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又是一年建军节!思念我的老战友

2018-08-02 09:12:30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作者:孙友志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写一点回忆,怀念我初入伍时心中一直敬佩的老班长岳富贵。

1951年元月十八日,在全国抗美援朝高潮的鼓动下,我毅然地离开了我就读的恩施高中,到恩施军分区教导队报到入伍了。等了个把月,新招的学员才完全到齐。我被编到二队,不记得几班了。队长李建忠,是一个立过五次功的大功臣,对人和霭可亲,经常一副笑脸。班长岳富贵,也是个立过两次功的功臣。河南人,身体很强健,会些武功,没有什么文化。对我们这些刚入伍的学生兵特别关心爱护。从不发脾气。正规军训时对我们要求又很严格,细心地纠正我们各种不合规范的动作。我在班里年纪最小,身体很差(之前连续两年患虐疾,贫血。)每次轮到我班出差到城内六角亭米厂去背米,都是我最恼火的事。为了锻炼我们,背米还要扛着步枪去。每人扛一袋(四十斤)。负重一杆步枪一袋米,走不了多远就压得我大汗直流,腰也弓了。还是尽量坚持,再走一段路后,实在不行了,只有掉队了,坐在路边歇一会。这时班长就连忙回头走过来,一手抓起我那袋米往他扛的米袋上一摞,拉起我就走。我只扛枪,又走得动了。走了一大段路后,看他也是大汗淋漓了,我实在不过意。便抢过我那袋米自己扛着跟大伙走。中途他要帮我两三次。才能走回部队。还有一件难忘的事,那时部队必须打绑腿,腿的上下不是一般粗,要绑得紧贴牢实又好看,还真是不容易。绑不好,上下一般粗,又松又难看,跑不了好久就散了。班长亲自示范帮我绑,不知教我绑了多少回,后来我终于学会绑得和他绑的一样好看了。

开学三个月后学校开庆功大会,给参加湘西剿匪立功的人授奖。我的班长又立了一个小功,(那时只有特等功,大功,小功三种功)。他到主席台上领了立功证书回到座位后,泪流满面。我坐在他旁边,看到很是吃惊。悄声问他,班长,你又立了功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哭起来了?他硬咽了一会,小声对我说:别人立了功,还有个寄立功喜报的地方,让亲人高兴一下。我立了功,连个寄立功喜报的地方都没有。我的亲人全被日本鬼子炸死了。我听着也跟着流泪了,再不好问。从此我对我班长更加祟敬了。他在解放战争和剿匪中已经立了三次功了。我总缠着他要讲讲他的立功事绩。他总是说,这算个啥,我们队长还立了五次功呢!你想听立功事绩,你最好去听队长讲他的事绩,那才精彩呢。队长毕竞是大领导,我哪能这样随便。好在平时队长又很喜欢我。有次我瞅淮机会,大胆地问队长:我们班长这次又立功了,我请他讲讲他的立功事绩,他就是不肯讲。队长,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立功的?队长笑着说:他原来在老八团当班长,在湘西剿匪,他们一个营宿营在匪区的边缘。派他那个班在前面担任警戒。他是班长,他一个人在最前面,他后面约四百米留了四个人,往后再四百米就是副班长带着全班剩下的八个人。到半夜了,有一点蒙蒙的月光,他听到前方草丛中有沙沙的响声,越来越近了。他肯定是有敌人摸过来了。他把冲锋枪夹在腿间拉上了膛(为了避免有响声)。卧姿全神注视着前方。哪知侧面有匪徒已经快到了他身边,已经发现了他,为了不出响声活捉他,一飞步过来照他颈部一掌劈下来往下死死一按,想把他按在地上。哪知他学过一些武功,桩子很稳。没完全被按滚。班长马上把枪口从肩上往后一个连发,把按他那个大汉撂倒了。这时正前方三个拿大刀的又举刀飞步向他砍来。他回过枪口对前方一个连发横扫。三口土匪在他面前都倒下了。这时他背上突然被锐气一擢,他向前踉跄了两步才站稳。原来后面又一个土匪对准他后背一长矛,正刺在他背的背包上了。他背包外面綑的一双新军用布鞋。底很结实,矛没刺穿,救了他一命。他回过身对淮刺他那个土匪又是一个连发。那个土匪立即倒下了。他马上就边开枪边向后边的哨位跑。跑到笫二道哨位他们五个人联合抵挡了好一阵,追来的土匪太多(事后查知有八九百人)。他们又退到第三道哨位,全班又抵挡了二十来分钟。这时全营早已听到前面激烈的枪声,全营赶到了。这时土匪哪里还是对手。丢下了几十具尸体,趁夜逃走了。后来他们把几百敌人逼进一个悬崖壁上的一个山洞里了。洞口离地面有三十多米,硬是没法攻上去。用战车防御枪,一枪只打得掉碗大一块岩石。他们决定从山顶向下吊炸药包引爆。土匪也很聪明,等炸药包要到洞口时,里面就伸出长竿上绑的弯刀,几下就把绳子割断了。药包就掉到岩下了。这时全营召开军事民主会。发动大家献策,怎么攻下土匪这个山洞。岳班长想到他在河南山区当长工时,猎人拴野猪时,为防止大猎物被拴住以后把绳子咬断,都是把结实的竹子打通,套在绳子外面,这样大猎物就很难把绳子咬断了。他提出学这样,在绳子外套几段结实竹筒,土匪就再难割断绳子了。领导釆纳了这办法。再次吊下一个一百公斤的大炸药包,在洞口引爆了。把洞内两三百米的土匪都震死了。部队架梯顺利地进洞清扫了残余的土匪。沏底消灭了这支土匪的骨干。根据这两条,给他记了一个小功。

 到七月初我们毕业了,我被分到恩施军分区新组建的,淮备立即入朝参战的暂编八团三营十三连当文化教员。岳班长又回到了老八团。我们部队到武汉后,又经过一次重编,领导觉得我太小了,那次没让我去,把我分到江西南昌笫二十三步兵学校去当文化教员,半年后我又调到第四野战军当了一文化速成中学当文化教员。直到1953年初,志愿军总部指名向我校要四个教员,我被选上了。到朝鲜后直接分到了六十七军司令部。自从和岳班长分别后,再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但他在我心中,永运是我崇敬的偶像。

 

作者简介:孙友志,男,1934年11月生。1949年下学期考入恩施高中,1951年元月初完二年级上学期。1953年6月入朝,1954年10月回国。由军部选送到空军防空技术军官学校(空军地空导弹学院的前身)学习三年。1958年4月退伍。1959年考入恩施工业专科学校。1961年年毕业分到建始十中任老师。1994年在建始职业高中退休。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