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我的父亲母亲
时间:2020-05-29 17:10

黄雨润

我知道,父母终将像夕阳一样失去光辉,但我真的不愿意他们过早老去。好想让时光走得慢些,因为只有他们在,回忆才在;他们在,我们就依然可以做着孩子。——雨润

“影帝”老爸

那是1999年的春节,大年三十这一天,由于我们家借钱率先买了彩电,家族的人都来我家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那时候的春晚可不像现在,地位很高的,亲人千里迢迢来相聚,跋山涉水为重逢看一场央视春晚。爸妈提前摆好了瓜子花生,为了庆祝,妈特意赶了饺子皮,准备当晚边看电视边给大家下饺子吃。

未必我还是婴儿时
老爸就能靠“演技”逗得我笑口常开?

盯着案板上的饺子皮,终于等到时钟敲响了晚上八点半的钟声,电视里主持人开始出场说过年好!放鞭炮,我比谁都异常兴奋:“妈可以下饺子罗!”妈牵着我到狭小的灶屋,下了一大锅水饺。望着肥胖的饺子浮出水面,妈说:“你先端给伯伯伯娘他们先吃,他们是城里才回来的是稀客。”然后是叔叔婶婶哥哥姐姐。好吧,我只得乖乖地执行。电视里陈红已经在唱“常回家看看”,我可无心看春晚,端了无数碗水饺终于轮到我的了。妈说给,端好。我一看碗里的水饺便“哇”地一声就哭了,只见搪瓷碗里呆着几个歪垮shalia(方言,拼音代替)的东西,哪里还是饺子啊。爸爸闻讯赶来:“怎么了?”我连忙告状:“为什么我的饺子和他们的都不一样?都是丑的不完整的。”爸迅速演技上身,笑嘻嘻地说:“我碗里哈是你喜欢吃的肉丸子,我只喜欢吃皮,肉丸子就留给你吃啊。”我这才破涕为笑。那个年代家庭困难,妈当然要把包得好看的饺子先端给客人,丑的留给我们三爷子。但当时的我哪里知道,他俩碗里的还不如我的完整。

又记放学回来,邻居老奶奶隔老远就喊我:“雨润,你们屋里是来客了哇,在煮鸡子。”“真的吗?”赶紧跑到厨房扫荡,发现汤碗里只一个鸡头一个鸡脚,真的没有多的第三块肉了。我憋不住地伤心难过,我正吃长饭呢,怎么都不给我留一块肉呢?演技上线的老爸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很自信地说:“这是我和你妈的良苦用心,把鸡肉煨给来的客人们吃了,给你特意留的鸡头鸡脚,意思是今后做事就有头有尾。鸡汤还可以给你下面条吃,寓意怎么样?”“哦,好吧。”我知道是“忽”我的,但听上去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我很享受这种“忽”。因为这种“忽”,是一种低调的父爱。

父亲其实是个极其不擅长言语的人。在外不出声,回到家却常在我面前爆发“演技”。工作后,他偶尔给我打电话,嘘寒问暖之余,末了总是那句“家里给我种的草莓熟了哦”,说要留着我回去吃。我说“留着怕坏了哎,还是你自己吃了吧。”他却很是坚定地说:“我吃了的,那吃都吃不完哎!”

可事实是,咱家种的那点草莓加起来都不超过十颗。到家后老爸交待:“姑娘快上去摘草莓,硬是‘朽’好哒,鸟儿没吃虫子也没碰。”我应声上去“摘”草莓,其实成熟的也就一两颗,但作为演技派后代的我,“演技”迅速上线:“真的‘朽’好了,蛮甜,比超市的味道好多哒!简直是人间美味!”“哈哈哈!”这时就可看见摇头晃脑的老爸得意地说:“我就说嘛,吃都吃不完。”

每次回家,车子离家还远远的,就能看见老爸站在门口等我们。但在到的一瞬间,他会迅速弹进大门,直到我们的车喇叭响起,他才又不慌不忙地走出来,佯装不知道的样子:“合适啊,我一开门你们就回来了。”一旁那位看穿一切的邻居小声说:“你爸爸等你们回来等了一早上哒,腿子都站成雕塑哒。”“哈哈哈!”我笑得合不拢嘴。爸说:“你笑个啥?”我说:“我要给你颁个奖,最佳好爸爸!”

坑娃“神妈”

我出生在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为何这么说呢,我小时候,妈常年在乡里工作,时常很忙。所以,父亲便承担呵护我的角色。每天洗衣做饭检查作业,日子过得是四平八稳,但只要每当坑娃妈下乡归来,家庭氛围就要平添几分严肃。当时感觉是严格,现在看来是科学。

左看右看看来看去
也看不出这样的老妈会舍得动手坑娃啊

我读小学的时候,家里大人忙做不成饭,但爸再忙都要想法给我端一碗回来,妈却说:“家里有米有菜有锅有灶,你还饿着肚子的话,那就太不应该了。自己做饭多幸福啊,想吃什么做什么。”可问题是,我都还没有灶台高啊,妈便给我搭个小木凳,站在上面带我认识厨房这个小世界,先等锅热再放油,肉菜先炒熟再放蔬菜,盐要起锅放不要放太早,这些做饭的“科罗句”我都烂熟于心。别说,自从增加了这几十厘米高度,仿佛打开一个全新的游戏世界,

后来,只要他们不在,厨房就是我的天下。从最简单的蛋炒饭到青椒炒肉丝,满足了自己的味蕾也让妈不怎么操心我的饮食问题了。你能想象一个几岁的小朋友,就已经爱上了厨房吗?

