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高峰同志

2019-08-15 09:23:47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文 ∕ 汪启发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1966年至1981年,我在建始县长梁区工作期间,接识了不少知已的同志和朋友,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高峰同志,他叫柳高峰。

人民公社化时期,粮管所、供销社、银行、财政所称之为公社四大家,少了那一家,公社工作都拉不开拴。民以食为天,粮管所更是重中之重,上半年抓发展,下半年抓收购,常年抓保管销售,年底要到乡下缺粮户家中抓生活安排,全年的工作打得满满的。粮管所主任就是柳高峰同志。

我1966年6月从三里区落水公社党委书记的岗位上,调到长梁区任武装部长,属于军事系统,担任着 “三支两军”即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的任务,明确规定武部长是“抓革命,促生产”办公室主任,在文化大革命非常时期,主持全面工作。和柳高峰同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相处中结下了深情和友谊,在工作中演绎了一些有益的故事。

当年的工作方法,讲究三三制,即三分之一的驻点,三分之一的跑面,三分之一的学习开会,从区委领导到一般干部都必须有自己的点,和驻户同吃、同住、同劳动,叫“三同”。为了住点和工作两不悮,我选择了广龙公社抗美大队(黄地坎村)这里是通往县城的门户,处处要走在全区的前例,农业生产季节不等人,一纵及逝。没有扎实的工作作风不行,我看准了柳高峰同志,他在粮管所抽出两位职工,他住抗美大队二队,和他一道住队的是刚召进粮管所姓龙的小职工,有人悮认为是这家的孩子,进门就问你爸妈在家么?闹了不少笑话,这是柳高峰同志带到身边专门培养,后来成了他的接班人。他单位的李成贵同志和我住一队,这一住就是七年,成了难忘之交。在我80周岁前几天专程来看我,深情地说,“在住队期间,参加劳动一有重活就把我支开了,生怕我累着。”一点小事,他还记得,说得我热泪盈眶,这就是多年的深情和友谊。 

我和高峰同志商量,住队要住出成绩,粮食要增产,农田要改善,你住二队要把河堤修好,我住一队搞田园化建设。二队的水田大多靠广龙河畔,长年失修,一遇洪水,淹没大片,颗粒无收。要想粮食增产,首先得把河堤修好,柳高峰亲自组织,在河堤工地带头劳动,并把粮管所一架马车调来运石料,通过两个冬天的艰苦奋战,千米河堤修好,粮食年年增产,至今河堤完好。

我住一队,将90多丘的冬泡田,改成了36丘能排能灌的良田,并从田坝中间开肠破肚,修了一条千米上面能走车,下面能通水的两用的机耕道,一季改成了两,春天麦浪滚滚,秋天,水稻一片金黄。夏天,插秧结束,站在牌楼坝的车路上,可以看到秧苗是,牌楼坝,东西向,上坎对下坎,直行行,一直通到千米之外的河边,美极了。

为了把冬季农田基本建设造成声势,我向下坝农场场长童作初同志借了20张晒良种的簸箕,每张里面写一个字,“今冬明春要大搞一下农田基本建设”,用纯子穿着挂在田坝中间,以指导全区。高音喇叭播放电影《江山多娇》插曲:“共产党号召把山治呀,人民的力量大如天。蟠龙山上销蟠龙哇,要保住那水土不下山,要保住那水土不下山。共产党号召把山治呀,人民的力量大如天。蟠龙山上销蟠龙哇,要保住那水土不下山,要保住那水土不下山。要在荒山摆战场,不让洪水再猖狂。蟠龙山上销蟠龙哇,要把荒山变良田。”工地一遍欢乐,干劲冲天。

对此,广龙小学的教师,写了“抗美桥头春来早”8幕的小歌剧,在建始县城演出,轰动一时。拔亮一掌灯,照明一大遍,全区出现了农田建设的高潮。 

手中有粮,心中不荒,脚踏实地,喜气洋洋。粮食丰收以后,全区要把几百万斤公余粮收购上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三宝是长梁的粮食主要产区,每年50万斤苞谷的公余粮任务,要交到20华里的陇里粮管所,加上当年不通公路,两溪河没有桥,完成任务,谈何容易。三宝人民想了很多办法,收效甚微。对此,高峰同志动了不少脑筋。1969年秋天,洪水退去,高峰同志以民兵为骨干,组织三宝的社员,将苞谷挑到两溪河边,用一种简单的蚂蚁搬家的方法,在腰盆里装着渡河,人多势众,来往穿梭,场面壮观,粮到岸上接着挑到20里以外的陇里粮管所交售。在短时间内,硬是把50万斤粮食任务提前完成了。人心齐,泰山移,一经动员,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此情此境,感动得两溪河热泪盈眶。

