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源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资源
革命摇篮——雄虎山
记者:田和平 时间:2018-08-28 08:55:24 浏览:0

作者:欧阳九红

官店薄刀梁子(廖利泉摄)

官店雄虎山(廖利泉摄)

金鸡口附近的黑滩河(廖利泉摄)

巴建鹤边防司令部所在地鸡公山(廖利泉摄)

雄虎山鸡公山远景

脚踏三县

巴东金果坪(欧阳九红摄)
     要认识建始官店的雄虎山,就必然联系到其脚踏的金鸡口。山川形便,是中国行政区划划割遵循的原则之一。鹤峰邬阳乡金鸡口背卧鹤峰、左牵建始、右携巴东,脚踏三县,成为三县自然界标。雄虎山就伫立在金鸡口建始一侧。金鸡口三河交汇,鹤峰县、建始县、巴东县在此自然分界。当地村民说,走在三河交汇处,有可能你脚下的土地分属于三县,俗称“一脚踏三县”。“一脚踏三县”的地方,东边是建始县官店镇的小村村和干溪坪村,东边是巴东县金果坪乡连天村,南边是鹤峰县邬阳乡金鸡口村。

四山雄峙

金鸡口大明岩(资料照片)
    巴鹤公路穿过的巴建鹤边界地区,有四座高大雄伟的山峰隔空浮峙。在鹤峰金鸡口仰望,皆伸入九天云霄之中。四山壁立,犹如儿时散开的纸折手工玩具 “东南西北”,其垂直高差皆千三百公尺以上。

金鸡口西北为建始官店镇境雄虎山。此山顶海拔1551公尺,面积达5平方公里,东南北三面为百丈绝壁。此山伟雄,貌似卧雄卧虎,又似凤凰展翅,与巴鹤边界群山对峙,有人又称之为雄凤山。

金鸡口西南为建始官店镇境八垭寨。此山最高点海拔1486公尺,面积达3平方公里,山上有坪,坪周有八个垭口。八垭寨东南坡挂着官店小村,从茶辽河谷到小村村委会乡村公路要爬三十四道拐,比云南二十四道拐更加壮美。小村村委会后山还有近二百公尺的悬崖绝壁才能翻上八垭寨。

金鸡口东南鹤峰邬阳境内大明岩,横空出世,擎天杵地,傲然耸立,像一扇巨大门板紧锁茶辽河东边出口。大明岩又叫大门岩、大木岩。此山上窄下宽,一边高一边低,呈现不规则梯形板壁,岩石裸露,如刀劈斧削。大明岩,海拔超过一千七百公尺,像体形彪悍的猛将,坦胸露乳,背高峰云雾,左牵杉树,右提金鸡,脚踏咸盈,威武雄壮,顶天立地!

金鸡口东北是巴东金果坪乡连田村。连田村相对坡较缓,最高峰连田垴与五峰县牛庄山水已相连。

三县四峰在此聚首,雄险峻绝,猿猱愁渡,如龙头金鸡口吸水,又各引一脉绵延远方。

“天字”河谷

建始分界鹰子岩(资料照片)

不了解雄虎山下的河谷地貌,就不能凸显此山耸天入云山势之雄险。以雄虎山脚金鸡口为中心,巴建鹤边界河谷地貌呈“天字”形分布。天字第一横笔是清江干流,离这儿还很遥远,暂不去管她。天字十字交点正在鹤峰邬阳乡的金鸡口。发源于五峰县牛庄乡境内的老龙沟、抗联溪,流经邬阳乡云雾村的狮子口,再经高峰村的颜家河、岳家河由东向西注入金鸡口。此河谷由连田脑、大明岩所引龙脉夹峙而成。发源于建始县官店镇大庄,流经小溪的珠耳河由西向东汇入金鸡口。河谷由雄虎山、八垭寨所引龙脉夹峙而成。三河交汇于巴东县境黑潭河,然后一直浩荡向北,由巴东境支锁河,经巴东桃符口汇入清江。天字捺笔是发源于鹤峰燕子乡的咸盈河水系与湾潭河水汇聚,后经石龙至二岔口,此支流位于大明岩所引山脉西侧脚跟。天字撇笔是鹤峰邬阳关与建始官店原岭脚下的那面大陡坡夹峙出来的茶辽河。两支流汇入建鹤界分的二岔口后汇入金鸡口。天字河谷范围广大,相对独立,人烟繁密,冬暖夏热,物产丰富。