一日,我的外公从青花下镇里赶场,来得很是匆忙。那时也没有电话可以告知,家里就我一人接待。外公来了先倒茶,坐下聊哈天,知道外公没吃饭呢。家里也没有了剩饭,在我当时小小的认知里,老人来了是一定要吃碗饭才能让他离开的。那就下碗面吧,开水一滚,下面条再加个荷包蛋,煮熟调味,撒上葱花。外公觉得好吃,一口气连面汤都喝完了,嘴里咕噜着几岁的娃娃还能给他做饭了,出门走到街道口,遇见我妈回来,妈连忙问:“来这么匆忙,您吃饭了没哦。”外公打着哈哈说:“黄雨润给我弄了面条吃了,哈哈哈。”伴着笑声随即赶巴士车去了。

我想我妈心中是欣喜的吧,因为她的刻意锻炼还是有所成效。其实,作为当事人的我也并不觉得很难,真的是把做饭当游戏,我们母女烹饪从来不用量匙全凭感觉,天马行空能吃就行。这样一来,做饭就充满了乐趣。直到如今,我也做妈妈了,看到读者上的文章,“良好的厨艺能让人拥有富足的人生,热爱美食的人往往是快乐的人。”孩子不分任何年龄段都应该接受相应的锻炼,要把小孩当作大孩子一样对待,给她发挥的自由。”如此,我恍然大悟。

暑假里烈日当空,实在想喝上一瓶汽水,妈爽口答应:“可以!”接着要我背上大背篓。我一时语塞,买个汽水至于要背个大背篓上街吗?当时的我哪里知道后续。注意!“坑妈”的角色上线了!家里阳台的角落有一个大竹筐,常年我们喝完的塑料瓶纸壳子都存放于此。妈指着竹筐说:“现在起你就定期把这些背上街去卖,卖了就可以喝汽水啦。”此时的我,望着妈,眼睛瞪得老大。

为了一次性上街多背点瓶子,背篓被我装得满满的。刚开始还不好意思,主要是没有小朋友在街上废品站卖这些东西。但当我走上街时,脑袋里想着的都是汽水,好像空气都变成橘子味呢。很快,废品站的阿姨给我称重算了钱,七元五角。为了鼓励我还给我多算了一元。我的心简直都要飞起来了,拿着皱巴巴湿漉漉的人民币,换了我爱的“北冰洋”汽水,居然还有剩余。妈说“这是你的劳动所得,存着吧,不管你怎么花。”突然之间,我就晋升为有存款的小朋友,内心忐忑,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哦。可以买好多瓶“北冰洋”汽水了呢。我记得那日的天空似乎特别高,云特别白,心儿像乘坐的热气球飞得老高老高。

初入大学寒假归来,没有作业,好像时间突然变得充裕起来,“坑妈”说不从事脑力活动就锻炼体格呗,家乡小镇可没有健身房,望着房子对面的批发市场,妈说:“你去给批发部打打工嘛。”想着可以锻炼锻炼自己,我便按发的指示走进了批发部。小镇的批发部小到米面油茶大到水泥批发,啥都都要卖。我以为只是去客串一下收银台,结果当时体重不到90斤的小女子,天天都要搬麻袋搬大米搬啤酒,累得汗流浃背死去活来。小镇大部分人都是熟人,他们看见我妈就说:“你怎么让这么细嫩的姑娘去做搬运工哦,太下得狠心了吧。”我妈每每听见这样的好心提醒,都异常开心地说:“这是我专门搞的,让她锻炼身体体验哈生活。”结果是,那一个月,我的身材也锻炼好了,每天吃饭食欲大增,晚上沾枕头就能做上一夜美梦。效果似乎超出想象。这都归功于“坑妈”的功劳啊。

在我的成长履历中,妈妈扮演了很多次坑娃的角色,我也有过很多当时觉得痛苦的锻炼经历,但如今当我为人妻为人母,想到妈妈的教育方法,才发现她不是“坑”而是“神”。在那个年代,能够如此育娃,思维算是前卫的。我常问妈妈:“你是怎么想到的呢?”她笑着说:“谁都是第一次当妈,我这都是从书上看的,别人写的经验方法我们就可以学习。”是啊,一日为母,就要进行人生中的第二次学习,什么都要从头学,可能孩子就是生来渡自己的,渡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母亲创造了我的肉身,保我身体健康长大,倾注肉身灵魂,赋予其思想。如果说这世上有神,我第一个相信。因为,妈妈就是我的神。

编辑蔡楚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