在“文革”中的一次特殊抗议。1967年7月武汉“7·20”事件后,湖北的“文化大革命”进入“武斗”高潮,建始县也不例外。然而在这年9月下旬的一天早上,大桥两边的枪声却突然停业了。人们只见长梁方向,一片红旗展动,锣鼓喧天,一路人马对直往县城而来。渐渐地人们发现在队伍前面的是全县有名的长梁锣鼓队伍,接着是近百名小学生打着红旗,抬着写有“广龙人民踊跃交售爱国粮向国庆献礼”的巨型横幅和“丰收不忘共产党”、“丰收不忘毛主席”、“丰收不忘支援国家建设”、“丰收不忘解放军”……的各种标语,紧随其后的是浩浩荡荡推着板车,挑着箩筐的农民送粮大军。那阵势,红旗飞扬,人流如织,浩浩荡荡,向城内粮站走去。这一天,广龙公社5个大队的20个生产队,共出动了1100多个劳力,向国家交售爱国粮达8万多斤。这是由高峰同志策划,广龙公社精心组织的交售爱国粮的行动,也是对造反派的特殊搞议。副县长王金旺看着一车车,一挑挑送来的上好稻谷,眼泪顿时湿润了,不断地说:“县委感谢你们!县人委感谢你们!全县人民感谢你们!……”

正是高峰同志积极的参谋,长梁人民的爱国热情,每年的公余粮入库,长梁粮管所都走全县的前例。 

高峰同志热爱征兵工作,我在长梁区任武装部长期间,每年征兵都少不了他,从头到尾参加到底,他写得一手好字,宣传、后勤他样样来,成了我的得力助手,和办公室的同志一道把征兵体检站办成了毛泽东思想宣传站,引起了省征兵办公室的重视。1969年,湖北省征兵办公室来领导,捡查长梁的征兵工作,看到送新兵体检的场面,感叹道:这宏大的场面,还是在抗美援朝时看到过的,随即要我们写成材料上报,县武装部军事科长武吉茂说,他去建始一中找两位秀才来整理,一位姓汪是教数学的,一位姓陈是教历史的,他们来采访后,好久不见动作。我急了,跑到一中,他们说,要引正马列经典方能动笔,我当时就傻了眼,恨不得一脚就到区。连夜,柳高峰搞后勤,谭宏茂执笔,我供素材,一个通宵材料完成,后来上了湖北省1969年征兵工作先进材料选编。

柳高峰分付粮管所每年给征兵喂4头大肥猪,为征兵改善伙食,处处为我的工作着想。我把他当作知已,州、县征兵工作经验总结会,我忙不过来就,请他代我参加,他当成一种荣誉。在工作中互相支持,相得益彰,每年的征兵、征粮工作都取得了好成绩。 

在严重的自然灾害面前。1973年7月的一天下午,我和柳高峰去柏腊坪检查生产。途中,只见南洋坝上空黑云滚滚,雷电闪闪,说时迟,那时快,剑一般地向黄土坝扑来。突入其来的一场冰泡,将长梁区广龙公社柏腊坪大队(村),已经挂红胡子的苞谷和怀孕的水稻打得土平,稞粒无收,场面惨不忍堵,社员欲哭无泪。我和高峰同志来到受灾最严重的第一生产队,连夜召开社员会,组织抗灾,一个通宵不曾合眼。天一亮又去没有受灾的队,请他们支援苕秧、化肥、劳力抢栽红苕。这年红苕大丰收,不仅弥补了灾害带来的损失,更为夺取第二年粮食增产添加了信心。那里有灾情,有困难,都有他的身影。 

我和高峰,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工作相互支持,情感相互交流。一次他含着眼泪诉说了这样一件事。他和一位区的领导,在生产队晚上小麦粒至深夜,第二天起来晚了一点,却遭到训斥:“不就是打了一点夜工,就反功倒算。”点到高峰的痛处,高峰家富农成分,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他敬敬业业的工作,成了一位共产党员,国家干部,一个单位的负责人,这位领导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我内心愤愤不平,却好言相劝,一句不开心的话,不要放到心里去。

后来,县委将我调往硝洞工作时,他要随我而去,我说这是不现实的,只要有心,工作还是可以互相支持的。果然,我去硝洞以后,长梁粮管所每年给硝洞支援几车大米,逢年过节有大米供应,对不产稻谷的硝洞,这是雪中送炭。不仅如此,他还派他的职工李从友、李成贵前来硝洞看望我。友情一旦建立,比山高,比海深。多年的深情和友谊,说不完,道不尽。

2017年正月我从广东回来,听说高峰同志走了,最后没有见上一面,悲痛万分。只有把他对我的深和友谊记录下来,以表示对他的哀思。

注:柳高峰,1936年生,官店镇竹溪沟村人,曾在官店、长梁粮管所、业州镇供销社工作,在县烟草公司副经理岗位上退休。(编辑樊淑贞)

(作者樊淑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