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小说‖ 毒宴 临死之前,一定要把春哥干掉。这个念头近日越来越强烈,他若留在世上,我心难安,死不瞑目。本来,我与春哥的关系一直不错,谁有难处,相互之间极力帮衬。即使偶有摩擦,不久也会烟消云散。我把他当成真正的兄长,他对我也是无所不谈。 2020-05-27
诗歌‖ 跃过 无常的日夜,荒无人烟群山的暗影投入蜿蜒的河道一匹棕色骏马在水岸肃立黑夜里,等着巴图鲁把缰绳再次攥紧 2020-05-25
《闯江湖》系列之李用的月薪 听说“李用”这个名字,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十几年前每月工资就在两万块以上,哪个打工的听了都疑惑都吃惊甚至还有些想不通:这工厂开银行?专榨票子?事实上我也是李用比较要好的朋友透露给我的。那天,我们一帮老乡在一起聚会日白煽经,不知怎么就谈到了工资。好几个都说我工资高福利好又清闲。或许是酒喝得有点高,李用那朋友嘴巴一瘪:“高个卵!人家李用月薪两万多啦!”也就是那天,我才得以弄清我们恩施人在中山打工的历史渊源。 2020-05-25
《闯江湖》系列之 喜哥闯广东 喜哥儿初中毕业没能取得资格继续深造,只好回到向家包修补地球,这是他的宿命。如果不是表哥很早就带他闯广东,至少他还得在那个月亮都晒得死苞谷芜子的地方多zhua几年禄。zhua这个字是土家族语言,只有音而没有文字。意思是在土地里刨食,含有极强的宿命意识。 2020-05-20
池上抗战纪实 · 赤凤赤子 俺娘,赵京梅,山东省博山县池冯乡东池村人氏,1925年4月生于乱世,童年追随八路军、抗日革命武装,长青春于战火,一生传奇,聊表点滴。 2020-05-19
青龙河印象 . 人文篇 地处建始东南边陲的青龙河(兴隆河),虽偏僻边远,却是一个人人称道的人杰地灵的地方。相对来讲,这里比其他地方历史悠远,文化底蕴深厚。青龙河的开荒拓土者是柳氏家族。后来,景阳河一支蛮子向氏家族迁入。又过了若干年,诸如李氏、客家向氏、王氏等其他姓氏也相继迁进。 2020-05-14
手罢工了 深夜里,工作了一天的人们都已进入梦乡,我的房间却传出了五个手指头的悄悄话……                                               首先,大哥大拇指愤愤地说:“我们的小主人实在是太不讲卫生了,我的指甲都这么长了还不肯剪,我真是气死了!” 2020-05-13
朝圣《鲍坪》路 一年后,想起那趟《鲍坪》朝圣之路,仍然心有余悸,想不到我们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鲍坪》这本书里写到的鲍坪,躲藏在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的一个山旮旯里,那里是作家谭功才出生并成长的地方。如果不是他的这部《鲍坪》,外人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中国湖北有个叫鲍坪的地方。鲍坪当然不是名胜古迹旅游景点,但我和很多朋友读了《鲍坪》后,就有种想去鲍坪朝圣的欲望,感受一下书中写到的那山那水那人,以及那里的一草一木。对于我来说,鲍坪太遥远了,远在天边,可望不可及。 2020-05-12
《闯江湖》系列之山里来的黄同志 年纪稍大点的人应该都有这样的印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只要是吃公家饭的,我们都尊称为同志。被称为同志的人一般都穿四个荷包的上衣,左胸前插着一只钢笔,耳朵上时常还夹着香烟,走起路来有板有眼。最关键的一条,脸皮白净长相斯文。走到哪里,即便不是真正的同志,往往都会被误认。即便被误会,打心眼里也是高兴的,高人一筹嘛。我所说的黄同志当然是指长相,当然也不是那个年代,当然是在广东这地方。 2020-05-11
春天的脚步并未停歇 庚子禁足,并非春天疲惫新冠病毒勒住了她的咽喉还有另一条绳索,捆住手脚呼吸困难,举步维艰 2020-05-11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