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云南纪游之二:云南导游
记者:余明照 编辑:导入 时间:2009-12-02 16:13 浏览:0

  余明照/文

       一直以来,旅游业界就常流传这样一句话:风景美不美,全靠导游一张嘴。好的导游,能让美丽的风景锦上添花,可与古代的“纵横家”相提并论。因此,他们的奉献在整个旅游业的发展中是不可磨灭的。
  脱掉“宠爱”的华丽衣裳,变成了许多人眼中的底层。可以说,导游发展到现在,却时常被视为“草根”一族,没有休息日,没有底工资,没有“家”可归,甚至为了生存他们只好“买团”来带,然后不断地带客人进店购物以赚取回佣,以至让游客渐渐地对导游失去了信心,认为导游是“大忽悠”,乃至“谈导色变”,导游的地位发生了大变化,导游的角色也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异。
  云南导游也不例外。
  这样一群人能够把彩云之南的美景传播到每一位来云南的游客心中,让游客从感官开始到内心都有一套全面的对云南旅游的理解。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云南旅游业的无限内涵、风华、形象。在他们的部落里面,有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有着广阔伟岸的胸怀,有着明朗透彻的内心,他们对旅游的热爱,比水晶般晶莹剔透,如同三四月盛放的海棠,花香沁人……他(她)们,便是云南旅游业中含辛茹苦的导游。
  2009年7月25日,有过10多年导游经历的小宝被中国青年旅行社昆明分社派到了我们的车上。别看她年纪不大,可她已经是中级导游,马上要报考高级导游了。这一天,我们游石林,小宝对石林的历史变迁、地理演变、以及人文掌故极为熟悉,小宝告诉我们:云南旅游业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游开始萌发,云南旅游的硬件条件也逐渐改善,以国内游客喜爱的玉石等云南特产为主的旅游购物店也出现在一些景区的附近,虽然规模不及现在,但是那个时候已经出现了购物店返佣的模式,这个时候的旅游行业运作模式已经很接近现在了,只不过还都处于小规模。讲到这里, 小宝诙谐地说:她今天不带大家去购珠宝玉石,她只是负责大家在石林玩得开心。不过小宝也有严肃的时候,我们同行人在到石林门票入口出下车买矿泉水去被守门人拦住不让进,她协调后扳起面孔批评了我们不听她事先的告戒。很快,笑容又挂在了她的脸上。
  导游要了解的知识太多了:网站发问、QQ留言、电话咨询、翡翠知识、药材知识、普洱茶知识、精油知识、水晶知识、长线注意事项、性格与沟通等,而更重要的是,导游要求把政府的信息及时地发布出来,拉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这些,小宝都做得很完美,她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很美的印象。
  26日,我们在游大理、洱海时,刚上车就来了一位叫“杨金花” (金花即阿妹)的导游,口齿伶俐,气势逼人,开口讲话便自我介绍说她是云南的“十佳导游”,跟着她是不允许睡觉的,并极力鞭笞“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景点拍照、回到家什么也不知道”的游客,一路,她对于大理南诏的古典也颇为熟悉的,时而也邀请游客下次有机会到她家做客,不要一次去,去多了,家里住不下。但说起这些来总是显得精神不足。当我们看完这些古景点后,她介绍晚上的蝴蝶晚会(票200元一张)和“蜜支那(云南最大的玉石经营店)”到也开诚布公:因为她的工资就看我们的掏钱的态度了,此时,“杨金花”的精神也比先前强多了。无奈,介绍起一个旅游团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导游的服务水平和努力程度,而导游的服务水平和努力程度又取决于他们所得到的报酬和待遇。导游是一项脑力和体力劳动强度都比较高的特殊工作。由于旅行社之间恶性竞争,使导游和司机成为被剥削的对象,他们不得不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从事着这项工作。
  怪不得同行司机俞师傅叫“杨金花”为“小黄毛” ,能怪导游“杨金花”有这样的精神反差吗?不能。
