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体验红旅之艰纪行

2018-11-30 10:07:10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文/林华翔

记得在今年的3月27日,官店镇干溪坪村精准扶贫尖刀班的书记李昌柏发过话:尽管7组不通公路,之前的下组召开群众会分两个组的全体成员今天必须都去鸡公山。 





(古战场遗迹战壕掩体多达十二处)

原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贺龙率红三军驻建始官店口、巴东金果坪、鹤峰邬阳关长达六年之久,中共湘鄂西前委组建的巴建鹤边防司令部就驻扎在干溪坪村7组的鸡公山上,辖3个团,4个大队,兵营设在山腰云盘岭,司令员曾宪文是干溪坪村6组人,住在鸡公山曾庆国的祖屋。因严重缺水,当年曾家自制可容60担水的石缸至今完好无损,依然放在院坝里。曾宪文在鹤峰燕子坪白果荒丘台壮烈牺牲时,年仅27岁。这一时期,官店的革命烈士有54人,最小的郭明章,牺牲时才16岁,干溪坪同期革命烈士8人。 根据这一情况,我受镇党委的委托,先后代拟了《革命老区官店镇“红三角”红色旅游项目建设方案》和《官店镇红旅二期项目书》。 


(掩体上弹痕累累清晰可辨,手指按下去还有坑)

2018年11月29日,干溪坪村书记李昌柏再次提议:上云盘岭!尖刀班成员在村民陈卫堂、陈卫平、陈卫章、李昌军的向导下,从村委会出发,经蛮干公路雄虎山腰,走薄刀梁子,下午3点,到了云盘岭。在这里,我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脚踏三县,眼观四郡,群峰耸翠,一壑凝碧”、“体验红旅之艰,品读红旅之奥,享受山水之趣,感知花鸟之情”的丰富内涵。 尤其值得一提的有三个发现:一是薄刀梁子刀锋口位置,绝壁千仞,锋口三分,用薄刀形容其险峻恰如其分。但在云盘岭又有足够空间容纳三个团、四个大队3000官兵。二是云盘岭依山就势,垒筑12处战壕掩体清晰可辨,壁上弹痕累累,1927年鏖战宛如镜头回放,历历在目,枪炮声充耳不绝。三是在云盘岭的僻静处,有一座群英冢,长20米,宽5米,有碑但无字。在当时背景下,如果记下烈士的名号,可能就没有这座群英冢了。但是,我想起了曾经走访得知一段悲壮的史实:8组的宋光太烈士,在黄花坪矮垭,为救战友,只身扑向炸药包。他的遗体被三块白布包裹,他的遗物枪管和梭镖头也用白布包裹,曾宪文带着战士们,抬着棺木,一起送到宋光太烈士的故居,8组的宋家岭。

(群英冢长20米,无字碑的背后或许记录着烈士英名)

(从薄刀梁子俯瞰干溪坪尤家河)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敬佩曾宪文的处事风格,那么,是不是在无字碑的背后记载有众烈士的英名?毕竟只是猜想,让我们先向英雄们三鞠躬吧! 回来的路上,大家一致通过走曾宪文部当年从云盘岭去操练场张家岭的那条古道。虓乎子坡是必经之道,但是这条古道是走的麂子路,爬的猴子坡。陈卫章一不小心抓到的是一根枯木,只听“啪”的一声脆断,人朝岩口扑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卫章眼疾手快抓到了一根青干树。有惊无险,大家却吓出一身冷汗。 走着走着,我们迷路了。眼看天快黑了,还没走出虓乎子坡。正当我们万般无奈时,当年巴建鹤边防司令部经济处长曾宪国烈士的重孙杜方勇得知了这一消息,从楠木社及时赶上来,把我们一行带出了绝壁密林。 巴建鹤边防司令部在岩湾的取水处,在红岩垴的哨卡处,这次来不及去了,下次一定得去。

(回眸薄刀梁子)

(编辑孙小茜)
(作者林华翔)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