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特约记者、通讯员:

中国建始网使用邮箱接收投稿,谢谢合作!

邮箱地址:jsw_tougao@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科技 > 原创文学

人造平原

2019-05-05 14:31:54 来源:中国建始网
分享
评论

汪启发

饥饿思变

上世纪的1959年,我县天旱83天未下雨,加上三年的自然灾害,使人们饱赏了饥饿之苦。饥饿思变,为了吃饱肚子,想尽办法把粮食搞上去。全县出现了:刀耕火种,放火烧山、毁林开荒、弯河改直河、坡田改梯田,边头边老种一窝,家里养个闲婆婆。千方百计扩大粮食种植面积的局面。“人造平原”就是在这些背景下的延伸,也是“农业学大寨”的产物。

1971年至1976年,是我县农田基本建设的火红年代,董昌、于修生同志这期间先后任县委书记。为了把“农业学大寨”运动引向深入,1973年县委组织全县、区、公社、大队四级干部分三批赴大寨参观学习。此后,全县掀起了以山田坡改梯、水田小改大的“田园化”建设高潮。此时,我在长梁区工作,并亲自参加组织了长梁区的农田基本建设。1981年,我到县人民政府任副县长,又主管全县的农业、林业和水利、电力工作,对全县的农田基本建设略知一、二。

“同乐”汇战

“同乐”是长梁的一个管理区(当时为公社),是过去县办国营石板山煤矿所在地。如今,煤已经控完,矿井可以从地下北端穿过南端,加之其地貌像只船,人称“同乐像只船,坡在船两旁,一场大雨过,土石往下梭”。这里是典型的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土地肥力逐年下降,粮食单产低下,是急需治理之地。县委为进一步推动全县农业学大寨运动,加速坡改梯的治土步伐,决定采取领导、劳力、物力三集中的办法,在同乐管理区办样板,以带动全县的坡改梯。领导集中,县里由当时县革委会副主任王三孩任总指挥,抽调县直科局主要负责人及各区领导若干人。劳力集中,全县抽调3000民工会战同乐工地。物资集中,县里将全县的农田基建资金一部分用于同乐点上购买钢材、炸药三材之用。

长梁区,由我牵头,抽调区、公社、大队三级干部带队在全区组织民工3000人,同县里3000民工在同乐并肩战斗。这样县、区共6000人的“三治”大军在同乐三个大队、13个生产队的土地上摆开了坡改梯战场。为了加强工地的现场领导,指挥部下设宣传组、安全质量检查组、后勤组,下面以连、排、班的民兵建制组织实施。为搞好宣传,长梁指挥部办了《长梁民兵》小报和工地广播。小报由我任主编,谭宏茂、谭维汉任编辑,不定期出刊物。评论和重要消息由我审查定稿方能见报。工地广播站还请县文工团的李祝华(湖北省歌舞团一级演员)为特约播音员,知青王小红为播音员。工地宣传有声有色,安全组在县人武部录了起床、熄灯、作息的军号和警报磁带,指挥工地安全作业,规定了早、中、晚三次时间放炮,一切都是军事化行动。军号一响,工地按时作息,警报一鸣,不仅人员自觉避炮,就连鸡犬牲畜也习惯地四处躲藏。我的住户家一支黄狗,听到炮响就连叫带跑地藏于床下,给人一种紧张感觉。由于大兵团作战,每次放炮都在1000响以上,真有炮声震天,不是打仗胜似打仗义的感觉,场面极为壮观。

工地的宣传及政治思想工作,极大的调动了广大民工的劳动热情,战斗在同乐“渡浪沟”的“双塘村”民兵连,在连长张巨福带领下,不仅白天劳动整天,还利用晚上月光抬石头备料,我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即召开大会,既肯定了他们的劳动热情,又要他们注意休息,避免蛮干,民工深受感动。

县、区两个工地的战斗,分别在1975年9月打响,历时5个月,县里提前一个月结束,共完成以石梯为主的坡改梯农田700余亩,使原来的“三跑”田变成了“三保”田,大大改善了耕作条件。后来,这里粮食单产逐年上升,由原来每亩的300多斤增加到1000斤以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继同乐之后,全县涌现了高坪的青花、猫坪的建阳、长梁的清河等一大批坡改梯的先进典型,每年以15000至20000亩的速度向前推进,我县一举进入全国“农业学大寨”先进县的行列。粮食逐年增产,仅1974年,全县粮食总产达到了141890万公斤。比特大丰收的1956年的8643、5万公斤,增产了5545、5万公斤。

