叔抽烟”,侄女带着新郎来敬烟,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婚礼现场。新娘、新郎一身红色唐装,脸上写着欢喜,递上两支烟后,继续招呼席上其他宾客。

这个侄女,在我所有侄女中最讲究,也最有先天优势。一米六四的身高,阿娜多姿的身姿,加上双眼皮、大眼睛、恰到好处的高鼻梁,眉清目秀的长相,经常会吸引周围人的眼光。侄女毕业后来到我工作的医院,在试用期间,很多人都对我说,您侄女长得很漂亮……将来……。后来,试用期结束后,正在办理工作手续时,侄女却探究了几家更大的医院,告诉我她想去更大的医院。我告诉她,人往高处走是好事,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落实后再去不迟,我一定鼎力支持。

过了几天,侄女突然告诉我,她想回武汉。我表示反对,觉得如今找一份工作不易,要学会珍惜。她说想留在父母身边,加上有亲戚在武汉中心医院给她找到了工作。侄女辞去工作,离开深圳,打破了我几年来为她精心的安排。

回武汉不久,提起工作的事,侄女每次都说还有几个月等待。直到后来,这边的医院给地两个月考虑期也过了。我想,她一定有了好的安排。后来才知道,侄女根本没在医院工作,就这样,她把五年的专业搁置一边,为了致富梦想,做起了微商。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欣赏她为了自己的喜好,集挑战精神和豪迈气概于一身,当然也感伤她视五年的专业苦读如流水而付之东流。

按照风俗,婚礼在十月一日上午,我们没法赶到,不免有点遗憾。因为这是三喜临门,国庆、中秋、婚礼,为了给婚礼增添气氛,也为了祝福伟大的祖国,我们深圳亲人团合唱了“我和我的祖国”,赢得了父老乡亲热烈的掌声。

深秋的老家略有凉意,夜很深,我们忘却了旅途的疲劳,与亲友们聊天,凌晨三点才休息。

十月二日早上,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雨棚上,发出砰砰的声响。雨棚有的地方就开始漏水。用长竹竿把雨棚顶上积水顶出去。风声、雨声、琴声声声入耳。正在此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位老同学听说我回来要过来,见面与参加婚礼两不误。但抬头看见弟弟的脸色阴沉,我拒绝了同学的请求,并答应下午我们一家人到同学家中看她。当我放下手机走进堂屋时,看到侄女也是泪眼朦胧。

主持人要我上台讲几句话。是的,有许多话、许多感慨。我说,我内心不想侄女嫁那么远。南京没有其他亲人;我本想侄女留在深圳,留在身边,这样就有更多的亲人在一起,相互有更好的照应,委屈的时候有人帮忙擦眼泪。但亲情有时必须屈从于爱情。但侄女既然选择了南京,遇上她愿意一辈子相互守候的人,我表示祝贺。希望侄女在遥远的他乡,处理好婆媳等各种关系,把婚姻经营得和谐美满。想到侄女回娘家的茫茫长路,想到侄女可能的孤单与委屈,想到只有一个独生女的弟弟,想到父亲临终对我的嘱咐……我咽哽了。

尽管休息了一夜,元气还没有恢复,还是云里雾里。雨小了些,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决定返回深圳。车刚开动,屋前马路上开始燃放烟花。从车窗回头仰望天空,烟花在云层里绽放,声音如礼炮,炊烟与硝烟云绕在上空。这是弟弟一家在为我们送行。

弟弟在姊妹中最小。因为父亲的离开,初中未毕业辍学,跟随年迈的母亲度日。用稚嫩的肩膀背着半袋肥,跳着半桶水,吃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泪,他自己也说不清。后来成家,有了这个侄女。因为年幼,什么事都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事事都不顺,开车不顺,打工不利。温饱问题都很难解决,还欠了一屁股债。母亲走后,弟弟弟媳常年在外打工,当年母亲为他争取的老房子因此失修,再也无法居住,从此每次回去,只能寄宿在亲友家。

弟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吃苦,拼命都让自己的女儿在物质上,比富人家的孩子过得更好。前几年,在兄弟姊妹的帮衬下,弟弟终于还清债务。侄女大学毕业了,期待自己女儿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将来常回家看看,也希望哥哥姐姐回老家有个落脚点,自己积攒了钱,政府的安居工程给了一些补偿,兄弟姊妹义不容辞的解囊相助,兴建了现在的住宅。几年的修缮,才有了今天的楼房,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和母亲的遗愿。

