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再喊我一声小名好吗

2018-06-22 09:25:39 来源:建始网
分享
评论

作者 李良旭

听母亲说,祖母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乡的美人胚子,每天上门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祖母总是闭门不见,她低垂着头,手指缠绕着辫梢,无论家人如何问她,她就是低头不语,脸色潮红。

县城的那个满脸麻子的伪保安司令,早就垂涎祖母的容貌。一天,他骑着一高头大马,带着一小队兵丁来到祖母家,说要娶祖母当六姨太。祖母将伪保安司令送来的聘礼全扔了出去,说是宁死不当他这个麻司令的六姨太。

刚才还涎着脸的麻司令,立刻变了脸,手一挥,让手下的兵丁将祖母抓到县城大牢里,要逼着祖母和他成亲。祖母绝食三天,宁死不从。麻司令胆怯了,他怕真的出了人命,出了事不好收场,更怕家里的那几个姨太太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只好放了祖母。

原来,祖母的心中早就有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来村里大台上唱戏的那个小生。台上,那小生字正腔圆的唱词,水袖罗袍的飘逸,早就将祖母的魂给勾走了;祖母顾盼生辉的靓丽和窈窕,也将台上唱戏那个小生弄得魂不守舍。天天晚上,那小生跑到祖母的窗前唱戏。一字一句,仿佛都敲在了窗幔,发出沙沙声响。祖母躲在窗后,听得脸红心跳。终于,祖母将窗格子悄悄掀开一条缝,轻轻地说了声:“进来吧,门虚掩着的呢,再唱,让全村人都听到了。”

那小生听到了,轻轻“哎——”了一声,立刻欢喜地进了屋。

从此,俩人琴瑟调和,浓情我意,再也没有分开过。祖父去世时,祖母才30岁。祖母边整理祖父曾经唱戏的戏袍,边喃喃道“你先在那里等着我,等我来了,你还要唱戏给我听,就唱当年你在我窗外唱得那个‘看风过后,落红成阵’的戏文。”说罢,祖母轻轻哼唱起来:看风过后,落红成阵。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杨柳带愁,桃花含恨。这花朵儿与人一般受欺凌……

祖母的故事,都是母亲说给我听的。每次听母亲讲着祖母的爱情故事,我就会定定地看着母亲,想寻找祖母当年美人胚子的印记。恍惚间,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美人,穿着印着碎花的衣裳,留着两根又粗又长的麻花辫,迈着袅袅婷婷的步子向我走来……

不过,在我的印象中,祖母一直就很老,黑白相间的头发,挽着高高的发髻,脸上有斑斑点点的色素,穿着灰布褂,从祖母身上,很难看到她年轻时美貌的影子。

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对祖母从心里上一直很排斥,觉得她很土,身上还有一种难闻的味道,对她我几乎没有过笑脸。可她却好像一点也不计较,嘴里总是孙子乖、孙子听话什么的。

记得小时候上学,有一次,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放学了,许多家长在学校门口带着雨具在学校门口等着孩子放学。我和同学们鱼贯而出走出教室,突然听到有人用嘶哑的声音在唤我小名:“小狗子!”我在人群中,看到祖母拿着一把又大又笨的油纸伞,正欣喜地向我招着手,用力喊着我。

看到她土里土气的衣裳,手里拿着那把笨拙的油纸伞,还在那么多同学和家长的面前喊我的小名,让我一下子羞愧难当。我转身,一下子冲进大雨中。只听道祖母在后面拼命地喊着我的小名,我头也没回。

回到家,我淋了一身的雨,心里还在生祖母的气。过了很长时间,祖母才一身泥水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急切地喊着我的小名,看到我回来了,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会儿,她拿来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下。我用手猛地推开了她,喝斥道:“以后不管下多大的雨,也不准到学校给我送伞,更不准在外面喊我的小名。”