人造平原

现在,展现在头坝堰旁的“人造平原”,原来是若干个红砂包组成的丘陵地带。解放前,这里曾是国民党军队的野外军事训练场地,遍地战壕纵横,解放后,通过多年封山和人工植树,已经郁郁葱葱、郁蔽成林,加之落水洞旁有一人工水库,使这里变成了库水荡漾,绿树成荫,风景秀丽的地方。森林的茂盛使不少珍禽异兽也经常在此出没。当地有一李姓农民,在则所小解,被一野兽吓着,曾报告到区里,我便请来县人武部副政委解诗朝和几名解放军战士加以围歼,还从林中赶出3只野兽。当时这里生态环境十分协调,但在“火”红的年代里,人们的头脑似“火”一样热,只知道以粮为纲,却不顾全面发展,记得有位县领导还站在头坝堰旁,声称“人造平原”要从头坝堰的西头,一直炸到陇里镇以北的白云鄢家坪,造他一个上千亩的“人造大平原。”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人造平原”的各项准备工作 也就纷纷展开了。

在县委书记于修生同志的亲自督促下,一是请来了中国科学院武汉力学研究所搞定向爆破的科技人员,会同我县水电局的技术人员到现场测量、设计,如定向爆破的方位,炮与炮之间的相隔距离,药室的选定,装药的多少等,此项工作进行了一个多月。二是进行定向爆破试验。在于书记的亲自指挥下,先在头坝堰的上游河弯处,用一吨黄色炸药试验,此次试验不大理想。后在209国道去偏岩公路的三角地带,用一吨炸药进行试验。此次成功了,于书记非常高兴。三是炸药准备。县里共调进硝铵50多吨,将同乐工地留下来的县直干部朱昌全、黄先浩、宋永干、黄金贵、罗自生等人组织炸药加工,一时间,金星坝里(龙洞湾)炉灶遍地,火光闪闪,加工炸药,一片繁忙。四是打炮眼作业。这是一项极其艰巨的工作,炮口是橫进的,炮口内要能推板板车,以便冲炮除渣及药室装药运行,它的深度长的有100多米,一般也在40米以上,操作十分困难。药量最大的装7、5吨,一般都在3吨以上,光做药室打炮眼就用去炸药10多吨。装炮是最危险的作业,因药室太长,里面一片漆黑,为提防照明电路漏电引爆,只得用塑料手电筒照明作业。如装炮不慎,引起爆炸,上千人的工地,后果不堪设想。引爆装置更为特殊,它是由14根导火线用塑料纸包扎在竹管内形成的一束导火索,雷管是从保康县运回的,每炮爆发时间相距一秒引发的迟发电雷管。为了装炮安全,每个炮口由一名解放军战士轮流把守。五是移民搬迁,“人造平原”范围内有5户农民需要搬迁,为了抢时间,有一李姓农民,我是在大年三十的头一天强迫他搬的家,现在想来还感到内疚。

“人造平原”战役一经打响,15个队的民工在大队党支部书记带领下,日夜奋战,轮番作业,大年三十、正月初一都奋战在工地。干部和民工一样,1975年的大年三十,我和郝德福、李待贵等同志还提着马灯在工地巡回检查,累了,就在工地上的仙姑洞里休息一会,名曰,过“革命化春节”。

打炮眼的工作,是从1975年12月开始,到1976年2月完成,用了半个月装炮回填。3月初,县里全县通过广播召开了“建始县长梁公社头坝堰人造平原定向爆破”新闻发布会,定于3月14日下午2时准时起爆,告诫209国道建始下坝观至陇里街方圆7、5公里地段为警戒危险区,届时人畜停止一切活动。当时,县直机关单位干部,也被通知到周围观看爆破实况,其宣传声势如原子弹爆炸。3月14日下午2时,警报声一结束,对面坡上指挥所里一声令下:“起爆”。只听一声巨响,47吨炸药将10多个山头一接一个炸得面目全非。当时腾起来红色灰雾,比原子弹爆炸还壮观,工地一片欢腾。据围观的群众反映,爆炸的瞬间,离爆炸处一公里外的五中学校地面有震动。

爆破的当天傍晚我回到区里,于修生书记说要把我的工作调动一下,具体由组织部长邓元培同志给我安排。邓部长说,硝洞公社有六大问题须要去解决,你先到县委办公室巡视组前去巡视一段时间,让后留在那里工作。我当时一听就傻了眼,一声长叹:是头坝堰“定向爆破”一声炮响,把我“轰”出了长梁!

1976年3月,去硝洞公社工作了两年多(其间在省委党校学习半年),1978年7月,县委又调我回了长梁。回到长梁的第一件事,是情不自禁地要去看看离开长梁两年后“人造平原”的模样。

定向爆破后,县里固定专班,用3台“东方红”号推土机推了2年时间,才推成近200亩的“人造平原”。人类破坏了自然,必然受到自然的惩罚。这里“人造平原”后,大面积水土无法保持,一遇大雨,四周泥沙俱下,覆盖了四周上百亩的大片农田,同时沟渠堵塞、公路中断,一片红色沙滩,造成人为的灾害。人们只得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搞工程治理(用石头建挡土墙)、生物治理(植树种草,增加植被),又花去了30多万资金,用了5年时间才将四周泥沙锁住。

长梁“人造平原”给人们的启示是深刻的,那就是建设工程与保护环境应同时并重,不能偏废,更不能杀鸡取蛋。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这是真理。

(作者李小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