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天鹅观

2019-06-24 08:24:08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文/汪启发

近日在网上偶然看到“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三里乡天鹅观”一个题目,只看到标的方位,其他什么内容都没有,我兴奋不已。(同时看到的还有巴东的天鹅观)立即去电话问三里乡老年党支部书记萧桂芳,了解天鹅观现在的模样 。回答,它毁掉于文化大革命中 ,后来成了吴建民的责任田,现在已打成了鱼塘。我感叹,那么宏伟的建筑,是三里乡较好的文化遗产不存在了,真可惜。你都消失了几十年了,可你的大名还在啊!提起了我的兴趣,值得把你一叙。

天鹅观,我小时候去过一次,未进庙门,就看到两个凶神恶杀的门神,足有一丈多高,眼珠鼓的有鸭蛋大,张着血盆大口,好像要把你吞下去,手持两把大锤和狼牙棒,好像要打到头上,吓得我直哭往后退,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天鹅观了。

三里乡的天鹅观,坐落于青林村石板溪的山脚下,山包像支天鹅,观庙建在它上面,得名天鹅观。位于三里乡集镇的保前街旁的坡上,它的左手边是袁家湾,右手边是观沟,正前是斑竹园,现在的三里乡老村村第五组,一条高等级公路从它脚下绕过。

当年的天鹅观,一片原始生态。山上森林满坡,鸟儿林中翔;山下小桥流水,(注1)人在画中藏;一马平川水田,耕者种田忙;风调水顺年景,秋天稻谷香。

三里区的天鹅观大名,之所以存在人间,是它的建筑宏伟,气宇轩昂。当年烧香朝拜的信男信女络绎不绝, 逢年过节,来烧香的人们就更多了,把泥塑各路神仙熏得黑呼呼的,好不威风。每年的正月初九,是三里坝“灯节”的第一天,傍晚,两条纸扎的巨龙(一条火龙,一条水龙)和麒麟狮象、虎豹猿猴、蚌壳精,彩莲船,鲤鱼灯,虾子灯,牌灯……密麻麻足有百多米长。兰烟熏得龙头左右摇摆,来到天鹅观出行,在庙里绕道一周,给各路神仙拜年,让后返回到三里街上各家各户,龙头进屋打过招呼,各种节目开始了,直到正月十五,节目演完,烧龙圆灯以后,灯节结束 。(注2)

“天鹅观”成就了一些信教的门徒,在它的对面袁家湾有一位姓赵的老者,他家立有两个堂门,一个是道教,一个是佛教,一边供着玉皇大帝的牌位,一边供着释迦牟尼的牌位。哪家故了人,或有事许愿,左右开弓,都可以派上用场。他家以给别人做法事为生,日子过得到还殷实。在我的记忆中最难忘有两处,一处三里坝上街,姓黄的一家富户,死了一位老人,姓赵的一帮道士去做了七天“破河斋”,儿时,几乎天天去看锣锣,在第六天的时候,道士在搭的台上做法事,撒魔王耙耙,满街的小孩去抢,把做斋推向了高潮。一般的穷人家,是做不到的,对死者开过路,或做两三天斋就不错了。

记得有意思的是,一天晚上,赵端公去老村黄四姐屋场,给病人驱鬼打失包袱(傩戏),夜深了回家,好事者给“赵端公”的长布衣衫后面衣角上,用线扎上一片笋壳叶,一动步后面就响,越走越响,越响越跑,端公以为是鬼,一边跑,一边嘴念咒语,手做法事,吓得一身冷汗,跑回家一看,原来如此,“赵端公”哭笑不得。正是:世上无神鬼,就是人在闹。赵端公每次回家都要在半路吹牛角暗号,表示我回来了,准备好茶水,好一文人气派。

天鹅观目睹了三里坝国民党垮台前的回光反照。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年月,三里坝成了避难所。1938年10月武汉失守,湖北省立第六高中迁入三里坝,带来了文化的传播,三里坝横街,成了一条文化街,二面的墙上,办起墙报,国民党员宣传三民主义,共产党员宣传共产主义,写文章辩论。两种信仰,争论不休,有时还打了起来。一首首革命歌曲“义勇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到处传唱。1945年秋天,我第一次看电影,那是街对面的操场坝里,父亲打马架背着我涉水过河去看,只见里面万马奔腾,雾气满天,没有声音,叫无声电影。国民的双十节(国庆),街道组织提灯会,放河灯,庆祝抗战胜利,小孩高兴得活蹦乱跳。国民党开展所谓新文化运动,逢场赶集,宣传三民主义。外地说书人也不时到来,讲“安安送米”一些善书。一到夜晚,街上居民手持小凳,抢着去听,听得眼泪直流。河南和下江的一些逃荒的,来三里坝耍猴,打三棒鼓、“摔刀”的杂耍和各种戏剧帮子也纷至沓来,三里坝热闹非常。