三鹰啄鸡

鹤峰金鸡口是一个“三鹰赶金鸡之地”。“好大一只金鸡”,这只大公鸡却是建始县境的鸡公山。鸡公山形似一座金字塔,又似站立的小企鹅,更像一只朝阳打鸣的公鸡。她是雄虎山东面绝壁下向东延伸小山,海拔986米,山体扁尖,高三百米,形似鸡的躯干,南北皆为绝壁,西脊与雄虎山相连成岭,形成一把高悬的薄刀。“三鹰”其实就是三座山:一为五峰县境内的鹰子山,整个山体就像一个平面摆放的雄鹰,在邬阳乡云雾村观看对面一览无余,左翼经巴东连田直插金鸡口;二为建始鹤峰两县界山鹰子岩,此山高大,为建始县清江以南最高点,海拔达二千米以上。峰项风化巨石,形似鹰嘴。山体绵延沿茶辽河谷扑向金鸡口;三为邬阳乡凤凰村境内的鹰咀岩,高昂的头,巨大的嘴,威风凛凛。这三座山都朝金鸡口张望着。有好事者生生捏造出一个“三鹰赶金鸡”的故事:三只狰狞的巨鹰争捕金鸡缠斗不休,反而让金鸡在最危险的地方偷得一方难得的悠闲。三鹰虽很遥远,但皆立于几面峡谷的高山之巅,视线能及巨大饿鹰俯视金鸡,有俯冲猛扑之态,维妙维肖。在东西两支流注入巴东县金果坪乡紧连金鸡口的黑潭河中一潭被称为“鹰子窝”。那可是巨鹰的栖身之所,相传鹰子一旦落窝,金鸡就要遭殃。传说有鸡公山上高悬的薄刀,加上三鹰相斗,谁也落不了窝。也只因三鹰长相拼斗,才使得金鸡拥有一份安宁。故事随波荡漾,多愁善感的人们平添对金鸡的同情与爱怜。

红色土地

红三军烈士陵园(欧阳九红摄)
    雄虎山所俯视的巴建鹤边区是一块充满壮烈悲情,用鲜血染红的红色土地。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涌现出了一大批叱咤风云、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他们壮志未酬,在革命最紧关头,抛头颅、撒热血,折戟沉沙,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染红了非同凡俗的历史。

邬阳关下金鸡口,早在明清时期就是进入容美土司疆域必须通过的“四关四口”之一。容美土司以金鸡口为北部关隘,势力强盛时,骁勇的容美土兵北出金鸡口,直取巴东金果坪、杨柳坪、野三关;势力较弱时,则退守金鸡口,以保土司域内平安。

清末,尽管官军屯兵邬阳,围追堵截,枪刀如林,如泰山压顶,白莲教起义军“教匪拒不“投诚”,置生死于度外,岿然于自己的营地慨然赴死。官店口的营盘岭、老鸦沟,竹园坝五家河谷里的白莲教湾,候家垭、蒯家荒,长岭都是白连教义军屯兵的营地和同清军殊死搏斗的战场。地名就是战争遗址、遗迹的最好纪念。

邬阳关,不仅是国内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闻名的邬阳关收编旧址,还是著名的抗英名将陈连升的故乡。陈连升,一个玩枪弄棒的武秀才,离别邬阳关,从一个普通的把总,当到千总、守备,到恩施,到武昌,到广东,一步一个脚印,最后,来到林则徐麾下,成为一名抗击英国侵略军的三江协副将。铁敞坪锻造了为他一路开道、势如破竹的钢刀。那一匹具有惊人灵性的大白马,把巴人后裔崇武传统演义得淋漓尽致……

中国民主革命时期的“常胜将军”段德昌,在邬阳关高岩下红三军军部陈永太屋场里被解除武装,像罪犯一样被捆绑拉过支锁河、金鸡口,怀着一个冲破“围剿”恢复苏区的愿望在金果坪走向生命的终点……

邬阳关的烽烟、号角和有关“神兵”的故事,总是叫人震撼。

鹤峰邬阳关陈连振、陈宗瑜父子,建始曾宪文、郭春青领导的农民自卫军在这里揭竿而起。一场波澜壮阔的苏维埃武装割据斗争的序幕在这里拉开。陈连振,这个湘鄂边最早揭竿而起、最早被贺龙亲自收编的宋江式农民领袖,在贺龙麾下成长为敌军闻风丧胆的红四军五路指挥。在教条主义者猜疑目光的注视下,蒙冤负屈而杀敌不止,最终怀着一个“还我清白”的强烈愿望,在走马坪改编中,饮恨而亡。

邬阳关陈连振、陈宗瑜,建始干溪坪曾宪文,建始大荒口郭春青领导的三支农民武装,互相策应,互为犄角,被贺龙领导的红军收编后,共同守卫湘鄂西苏区的北部边界。八垭寨、薄刀梁、石虎、蛮道口、鸡公山成为红军与川军及当地团防拉锯对峙的战场。鸡公山与金鸡口独特的位置,使之成为守卫苏区安全的战略要冲。