祖母仿佛被吓懵了,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我看她没有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祖母脑后的发髻全散了,脸上还有几道血迹。我心头一愣,心想,母亲知道了,一定要打我了。

可是,母亲好像一直不知道,只是听到母亲抱怨祖母:“以后下雨天走路要小心点,如果跌了哪里,那可不得了。”

长大后,我离开了家,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学,以后又在外地安了家。祖母在我的印象中,也渐渐模糊起来,偶尔想起祖母年轻时的故事,还不禁莞尔,心想,还大美女呢,瘪踏的很,那小生怎么那眼光,还爱得昏天黑地的。

一次回家探亲,祖母看见我,惊喜地接过我手上的包裹,然后靠在厨房的门框边,就这样笑盈盈地看着我,有点怯怯的样子。

偶一抬头,我看到她那样子,我心里不禁一愣,心想,祖母怎么没有喊我的小名了?小时候总是喊我的小名,难道是那次我说了她,她一直在内疚?或是在胆战心惊的害怕?对于我,似乎只有喊那小名那才是我,换了一个学名,她真的喊不出口。

在家那些日子,祖母一直没有喊过我,只是不时看着我笑。有几次好像张口想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

我和祖母之间,似乎有一道看不见阴影,这道阴影,在我心中投下深深的痕迹。

那一年,我生了一场大病。一天,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突然,房门被推开了,只见门口映出祖母的一张脸。祖母已是九十高龄的人了,我吓了一大跳,祖母怎么来了?

祖母蹀蝶躞躞走到我的床前,她一把按住我的肩膀,说道:“快躺下,让我来照顾你!”

我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我哽咽道:“您这么大岁数了,我怎么能让您来照顾我?”祖母含嗔道:“我身体硬朗着呢,我会照顾人,你忘啦?你小时候还是我带大的,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喝什么。”

我没有再说话。祖母的话,让我一下拉回到了那个整天围着祖母身边撒欢的年龄,那是个多么幸福的岁月啊!

祖母每天在病房里忙忙碌碌的,她还记得我小时候喜欢吃菜汤饭,就每天给我做菜汤饭。吃着祖母给我做的菜汤饭,我的精神一下好多了。

我忽然发现,祖母每天在我床前忙忙碌碌,跟我说话,只喊我“你”,或者“哎”,却从没有喊过我的乳名。我忽然想起,那年祖母在学校喊我乳名,被我恼怒地斥责,一定还没有忘记。不知怎地,我心里竟迫切地希望祖母能喊我一声乳名。

看着祖母在床前,我突然说了声:“祖母,您再喊我一声小名好吗?”

祖母身体一颤,紧紧地盯着我看,好像不认识我似的。我又说了声:“您再喊我一声小名好吗?”

祖母这回听清了,她努力地翕动了嘴唇,终于喊出了一声:“小狗子!”

我脆脆地答应了一声,祖母一下伏在我的胸前,轻轻抽泣起来。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这个小名真好听,您以后能天天喊我几声小狗子好吗?”

祖母抬起头,眼睛里滚动泪花,用力点了点头。那些天,祖母一声声小狗子喊着,我脆脆地答应着,病房里,有了一种明媚和喜悦。

那天,祖母忽然被什么东西触动了,站在床前,一个兰花指,轻轻唱了起来:看风过后,落红成阵。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杨柳带愁,桃花含恨。这花朵儿与人一般受欺凌……

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我想,祖母一定又想到了她的小生了,那时,小生站在她的窗前唱“看风过后,落红成阵……” 她将窗格子悄悄掀开一条缝,轻轻地说了声:“进来吧,门虚掩着的呢,再唱,让全村人都听到了。”

那晚的月亮一定像今晚的月亮一样明亮……

 

李良旭,系《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特别关注》等60多家媒体签约作家。多篇文章在全国文学大奖赛上获奖;许多作品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越南、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报刊上发表。

(编辑黎采)

(作者李良旭)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