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散文‖ 老地方
时间:2020-08-05 17:03

□ 黄雨润

中学时代,我们几个小女生爱看偶像剧,沉迷于偶像剧里青蛙变王子的童话;爱听she听飞儿乐队听蔡依林,好像一说起音乐话题,那个年代没有买上几盘音乐专辑(磁带),就难以跟上时代潮流。我喜欢的风格很多,爱听小女生风格的歌也爱听男生刚强的歌。那时候周杰伦林俊杰歌曲成风,其中任贤齐的歌,我听得最多。小小的一盘磁带一张光碟,尘封了青春时期跳动的回忆。

记得中考结束,我们从考场出来,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因没有带伞在大门口等候雨停,这时熟悉的声音喊了我名字,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闺蜜“妖精”。“给!一张任贤齐最新专辑《老地方》。”“你怎么得的?才发行不久哎。”闺蜜笑着说托人在城里买的。“那我听了你再拿回去听吧。”“都毕业了你先拿去听,送给你啦。

承载着美好回忆的偶像卡带

这份别致的毕业礼物深得我心,小心翼翼放进包里收藏好。毕业后,我们并未分别而是如愿升入了同一个高中,我和她也就一直是同学,从幼儿园直到高中。十四年的时光相处在一起,实属难得。

这十多年里,我们经历了毕业,就业,结婚,生子,成立了各自的家庭,偶尔的聚会也是零零散散凑不齐。也能理解,大家都有各自事情,正是奋斗的年龄。一次同学生日宴上,我挨着“妖精”坐了下来。席间,大家推杯换盏,学着大人们的模样,搞的很起劲。我偏偏是个念旧的人,懒得喝酒说酒话,乘机便问“妖精你现在还听任贤齐的歌吗?他最近那首……”还没有等我话说完,
“妖精”连连摇头:“我早就没有听过歌了,毕业了就没得心情听歌了。”“你不听任贤齐的歌了吗?”我急忙追问。她接着说:“不是不听他的歌了,我是连听歌的习惯都没得了。”“哦哦……”我像扔出一个包子期望别人和我同样喜爱,结果包子倒打回来我硬吞下去,噎死人。心里有点难过,后来逢老同学聚会,我刻意不问童年往事。我怕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好像只有我记性最好,只有我怀念过去。那些一起下河落子河坝洗澡、一起在草坪上搞烧烤以及那些没考好一起在河边撕试卷、一起周日还要去学校补习数学的日子,难道你们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我把那年、那年、还有那年的雪花存放在了记忆里

没有多少人记得,并不代表回忆没有存在过,也许每个人大脑的记忆中枢都是有限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想找寻记忆存在过的痕迹。在老家,我储存了从2003-2013年十年的雪花。虽然当年冬天存放的是雪花,如今变成了长满青苔的水,但我觉得总有它的意义,它是属于当年天空飘落的雪。在老家,有我人生中父母给买的第一双小皮鞋,虽然左右脚都不是对称的鸳鸯鞋,但我并不要求它完美,只是珍惜那段美好的时光。我出生的第一件包被,第一件棉袄,第一次得的奖状……老家存放的件件旧物,我都能如数家珍。它们都是我对过往时光的追怀,不论其他人是否还记得,自己不忘就好。好的坏的痛苦的快乐的,它们都深深地被时光烙在了我的心上,随时想起,都能快乐的回放。

当年追过的星,墙头的贴画,门上的海报,我有时也想取下来,毕竟我都已长大成熟,爸爸却拦着我说:“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年的追星事件?”哈哈……我笑得像当年那个傻孩子。此刻,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您的好友更新最新消息。点开一看,原来旧时好友回家过年了,拍了张自拍,背景的墙壁很亮眼很熟悉,那是我们沟通的暗号:海报画的最爱笔笔。

当年追过的星

有时候,不知是我们奔跑的速度太快,还是生活琐事将空间塞满,那些快乐的回忆消失了。它多么值得我们“真空”将其保存。和朋友聊起过往也可以当作笑谈,就算自己一人回忆也能甘之如饴。也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不忘初心”:从哪里来,为什么而出发。

但愿看到这篇文章的你,能将曾快乐的难得的回忆,存放在属于你的老地方。就像歌词中写的那样:

有过的回忆

还在老地方

走到岁月尽头也会陪着我们。

编辑蔡楚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