  有关资料介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导游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的导游服务收费是或者由政府机构来规定、或者由导游协会和旅游产业界的协议规定。导游每个工作日的预备收费为几十美元到300美元之间,欧洲各国导游服务收费一般每天100美元至200美元不等。日本的导游服务收费最高,日收费(8小时)达298美元;美国导游服务日收费在160美元至200美元。英国导游服务收费在130美元至200美元,个别地区低于100美元;意大利导游服务日收费在100美元至200美元之间。而目前中国导游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旅游购物商店给予的佣金。
  第四天,司机俞师傅带我们游丽江古城。俞师傅看来热情大方,给我们唱摩梭族民歌,同时也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不过,他说得分两家住,在他外婆家住几个人,并介绍了他如何反叛他的家族跑出去当兵找到了自己的“金花”,昨日“小黄毛”给我们的心情不愉快被俞师傅的幽默荡尽。就在我们沉浸在愉快之中时,俞师傅话题一转,开始了又一“蜜支那(云南最大的玉石经营店)”的演说,无奈,我们在云南又一“蜜支那(云南最大的玉石经营店)”停留了两个多小时,各自买了自己需要的物品,而后,又到中国银都之乡去看首饰。       司机俞师傅是司机,但他却充当了导游。以至我们在第六天游完卢沽湖后又一司机让我们在“蜜支那(云南最大的玉石经营店)”又走了一遭。
我曾经看到一则资料:第一个站出来揭露旅游行业黑幕的广东导游邬敬民说。
  “目前导游的劳动报酬不是以导游的级别、语种、游客人数的多少、工作时间的长短、工作的强度等原因来制定,而是通过引导游客的二次消费来赚取回扣。但目前二次消费的商品,质量和价格上都存在着问题,引导游客二次消费相当于一种欺骗。假若游客不肯消费,导游的付出岂不是得不到体现?”  
  同时我还了解到,自去年年初云南省旅游局就多次公开表示,要逐步建立导游薪酬机制,实行“公对公”佣金等多项制度,确保导游的基本工资收入和社会保障等合法权益。但至今并没有拿出明确的“时间表”或是画出“路线图”。   
  在行程的最后一天(游玉龙雪山脚下的东巴文化),一位财经学院毕业的学生后来改做导游的20多岁的小伙子告诉我:导游的收入也有淡旺季,旺季的时候团很多,不是一般的辛苦,但挣的钱也多,一个月甚至可以到1万,不过淡季的时候(11月到次年3月),团少,闲散得要命,这个时候就没多少收入了,常常是只有出的没有进的。所以一年平均下来,每月的收入大概在三四千吧,这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看个人能力了。可以这么说吧,做导游的收入确实比其它行业高的,如果男女朋友双方都是导游,那么差不多三年就可以买房子了,这是做其它工作不可能达到的。当然了,做导游很辛苦,早出晚归,脑体力高度结合,这也是其它工作所不能比的。
  去年,国家旅游局树立了一个导游典型——湖南省的文花枝,由于工作要求,她必须在每次旅途中坐最危险的座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她置自己安危于不顾,要求救护队员先把游客救出去,因此延误了自己的救护时间,最后不得不锯掉大腿,此事迹曾一度震惊旅游界乃至于整个中国。
  不可否认,导游的劳动强度不比任何一个行业轻,但却难以被社会承认,收入也不是很高,还必须面对一些危险因素。除了危险以外,还有一种情况导游必须成天面对,就是现在旅游者 不像过去那样,过去旅游是一种奢侈的东西,是一种极少数人才能享受的东西,而现在是大众旅游,大众旅游面对的就是大众群体,游客的素质参差不齐,经常会受到怨气和委屈。就拿国家旅游局近来归列的一系列旅游不文明现象来说,导游时常会遇到这类情况,他们既有责任又有义务去提示、劝阻,但是得到的回报往往是不配合,甚至受到责难、谩骂、殴打。
  另外,在经济方面的合法权益也容易受到伤害,由于利益分配机制的不合理,导游与旅行社、景区景点、旅游饭店打交道,他们的声音是个体的,是代表个人的,因此微弱的力量很难被公允。
  这恐怕不是云南导游的特例吧。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