1930年2月,巴、建、鹤边防司令部在巴东金果坪成立,建始县籍曾宪文任司令。1930年5月,建、鹤、巴、五特区农会在金鸡口成立,邱本仁兼主席。曾宪文是支锁河西坡建始干溪坪村神兵首领,由于其英雄善战,所向无敌,很快成长为卓越的红军指挥员。同年底,曾宪文随红二军回到湘鄂边后,将边防司令部由金果坪迁至官店红沙鸡公山曾家台。鸡公山矗立于巴东、建始、鹤峰三县的交界地带,与巴东金果坪隔河相望,与雄虎山相连,山高势险,易守难攻。曾宪文决定把鸡公山建成司令部的据点。鸡公山东面为七十度斜坡,顶上鞍部有40余平米一坪,游击队员在坪四周垒石墙,墙上放了望孔与枪眼。并将哨所、营房、医院、被服厂都设在曾照清屋后山上。雄虎山西侧山脚有一险要关隘蛮道口。蛮道口北控二高山红沙溪,南制河谷地带大庄坪、珠耳河,东西扼施宜古道隘口,此路山高路险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施宜古道在雄虎山与鸡公山共处山岭山麓长达八余里。南侧向西从长岭北侧向上插可达高山官店口集镇,向东下插可达巴建鹤交界的金鸡口。巴建鹤司令部在与当地团防拉锯斗争中曾取得以少胜多蛮道口伏击战的辉煌胜利。 

1932年8月19日,红军主力部队东下洪湖后,曾宪文在湘鄂西苏区长途奔袭与征战中,被俘被敌人杀害,长眠于鹤峰县燕子坪百草荒之丘台,年仅二十六岁。

同年底,患重病无法随军转移的红四军第五路指挥部参谋长郭春青,被国民党反动派俘虏后杀于湖桑植白竹坪,并悬尸示众,时年32岁。

企盼小康

     2006年10月水布垭2扇190吨重的大闸轰然扎入江水,800里清江横空一截,金鸡口河谷成了水布垭库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刚刚出落得亭亭玉立的金鸡口独倚库尾,宛若清江源头妙龄少女,恬静而优雅。大坝的修筑使河水上涨,处于库区尾水段的金鸡口改写历史,移民大搬迁后有了新的大桥、新的高楼、新的柏油路……碧水蓝天,青山辉映,渔舟唱晚,美不胜收。瞿家河大桥、金鸡口二桥双虹卧波等道路桥梁大量库区复建工程得以完工。

三县交界处的村民们相依相邻,彼此往来频繁,和谐共处。村民与村民之间很多是亲戚,不少邬阳乡的孩子到金果坪集镇的小学上学,也有不少金果坪村的村民到邬阳乡集镇经商,政府间还经常举办各种联谊活动,以增进边界人民的感情。

鸡公山山腰二台子上,还住着十几户曾姓人家,这里就是巴建鹤边防司令部遗址。鸡公山北侧的三根油杉树附近是干溪楠木社,有个上千曾家人聚居的曾家台。鸡公山所引领的干溪坪那面大坡是曾氏家族聚居之地,这里成为曾宪文闹革命的坚实的后方基地。鸡公山上由于山高路险,至今不通公路。由于钢筋、水泥无法运进,这里的房屋仍保持了解放前木瓦结构的风貌。生活在这里的人很满足。村民们说,从鸡公山雄虎山南侧沿绝壁上走八里,到蛮道口赶上官店口的车,十五元;从鸡公山向下走二里许下河谷,南到邬阳关、北到金果坪赶集,都只要五元钱,交通也还算方便。鸡公山用的电是从鹤峰金鸡口搭引上来的。鸡公山的水是在七十年代建始县委书记医董昌勘定的线路基础上,从虎鹞岭南侧绝壁上引过来的。鸡公山的人一直还记着董昌书记的好。为改变台子上产业单一的状况,联系农业局,给他们引进了丹皮等中草药,还引进了梨等果木。这都是春花秋实的美丽产业,不过收在了深山之中,到现在还在受益。问村民们愿不愿意搬迁。村民们回答很坚决,或许是因为这里山田殷阜,衣食无忧,或许是他们的后代们早已走出深山,在城市中已获得很好的发展,扎稳了脚跟,留守的村们们还要守护那块红色的家园。听说扶贫攻坚尖刀班进驻后,正在制定改变这一地区交通等基础设施严重滞后面貌的规划,这里也有望成为让村民们走向小康的红色文化旅游景区。

编辑田和平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