路过父母的墓前,我默默地告诉父母,你们别担心了,最小的儿子已经完成了他的大事。

在弟弟家不到24小时,我们就告别父老乡亲,告别亲人。我凝望着灰色的天空,默默地告诉父母,如果我对弟弟、妹妹照顾得不好,请父母在天之灵理解和原谅。

同学家在山脚下,三层钢筋混凝土楼房。同学用伞把我们迎进屋里。同学个头不高,微微偏胖,一身浅灰色衣服,脸上笑容可掬,虽年龄不饶人,仍显精气神。她说,我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早点来就好,吃饭了再走。谈话间,一再感谢我帮她卖葡萄,她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深圳人真好,没想到我的葡萄深圳人还喜欢……可惜今年雨水太多,大多数葡萄都烂在树上;幸亏搭了雨棚,才不至于颗粒无收……。同学感慨,现在政策好,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今年缺乏天时,好多人家投本都赚不回来。我问投本是什么?同学告诉我,人工费、交通费、肥料钱、材料钱等,现在人工贵,一天要300元。我请不起工,主要是与邻居、亲朋赚工。

一边默默听着同学的致富经,一边吃着葡萄,老婆、小孩都说好吃。

当我问到今年的葡萄的收入时,同学说近两万元。投入不多,主要是农家肥,人工靠相互帮衬,薄膜纸、包装带、包装盒,几千块钱就够了。另外,自己喂猪、养鸡鸭鱼,也正在小康的路上,同学补充说。

雨下得更大了,马路上已经有了厚厚的积水。雨点打在积水上激起波纹与水泡。屋檐水形成了一根根整齐的水柱,侧面望去,像窗帘、门帘挂在屋檐上。

婉言谢绝同学的盛情,准备离开时,同学要为我们摘点葡萄带走。她说,虽然现在中秋节了,葡萄已经接近尾声,葡萄的坨坨会小些,但霜打过的葡萄更甜。说着说着提两个篮子冲出门外。在老婆示意下,我立即拿了伞,跟在后面。还没到葡萄园,裤脚已经湿透。同学示意我回去,我执意给她撑伞。当看到她剪下一串串被包装纸包着的葡萄,看了看又扔掉。我把扔掉的葡萄捡起来看,原来葡萄有部分变了颜色,但其中也有少部分正常,我试着吃了几颗,味道还不错,就把扔掉的葡萄又捡了回来。

雨更大了,伞也没用。同学索性丢下伞,要我带回去,她独自冲进雨里,任凭风吹雨淋,在大雨滂沱中,穿梭在园子里。看到剪一串丢两串,这种浪费使人心也揪起来了。我独自回到屋里,身上浇了个半透。

同学从葡萄园回来时,从头到脚已被雨水浸透,中秋的老家,已经有一丝丝凉意,同学换了衣服后,把篮子里的葡萄一坨一坨打开。眼下的情景让我惊呆了,她把我认为还可以吃的葡萄全扔了,说颜色变了会马上坏,也不好吃。即使拿起一串好的也要翻转好几次,用剪刀细心地剪掉变质的,然后小心用新包装袋包好,轻轻地放入包装盒中。花了更长时间,满满两大框葡萄精选后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勉强装满两箱。我把她扔掉的葡萄捡起来,选其中相对好的葡萄送进嘴里。老婆小孩都来选着吃,那是我今生最尽性的一次吃葡萄,一直吃到嗓子眼才罢休。

雨停了,天也快黑了,趁天黑之前要赶到姐姐家。临走时,同学拿了一条腊猪腿、一大包板栗和洋芋粉。我受不起这些待遇,但热情让我无法拒绝。没有帮同学卖多少葡萄,也没有带什么礼物。同学也许看出我的心思说,能来我们家,那是瞧得起我们农村人。

农村人对城里人都高看一眼,对读书人高看一眼,对善良人高看一眼。我只是尽点善心,微不足道地帮他们卖点葡萄,得到如此礼遇,实在愧疚不已。

雨停了,山巅上泛出了暮色的亮光。看到地上成堆变质的葡萄,想起“粒粒皆辛苦”的诗句。如果没有这个雨水众多的天时,哪有如此的浪费。此时更能体会到农民靠天吃饭的内涵。想到农民的无奈,一阵心酸,想到许多人的爱心、善心,心头又觉得一丝甜意。带上同学的土特产,带上同学的深情厚谊,告别同学再出发。

天快黑了,雨也停了。炊烟在屋顶上缕缕升起,夜莺在葡萄架尽情歌唱,农家窗户透着昏黄的灯光。车行驶在山谷间,放眼四周,万家灯火高高低低、远远近近地点缀在漫山遍野之中,犬吠之声回荡在夜空。云雾变淡了,透过淡淡地云层,虽然看不到月亮,但依稀看到云层后的月光。马路宽了许多,由一车道变为二车道,坡度也变得平缓多了,阵阵夜风吹拂在面庞,顿感清爽、惬意。

幺姐一路上都在给我讲故事。近几年政府花心思发展老家旅游业,按照各自的地理条件开发旅游资源。关口乡主要开发葡萄种植业及攀岩等特色旅游项目,县政府和镇政府投资扩建了这条公路。我们杨家湾,因为海拔高,夏天凉快,主要开发避暑、休闲旅游等,以农家乐形式吸引外地游客。自给自足种植农作物,养家禽家兽,做特色小吃等等。一年最忙在暑假期间。我的农家乐才二年。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游客减少,但也有二万多收入。光景好,游客多,一个暑假也有七、八万元收入。

