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闻香而动

2019-08-22 14:44:40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文/朱宪梅

桂花香了,隐约而来。这段时光好像拧不清是夏天还是秋天了。连空气都是热的,黏糊的让人有些焦燥。好在清晨的风凉凉的,空气新鲜,没有污浊之感。

新桂不怨烈日灼灼反而是饱满了许多,一团团,一簇簇的在枝头不惊不诧、不愠不怒,优雅的盛开了,浓郁的香味四处溢散。

在城里居住久了,就生出了一种厌倦。每天看着路上挤不动的大车、小车、三轮车、摩托车,听着车子的各种嚎叫声就忧郁不已。大街小巷每年都在修整,可是这边刚刚修好,那边的又在开始不安份的露出坏脾气来 ,它们是在嘲笑着这些每天都在不停修理着它们的人们。

水泥房子越来越多,夏天越来越热,就连秋天都热的这么不安分。走出尘埃满地的小城,大地的清香扑鼻而来,山林、河水、花卉、阳光与空气、鸟儿叽叽喳喳卿卿我我,蜜语缤纷。

我在季节的缝隙里游曳。读万卷书比不上行万里路,书中虽有黄金屋,路上倍有美景出 。当视觉与心灵都在一定的高度之内,思想才有张弛力。

去听听茅草坝的花语罢。

沿着蜿蜒盘曲的山村公路,途经太阳河十大拐,到了海拔1909公尺的双乳山就看见了高山之巅的一个平缓而空旷的地带,四周都是山包围着,成片的花海跃然在眼前。

茅草坝各种各样的菊花都盛开了,黄的、红的、粉的、白的、除了这些这外,我竞然不知道还有黑色花蕊的菊花,有些让人惊诧。紫色的花海是马蹄莲,初始以为是熏衣草,有人笑我没种过地、没养过花,我不以为然。

每一朵花都那么艳丽、可爱,完全不觉得它姓甚名谁的重要,漂亮、养眼,让人生出无数的喜爱之心、欢喜之情就足够了。你看,辛勤的蜜蜂在花尖上跳着舞,嘤嘤嗡嗡的唱着歌,甜蜜的日子就在眼前,生活所有的烦闷都远去了。

花海中木板小路四通八达,若大的草坪中心还有一个湖,湖边建了若干小木屋。置身其中,仿佛进了桃花园。

山边树木茂盛、幽深,找上两棵壮实的树挂上吊床,躺上去,随着凉凉的风晃动。透过树枝,天空云朵莲步轻移。轻轻呼吸、吐气像作瑜伽一样,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重新洗涤了的舒适与轻缓,空气像甜蜜的酒,让人沉醉,这是一种美妙的快乐。

恩施地处北纬30度,四季分明,是人类仙居最适宜的地方。有高入云霄的山、有清澈幽深的谷水、有低缓宽阔的平地,再热的夏天,人们总有可去之处。

其实长岭岗林区也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它四季风景各自不同,美丽如画。远远望去林子里的树木都像士兵操练一样,排列整齐,参差有序。

尤其是秋冬的美永远是极致,让人流连忘返。

秋天,松树上松针开始褪去绿色,慢慢的着上枫红的颜色,到了十月整个林区就像镶嵌在大地上的一幅图画。

冬天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呢,等到松树枝上的松针落尽,松坨上面的牙口全部炸开露出饱满的松子,脱离树枝掉了下来,这里也就开始下雪。

无论白天夜晚,呼呼的寒风低沉深幽,像漫过世界的古乐,厚厚的积雪混着厚厚的冰棱紧紧的拥抱着这片土地,地上白了,山上白了,行走在路上的人眉毛头发都白了。

树枝挂上晶莹剔透的冰棱,冰棱上面再来一层薄薄的雪花,雾色未散尽的时候,像整个世界都在汪洋大海之中,若是阳光满地,那冰棱花亮的让人睁不开眼,如果不嫌麻烦你还可以扒开厚厚的雪,抠出松坨取出松子来,放在炉子上烤出香味了再吃,那是一种浓郁的酥脆味儿。

想起小时候家乡的松树特别多,树也特别大,爬上去用树枝缠着树枝做成一个网,坐在上面掰着树上的松树坨,松子的清香味让人唇齿生津,记忆特别深刻。

而这里的松树成了林。林区周边全是古色古香的木板小屋,有上好的农家特色美食,吃住玩乐吸引众多的远方来客,人们都闻着这片土地的香味儿而来,曾经静谧的山林热闹起来。

乡村的大地盛满了芬芳,我喜欢四季分明的颜色,每一种色彩都像是人生的一段旅程。

春天的桃、李、杏、梨热闹了一季,夏天的荷与稻子,赤澄黄绿青蓝紫的色彩纷飞之后,秋天丰收了,所有的果实就像是母亲十月怀胎的孩子一样,呱呱坠地。生命斑驳成种子,发芽抽穗,经历风风雨雨,孕育着大地的陈酿之香,延绵不断、经久不息。(编辑孙小茜)

(作者朱宪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