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散文]来到祖母的坟前:每年的腊月二十八日……
记者:秦国龙 编辑:导入 时间:2009-11-24 09:08 浏览:0

  

      这是一块荒芜的坡地。荆棘丛生,杂草遍地;阒静无人,偶尔会伴随着腊月的寒风传来几许乌鸦的呱呱叫声。祖母的坟地就在这里。

  我与祖母的不相见已整整十三年了。每年的腊月二十八日,我都会来到祖母的坟前,跪着给老人家烧纸、敬香,表达出孙子的别后之情!而后燃放长长的鞭炮,算是和祖母一起过一个大年。也每每只要来到祖母的坟前,她那一生的艰辛、她那勤劳的身影、她那慈祥的面容,就会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祖母生于民国二年,如果活到现在,那将是近百岁的老人了。听老辈人讲,祖母年轻时也挺漂亮的,眉清目秀,靓发毿毿,两条又黑又亮的大辫子直齐脚后跟。按那时的审美标准,那可是地道的大美女。

  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她一生悲苦,十一岁就来到我们秦家当童养媳,受尽了婆婆的虐待。祖父年轻时是个跑四外的人,或是做生意,或是躲兵拉夫,三天没有两天在家,只是祖母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带着个儿子,种着几分薄地维持生计。祖父平生性情火爆,不准她与陌生人说话,动辄拳脚相向,她常常鼻青脸肿。直到我都记得事了,还能看见祖母挨打的恐怖情形。记得有一次,她被祖父紧挽着头发,硬是拿她的头在木柱上碰得咚咚响,我见她都几乎晕死过去!

  祖母一生遭受了两次大的不幸。一次是儿子儿媳的离异。在她的心里,儿子是她终生的希望和指靠;和和睦睦,儿孙满堂,是她终生的理想与追求。眼看着这样一个蛮好的家就这样散了,一个才出生几个月的孙子刹那间就成了没有母亲的无娘儿,这不啻于是在她已经伤痕累累的心灵上撒上了一把盐!她一生只养了这么一个儿子,可儿子却结了四次婚。除了娶回的第一个媳妇(也就是我的母亲)是一家人外,其他三个都和儿子一起另立门户,各奔东西。到头来还是只能是她和老伴相依为命,直到抱憾终生地默默离去。

  第二次的不幸是在她五十岁的那年发生的。因她做饭时的不慎,引起了一场火灾,全部家当毁之一炬,除了抢出来三床铺盖外,其它什么都没了。一家人只好挤在临时搭建的茅棚里。吃的、穿的和用的,全靠亲戚和邻里的接济和帮助。

  因为她的一生本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这次的灾祸是给她平生的最大打击。她有了寻短见的念头。一天晚上,漆黑的天空下着小雨,她悄悄地摸黑到了屋后的一个无底的天坑边上伤心地哭泣!幸好是我发现后,才急忙喊隔壁的幺婶帮忙,把她强劝了回来。那情形真是惨不忍睹!从那以后,她的精神变得有些失常了:有时候说起话来总是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而且没完没了,总爱唠叨个不停。做起事来也会颠三倒四,记忆力也明显地差了。不过后来的几十年有了一些明显的好转。

  后来,我祖父先她而去了,从此她就跟着我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一家生活。祖父过世时,妹妹一家刚好从外村搬来,他们房无一间,地无一垅,还临时打住在我父亲的家里。这下刚好:老人有了人照看;他们有了屋住,又有了地种。算是乐得其所!

  然而我老家是在一个贫瘠的山村里,那地方偏僻落后,他们一家日子自然过得十分清苦。我深知他们根本无法兑现当初的承诺,老人自然要跟着他们遭受更多的委屈和辛苦。于是我经常抽时间去看望她,并几次试图要把她接出来,跟我一起住,结果都被她托辞拒绝了。她总是说,我一辈子穷贯了,他们对我也还好;跟你在学校住,我过不贯!我想每次去看她时都能给她一些钱,让她日子过得好一点,也尽一尽我的孝心,结果她却总是不要。她说,我拿着钱也没有什么用的;你看嘛,你那一回给我的都还在——她就真的抖抖索索地从衣兜里摸出几张钱来,确实一分不少。我也只好作罢。我深知,她这是怕拖累了我,怕给我曾添了负担!

  就在她去世的前几个月,我几次去看望她,确乎现了异样:每次见着我后,总是止不住地流泪,说是十分的想念我!每次分别的时候,总要依依不舍地送我出门,陪我走很长一段路程;要到一个视线很好的地方她才停下,好站着目送我远去。每当我回头望她时,总能在泪光中依稀见得她那枯瘦而孱弱的身影!

  每回来到祖母的坆前,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些,也因此而黯然神伤!

  在我平生的记忆中,祖母从来就十分的勤劳,我从未见她真正的休息过一会儿。记得那时搞大集体,她总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准备好一天的家务,然后和男人们一同出坡。每当吃饭时,她又和大伙儿一样,急忙赶回家里;男人们这时是可以休息的,她却不能:她要忙着做饭,决不能误时。

  祖母一直操持着家务,她特别能精打细算。每到春荒时节,有的人家已经是揭不开锅了,可我们家从不犯愁,一家人从没挨过饿。在她的操持下,不愁吃,不愁穿,种地的种地,读书的读书,一家人其乐融融。

  祖母待人十分的真诚,特别爱帮助人。记得她那时已经年纪大了,不再出工了,可她就是闲不住,硬是去把远房亲戚家的一个还不满岁的孩子弄来照看。除了平时悉心照料外,而且每天还要送进送出去喂奶,她却毫无怨言。就这样一照看就是两年多!人家想给她一点礼物,表示一点心意,她却无论怎样也不接受。

  祖母那时最疼爱的人恐怕就是我了。我那时还小,不懂事,经常做错事情;做错了事情肯定是要挨打的,因为祖父从来就对我十分的严厉。每当我挨打之时,她却总是紧紧地护着我,不知为了我背了多少误伤;还时常为了我的挨打偷偷抹眼泪——打在我身上,疼在她心上!她不仅仅是在平时的生活上照料着我、呵护着我,尤其关心我的读书。她常常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长大后成个有用的人,不要像你那个爹一样没得出息!她还督促我读《百家姓》,背《增广贤文》。你别看她一字不识,她却背得出《增广贤文》和《女儿经》中的几多名句:什么“平生莫做亏心事,世上应无切齿人”,什么“父母跟前要孝顺,姊妹伙里莫相争”。这些是她经常挂在口头上的。我估计她多少懂得一些它的意思。

  我应该感谢祖母,不仅是她把我抚育长大,尤其让我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勤劳的习惯,学到了坚强,学到了永远有一颗仁爱之心!

  每回来到祖母的坟前,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些。(作者秦国龙)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