花坪镇周围建成四通八达的公路网,旅游景点越来越多,越来越有特色。游客白天到附近景点,黄河桥、石门河玩耍,晚上回到农家乐。也有早上驱车到恩施大峡谷、利川腾龙洞……

我家的游客们都非常满意,临走时主动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表示后会有期。谈话间,我们从峡谷 “跃上葱茏四百旋”后到了高山,气温逐渐下降。到幺姐家时,寒意、饿意、睡意交织在一起。

进门看见姐姐、妹妹一家人、表姐围坐在火炉边。铁制的圆形烘烤盘扣盖在火炉上,上面烘烤着各种小吃。这种烘烤与烧烤不同,这里只有烤,没有烧,所以只要不停的翻转,食物受热均匀,不会烤焦。我坐下来,一边欣赏,一边品尝这个烘烤大餐。

土豆烤得金黄,自制的酥肉块热气腾腾,切了小口的板栗烤得肉与壳分了家。还有新包谷做的油次儿,新土豆做的洋芋粑粑,以及猪肉条,羊肉丸,鸡腿、鸭杂、鹅掌,都烘烤的香气扑鼻,火炉的外围放着各种自制的调味品,推广椒、腌荞头、腌嫩姜、剁辣椒、鱼腥草、椿树芽、魔芋豆腐、冷豆腐干,豆瓣酱等。

烤出来的食品,与各种调味品发出的香味交织一起,萦绕在房间,消化腺不停的被刺激,令人食欲大增。

看上哪个,夹哪个,然后用公筷夹起适量的调味品放在目标上,送进自己或者别人的嘴里,嚼着、品着,想起了什么叫恩施仙居。

温饱问题解决后,我走到屋后的弄堂,打开侧门,惊奇地看到明亮的大厅 。大厅很大,干净、整洁。原来,老屋通过弄堂与新的农家乐连成一体,顺着大厅往前走,再上楼梯到二层,三层,每层有四个房间,房间里家具摆设整齐,与三星级的房间一样,卫生间里陈列着洗漱用品。顺手扭开热水器,水是热的,拿出换洗的衣物,舒舒服服把自己冲洗干净后休息。

清晨的鸟儿把我叫醒,我轻轻下床,离开房间,径直走到屋顶。俯瞰楼下,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树立在路边,上面写着“园林农家”,门前的水泥路从东、西两头直通花坪镇。前山和后山是绿水青山。鸟儿在鸣唱,有的优雅婉转,有的清脆悦耳。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在山与山之间飞来飞去,边飞边叫,有的飞上云层,有的擦地而飞,公鸡的打鸣声此起彼落,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静谧、和谐,想起了陶渊明的桃花源。

下楼出门,沿公路向前走。路边绽放有各色各样的花,桂花的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山边的一树红桂花正在吐艳。柿树上结满了青色而微黄的柿子,外甥女说可以直接吃,我半信半疑,摘下一个,咬了一口,如梨之脆甜。走到田埂上,看到地里的蔬菜郁郁葱葱。红辣椒,紫茄子,大南瓜,白萝卜,我顺手拔起一个大白萝卜,掰成两截,咬一口,清甜香脆。我走进竹园边,发现在一大群母鸡群里,昂首挺立着几只大白鹅。

一个用水泥石头砌成,形状像蒙古包的建筑吸引我。顺着山边爬上去。幺姐告诉那是一股矿泉水,为了不让污染,就封起来了。水可以直接饮用,是地道的富硒矿泉水。

我知道,整个恩施是一个富硒地区,这里的矿泉水,农场品都富含微量元素硒。硒是对人体健康非常有益的微量元素。像富硒茶、富硒葡萄,富硒土豆,富硒包谷酒等富硒产品也随之应用而生。

回到农家乐,已经接近午餐时间,餐桌上各种小吃、大菜、小菜琳琅满目。不下二十多种,每一盘都尝了尝,味道醇厚,好吃,回味无穷。对我来说,四大名菜,太平洋的鱼翅,北冰洋的牡蛎……都比不上这些土特产吸引我。

为什么有美国人认为,恩施是地球上最适合居住的地区?为什么恩施的经纬能保存世界植物的活化石水杉?我想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生产力不发达的过去,人们追求的是温饱,而到了温饱问题不再成为问题时,人们就会追求健康、绿色、环保,追求清静、优雅、生态。山区的价值,山珍的价值,山里人的价值,也随着社会发展赋予了新的内涵。农家乐不仅带给远方客人仲夏的清凉和舒适,也带个了山里人的存在感、知足感。

2020.10.5 传麒山

作者简介:向前,男,土家族,湖北建始县花坪籍,现居深圳,医学硕士,医学内分泌代谢营养学教授,主任医师。发表医学论文30余篇,出版相关医学专著一部,喜欢文艺。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