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闯江湖》系列之李用的月薪
时间:2020-05-25 09:53

□ 谭功才

听说“李用”这个名字,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十几年前每月工资就在两万块以上,哪个打工的听了都疑惑都吃惊甚至还有些想不通:这工厂开银行?专榨票子?事实上我也是李用比较要好的朋友透露给我的。那天,我们一帮老乡在一起聚会日白煽经,不知怎么就谈到了工资。好几个都说我工资高福利好又清闲。或许是酒喝得有点高,李用那朋友嘴巴一瘪:“高个卵!人家李用月薪两万多啦!”也就是那天,我才得以弄清我们恩施人在中山打工的历史渊源。

据说老家建始三里坝的严奉章严老驼子,当年在恩施专区组织部在全国统一的部署下来到中山援建。那时,中山还叫中山县。严奉章在物资局工作多年,官至副处级。1988年前后,物资局下属的橡胶厂改制,严奉章被委以重任接管该厂,然后大刀阔斧改革,并从老家三里坝先后招收了好几批工人到该厂。1997年前后橡胶厂因为多种原因而宣布破产,作鸟兽状的三里坝人除了集中在坦洲外,其它镇区也几乎都有我们三里坝的人。如果说我们恩施人在中山市打工鼻祖的话,自然非严老驼子莫属。而三里坝人不是打工爷爷就是打工奶奶了。

相比之下,李用在这一批又一批的打工潮流中,顶多只能算得上开山鼻祖后面的再后面的“跟屁虫”了。1990年代,毕业于恩施某财会专业的李用,在老家工作了短暂一段时间,就顺流而下来到南方东莞,尔后来到中山三乡,在一家钢结构工厂做财务。当我们听说李用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做到了该厂业务总经理,月薪也随之升到了两万块一月。这其间的过程被我们所有人都给省略或者说忽略掉了。世俗的人,或者世俗的观点通常只看结果。其中艰辛复杂的历练过程和人间种种况味,只有李用本人刻骨铭心。所以,当我们见到其貌不扬甚至谈吐也并不怎么流畅的李用时,都会在脑海里打上一连串问号:这就是传说中的李用?这就是每个月拿着别人一年也难以挣到两万块钱的李用?凭什么?凭什么?

俗话说成功人必有成功之处。据说许多老乡都知道李用做到了总经理位子,而那时李用所供职的公司,普通员工待遇也相当不错,于是都转弯抹角找他,想通过他的关系进入该厂打工。其实,李用也很想帮老乡一把,但橡胶厂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当年,祖师爷严奉章就是难舍乡情,将他四周邻里的乡亲招到麾下,为他们铺垫发展道路,谁知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原本极有发展前景的橡胶厂被老乡中的许多蛀虫给蛀垮了。所以,经一事长一智的李用有了自己的原则:请你吃饭可以,甚至借钱或者给钱都可以,就是不能往自己厂里招。许多人都说李用吃了木耳忘记树桩,或者还有更难听的话。李用辗转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浅浅一笑,算是回答。

我们建始人,再大点说我们恩施人,有个共同特点:认钱不认人,还不认事。他们不看自己的文化程度,也不问自己有何特长,眼睛盯着你,见不得你拿高工资。他们都会说:“你李用两万块一个月,我们一半都不要,四分之一总可以了吧?”在许多人眼里,你家门朝哪边开?你家门口的树哪门子栽?他们一清二楚。年纪大点的甚至说得出你当年穿开裆裤屙屎打粑粑的情景。你的根你的底,一切尽在掌握。所以,这点最起码的要求并不过分吧。

给人打工,打到最高境界无非就是做到总经理。这就有点像崔颢登上黄鹤楼一般,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于是,李用开始落到凡尘,先娶妻子,买房子,购车子,生儿子。妻子是同乡,老夫少妻。人乖得没得说的。让同龄人看了心生妒忌。就说:“福在丑人边啊!”李用就呵呵笑。那笑颜里充满了对生活的满意,对未来的信心。

于是,李用筹划在自己的住地附近开一间销售汽车油漆的店铺。媳妇一边照料小孩,一边经营店铺。李用则利用工余跑进货,拓宽业务渠道。山旮旯出来的李用,以前如果说缺乏视野是他的短处,那么现在则可以大声地说是他长处了。十年里,铺满天南海北的工程,历练出了李用的过人之处。况且,他还具备山里人忍辱负重的毅力和恒心,那么,成功的时日只需机会一个轻轻点拨,就乘势而上达到胜利的彼岸。也就是说,对于一个时刻有思想准备的李用而言,机会就掌握在自己手中。2010年开春之际,他毅然辞去众人眼里无比羡慕的经理职位,放开拳脚准备大干一番了,去年又在古镇开办了一间做LED技术应用工程公司哩。

李用辞去几十万年薪的职位,按常人所言,有说他傻的,也有说这个家伙是个角色的,当然还有杂七杂八的说法。说他傻,是因为现在的钱真不容易赚。说他是角色的,是因为放弃如此高薪自己创业,要冒极大的风险。还有其它说法的,集中在一起,无不表达了一个词:“不容易”。只有身同感受者,才会感受身同。

作者简介:谭功才,土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作协副主席。著有散文集《身后是故乡》《鲍坪》等多部,曾获得过中国首届土家族文学奖等。

编辑蔡楚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