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魔土》的“魔力”:读杨大忠小说集《魔土》印象
时间:2009-11-02 08:47

                

颜玉华 /文

     认识杨大忠,是在天津法制纪实文学杂志《蓝盾》召开的全国作者笔会上,我们同为代表一起参加会议。这位朴实的土家族汉子与我一见如故。在天津的五天当中,我们聊得最多的话题是他的小说集《魔土》。他十分遗憾地对我说:“实在对不起,这次从家里背来十五本书,本来有你一本,但被北京的代表高忠孝“夺”走了。”他向我承诺:回去后立即邮寄一本过来!

      山里人就是实在。笔会结束后不久,我便收到了他从千里之外寄来的30万字的小说集《魔土》。本来只打算选读其中的《魔土》一篇,可是当读完这篇之后,便欲罢不能了。

      《魔土》收录了作者发表于报刊的21部中短篇小说,篇篇都有一股神奇的“魔力”,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不得不中断写作,停笔猛读全书,网也不上了,电视也关掉了,起早带晚地读,老伴说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大忠书”。这种“着魔”的状态大概被大忠家乡特产“黄金叶”——“白肋烟”熏上了瘾和被包谷酒闻醉了的缘故。《魔土》中那美丽的鄂西生活画卷,生动传奇的故事情节,精彩智慧的人物形象,复杂激烈的矛盾冲突,启迪人生的高尚主题,诱惑着你不读完全书不罢休。特别有趣的是,老伴也聚精会神地读着《魔土》,连说好书,还说如果把《走出冬天》、《豺狼化身猎手》等篇章拍成电视连续剧,一定精彩好看。

      《魔土》的神奇“魔力”来自于大忠的那支独特的“魔笔”。夏恒新、何春贵等一大批鲜活的人物形象,被大忠塑造得出神入画;鄂西风情民俗被大忠的那支“魔笔”描写得美仑美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美丽画卷,被大忠的那支“魔笔”刻画得格外诱人。

      《魔土》的神奇“魔力”来自于大忠的别具一格的写作“魔术”。生活中的一些看起来很平淡的事物,经过大忠的“魔术”一“摆弄”,就宛如一块幻化无穷的“魔方”,让人感到可亲可信。例如《四十八天短工》、《卖烟》、《长青藤》等作品中,大多是一些平凡小事小人物,经作者艺术加工后,便化平淡为神奇,让人读来真实有趣。深切感受到贺东山的“残酷无情”原来是坦荡无私和全心为民;乡党委书记秦天远(棕包头)现场调研目的是治理“烟贪”清除邪恶;年青姑娘马秋香勇敢挑战母亲、外婆的一系列行动令人振奋。

  大忠塑造正面人物时很有不同于一般的功底。不象一些作家追求所谓“高、大、全”, 把人物写得十全十美。比如中篇小说《走出冬天》中的主要人物夏恒新在美女面前照样“心神有些飘飘荡荡”,照样“情不自禁地说:“红荷儿小姐,好美的姑娘!”。比如《魔土》中的何春贵千方百计甚至采用“美人计”,调动懒汉“贺三圈”勤劳种地,其内心世界完全是为了自己的“试用”转正。这样客观地写,一点也不降低正面人物的光辉形象,反而给人有血有肉的真实感。这就是大忠的独特本领:善于揭示生活中的“真实美”。   

  《魔土》的神奇“魔力”来至于大忠对“魔鬼”的憎恨。他用那支充满神韵的笔,把社会上的各式各样的“魔鬼”抨击得几乎体无完肤;什么“盒子炮”、“叶大鱼”、“歪脑袋”…… 这些“坏人”被大忠骂得狗血喷头,其恶行从里到外暴露得淋漓尽致,读了让人觉得痛快、解恨。

  读完《魔土》,你会发现字里行间中,始终跳动着一个字——“忠”!杨大忠的创作是一直循着忠于生活、忠于社会、忠于党这条光明大道一路走来的。这种“大忠”精神预示着作家的创作道路将会越走越宽广。

  我们期待读到大忠更多的好作品。(作者系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省射阳县文化体育局长)(编辑田和平)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中国建始网●微信公众号

无线建始网●新浪微博

云上建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