天鹅观还目睹了大批汉阳客商给三里坝带来的商业繁荣。最有代表性的是刘礼记、刘勤记、王明记,他们都是布皮商。王明记是他们中间的皎皎者,每逢赶集的热场,(注3)他用留声机招揽顾客,人们为了听洋戏,把商铺挤得水泄不通,生意火爆。还有一位从汉川来的王太和,他是位土产收购技师,专门收购土特山货。然后,他们雇请力人,把收购的山货运出去,(主要是宜昌)把布料、盐巴运进来,去宜昌往返一趟,须要半个多月时间,虽然艰难,但生意总算做活了。生意一活,带来了土匪、棒老二(抢犯)的关注,三里坝的商业活跃了起来,商铺成了土匪的抢劫目标,在那兵慌马乱的抗日战争年月里,我县的土匪抢劫事件时有发生,1943年6月,武装匪徒抢劫三里坝镇,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一桩惊人事件,正逢三里镇双日集市贸易的一天,上午从“中坦坪”的“严家垭”方向来了20多个穿军服,带短枪的匪徒,将汉阳商人王明记、刘琴记、刘礼记等开的皮头门市和一些较大的商店洗劫一空以后,满街捉夫,为他们挑力运送抢的物资,一位姓陈的农民为逃避土匪捉夫,跑到我家躲藏,被身后追赶的匪徒开枪射击,当时我正在床上睡午觉,子弹打穿我家板壁从我胸前横穿而过,衣服打穿了,没有伤着我的皮肉,全家一场虚惊。

天鹅观还目睹了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的场面。三里坝、东龙河水系,一马平川,稻米花香,是一个屯兵的理想之地。国民党第六战区,陈诚在这里驻了一个团的兵力。陈诚的部队是蒋介石的嫡系,一色的美式装备,正规化训练。当年街头河对面是一个大操场,有“山羊”、“木马”、“秋千”、“单、双杆”跳高跳远各种体育训练设施齐全。由于操场宏大,马兵时常跑马训练。早上六点,街对面军鼓军号响起,嘟嘟嘟,嗵嗵嗵,出操开始了,倒也神奇。

国民党军人号称他们有铁的纪律,但执行起来使人恐怖,令人发指。一天,一个饥饿的兵在街上吃了几根油条设付钱,长官知道后将其肚子破开,视其惩罚,满街一片哗然。

国民党带兵的残忍,军心不振,开小差的逃兵累见不鲜。1948年的秋天,我在街背后黄家的窝坑田里(三中旁)拾苞谷蔸,看到一个逃兵,荒忙脱下棉军装,换上便衣跑了,我迅速拾起跑回家,由外婆改后,我穿上了棉衣。逃兵的“赠”送,外婆的心血,暖了我的身体。

1948年冬,国民党大势已去。只见从巴东野三关高坪镇方向来的国民党向西逃的败兵,源源不断地从大路槽涌来,打前站的后勤兵,前几天就到三里坝街上号房子,下门板、抢稻草铺床,搞得三里坝乌烟瘴气。败兵一到,到处拉夫,叫开差夫,为长官太太小姐挑行里,搞得鸡飞狗上屋。吓得我直往门后躲,一个国民党兵揪着我耳朵拉出来一看,是个小孩,骂道“去你娘的”,一脚把我抛得老远。

此时,谣言四起,说什么共产党共产共妻,小孩子捉到要撕成两块,吓得街上人全躲到山里去了。我们上街的人躲在东龙河山谷的马白初家,把他家一坡苞谷吃完了,半个月没有动静,只有返回,没有几天。三里坝街上,家家门前放着茶水,插上小红旗,欢迎解放军。一枪不响,三里坝解放了,三里坝天亮了,这一天是1949年10月15日。

在我已经走过的80年旅途中,在三里坝我只生活了10年,那是苦难的10年,无娘儿求天照应,乞求天鹅观的神仙保佑我,无济于事。真正保佑我的是中国共产党,我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写了《在幸福中成长》一文,以示对共产党的感恩。

三里坝,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人老了,容易怀旧,一幕幕乡愁涌上心头,只要说起三里坝,我刻骨铭心。于是写下了一些小文,如《东龙河》、《黎明前的三里坝》、《臊大行》、《灯节》、《遥远的枫香树》、《二姐回娘家》、《炎阳六月天》。《火米饭》、《红苕的品格》、《洋芋当家的岁月》、《桐子树儿逗人爱》、《肥料的故事》、《洋湖沟的扇子,或须可以做出芋菏根的风景》……

我对故乡三里坝,太深情了,有的小文是我含着泪花流出来的!《天鹅观》一文,作为对以上拙文的小节吧。

如今,《天鹅观》脚下的三里坝保前街,已是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小镇,如果将《天鹅观》原地修建一座文化场所,收集一些当地的历史文物,整理一些历史文字材料。天鹅观,居高临下,可以俯瞰三里坝全景,又可以在里面了解乡土历史,“寓教于乐”,是一个很好的乡土历史教育场地。使人不忘初心,永跟党走。

2019年6月23日

注:

1、三里镇横街头小河没有改道之前,从袁家湾经天鹅观的山脚下汇入东龙河,庙下有一美观的石拱桥,是人们到天鹅观的必经之路。

2、我有一小文专写三里坝的《灯节》载2016年6月22日《建始网》旅游频道“原创文学”栏目。

3、当年三里坝,双日逢场,叫热场。单日叫冷场。(编辑孙小茜)


(作者汪启发)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