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建始味道3】陪十弟兄

2019-07-15 08:35:34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特约撰稿人 谭功才

土家族苗族儿女结婚,男方有讲酒令陪十弟兄的风俗。

十弟兄只是一个概数,不过,这陪在新郎左右的伴男,得有些讲究。要没有结婚的型男,要和新郎年纪相差无几,多为常耍密友,长相还要拜得客,不能丢“面子”。而围坐在香桌边的其他男青年,只要是没有结婚的少男即可。

婚前,男方要有托媒、合八字、订婚、认亲、报期等一系列繁琐程序。这结婚的日期,得请会看日子的先生掐指头翻黄历,择了黄道吉日,备了茶食去女方报期,曰古历何月何日。古历就是旧历。凡两天。头日为女方正期,翌日为男方正期。故曰结婚叫整酒或过期。有好事之人,就肆意篡改:过期作废。说得多了,无甚新意,也就无人理会。

过期时,又多为阴天或雨天。人说好日子天占哩。日子是好,可忙坏了前来帮忙的人,个个调和得稀夸夸的,裤子湿了半截,心里却乐呵呵。有纸烟抽,有包谷酒喝,有好多菜吃,还可和新娘耍耍嘴皮子。

男方请了能说会道的支客司(东家请的能说会道、颇通礼数且善于管理事务的人),早早就安排帮忙的入席,个个狼吞虎咽,一碗菜刚端上席面,就风卷残云般被剿灭,只等碗筷一甩,唢呐便开始吹起来。鞭炮声中,一支浩浩荡荡的娶亲队伍,扛着长短不一、刷了浅浅红色的抬杠就出发了。男方的客人这才被请上开设在堂屋里的席上,安安心心吃起喜酒来。

入夜伊始,那些细娃儿就开始吵闹着,要看陪十弟兄。或许这段时间里,新郎心里空寥寥的,正要用一种方式来填充。好不容易熬到子夜时分,支客司便指使帮忙的伙计,拼凑了吃饭的方桌,披了浅红床单做香桌,遂将葵花子、橘子、核桃、板栗、糖果、饼干等小吃一一摆上来,还用红纸剪两个带“囍”字的纸花,用竹签夹住,插在截取的萝卜上放在香桌两边,增添一些喜庆。香火台上的蜡烛是大红的,香桌上一样也是要红蜡烛的,如若没有,就扯了写对联剩下的红纸,将白色的蜡烛拦腰缠上一道红箍。

一切准备就绪。新郎倌在两个伴郎簇拥下粉墨登场了。十个弟兄前前后后被支客司“请”到香桌边围坐。陪十弟兄得说酒令,年轻小伙子怕出洋相,几乎都是在经过推推搡搡,嘴巴皮都磨起了茧,这才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坐上了台面。围在二排的那些男男女女,无不是想混得一两把瓜子三四颗糖果的后生男女;而站在外围的那些老人,自然充当起顾问角色。他们是过来人,参加过这样的礼仪多,或多或少记得一些常见的酒令,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此时此刻,支客司摇身一变成了主持人。将原本散乱的稻草拧成了一股绳子,只是这绳子比较松散,酒令总算在这种松松垮垮的氛围中开始了。还是支客司抛砖引玉在先——

“石榴开花一口钟,今晚陪个十弟兄。各位兄弟都请坐,听我唱个开台歌。说开台,就开台,开台歌儿唱起来。新打剪子才开口,剪起牡丹对石榴。东剪日头西剪月,当中剪起梁山伯。梁山伯与祝英台,二人同学读书来。男读三年做文章,女读三年考秀才。张秀才来李秀才,接我文章做起来。”

支客司噼里啪啦一阵开台酒令将台上的十个弟兄都给弄蒙了,眼睛直直地望着,错了榫。年轻娃们哪里见过这样文绉绉的阵势,一个个状若哑巴呆若木鸡,台上好一阵鸦雀无声。

支客司见此情景,又来一个抛砖引玉:“一根杉树尖又尖,阳雀生蛋在天边。新郎捡到阳雀蛋,不做皇帝也做官。”言毕,自己率先在盘子里抓了一把花生:“从陪郎开始,一个一个来,讲不了酒令的就喝酒,这才叫酒令。”

“酒令其实就是顺口溜,不过,一定要和新郎倌结合起来,拣最好的说!”

在支客司的启发下,十弟兄开始活泛起来:“新哥门口一园草,风吹两面倒,今年娶媳妇,明年娃娃跑!”“新哥门口一园竹,风吹二面扑,今年接媳妇,明年娃娃哭!”许多吊儿郎当的娃子甚至将舶来的荤段子也搬上了十弟兄的舞台:“爹妈生我一杆枪,十七八岁没用枪,一枪打到莺歌嘴,扒开乱草就插秧!”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要罚酒。那后生原本想活跃气氛,最后招徕了一大碗包谷老烧。在嘈杂的混乱中,只得咕咕将燃烧的喜酒一饮而尽。

站在外围的老爷子早就在教他孙子临阵磨枪,不用等支客司再开口,就接上了:“一条黄龙九丈九,盘在新哥大门口,左盘三转生贵子,右盘三转生状元!”“一张桌子圆又圆,一碗鸡肉螭上天,新郎拣了七八哈,我一哈都没拣!”这个有点戏谑成分的酒令,一下就将桌子上的气氛点燃起来,直冲高潮而去。十弟兄也有相互攻击的:“新哥门口一树柚子,会说酒令的吃柚子,不会说的当舅子。”气氛不断涨潮,人们纷纷搜肠刮肚,无论如何都要将新郎倌嫁接到这些类似四言八句式的酒令中来。

虽然是顺口溜一样的酒令,还是有不少男仔并不会即兴创作,在那里趁人不备“偷”那奖励说酒令人的粑粑糖果吃。这个时候,能者就将矛头从新郎倌那边转移了过来:“一张桌子四只角,两张桌子八只角,方对方角对角,不说的就是个猪脑壳。”

 站在身后为他鼓劲的嗲嗲接上了头:“久不唱歌忘记词,久不开口脸皮薄,秀才提笔忘记字,野鸡抱儿忘记窝。”有人开始鼓掌,说:“还是嗲嗲称得上大指尕儿。不是说麻绳子打草鞋,一代传一代吗?”这酒令就在似与不似之间,延续着轻松欢快的氛围。葡萄糖瓶子里的喜酒没折下去多少,桌子上的粑粑果果,渐渐露出了盘底。恍惚间,就将几个钟头的时间抛在了黑夜身后。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后,还是由支客司来圆台:“四川下来三个庄,不种谷子种包谷。喝酒要喝包谷酒,酒令要从高起手。你一首,我一首,说到月落鸡开口。”陪十弟兄便在一串爆竹声中,落下帷幕。(编辑 樊淑贞 责任编辑 汪少国)

(作者樊淑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