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7-11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山里的孩子

土家风物,数不胜数,现只说说土家人最普通而又最常用一种用具——“背篓”。

“背篓”是总称,种类很多,尤以花背篓和脚背篓最有特色。

一般来说花背篓是女孩子的喜爱,脚背篓则是男子汉的伙伴。正好,一个阴柔,一个阳刚。

这阴阳相济,刚柔并存的背负工具,承载了土家人的多彩生活和浪漫情趣,简直就是土家民风的缩影。

先说花背篓,在我的故乡花坪镇的花掌坡村三组篾匠郭振鹏就是编织土家花背篓的著名艺人。经他之手编织的花背篓,那精细的经纬、细束的腰身、柔软的背系、身着的彩绘,活像一位婷婷玉立的土家少女,显得格外地轻盈、美丽、婀娜。出嫁的女儿回妈屋经常用它装糕饼糖食去看望母亲。有了小孩,回娘家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个胖娃娃,也是用花背篓装的胖娃娃。花背篓一经和土家女子结合,立刻就显得风情万种。

土家人热爱生活,喜欢花背篓,于是,花背篓又成文艺作品承载物了。

一首欧阳常林作词,白诚仁作曲的《小背篓》,听着令人如痴如醉:

“小背篓晃悠悠,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头一回幽幽深山中尝野果哟,头一回清清溪水边洗小手哟,头一回赶场逛了山里的大世界,头一回下到河滩里我看了赛龙舟。哟啊啊--哟啊啊,童年的岁月难忘妈妈的小背篓。//小背篓圆溜溜,歌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多少次外婆家里哟烧呀糍粑哟,多少次听唱山歌哟在呀桥头哟,多少次睡在背篓里尿湿了妈妈的背,多少次爬出背篓来我光着脚丫走。哟啊啊--哟啊啊,童年的岁月难忘妈妈的小背篓。多少欢乐多少爱,多少思念多少情。妈妈那回头的笑脸至今甜在我心头,甜在我心头。啊--啊--啊。”

就是这首《小背篓》,一经著名湘西土家族歌手宋祖英演唱,已把土家风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满背篓的风情,使人激动不已。

还有一首啸海作词,石玉泉作曲的《土家小背篓》,听着更是情深意长:

“哎 哟火衣 衣哟咧 哟火咧。花背篓,两尺长。走清江,下长江。土家背篓人人爱,朝朝暮暮背太阳。//花背篓,金竹壳。织牡丹,编凤凰。土家心灵系背篓,年年月月背吉祥。”

再说脚背篓。一个脚背篓,一把打杵子,一副皮肩,是我的故乡男子劳动的主要工具,那是一套,凡需要背运比较重的东西都少不了的。

就这些东西,承载着多少土家汉子的豪情。

脚背篓的厚重,打杵子的粗悍,皮肩的坚韧,正好映照出土家汉子山里人的秉性。

就是在前些年,脚背篓、打杵子、皮肩仍然还是山里土家男子汉劳作的主要工具。

我的故乡身处武陵山中,属鄂西大山区,出门就爬坡是常事。于是,脚背篓、打杵子、皮肩就成了土家男子常用的劳动工具了。只要是需要背的活儿,就少不了它们。只要是能背的东西,它们都能承担。背木料、背石头、背包谷筐子、背牛粪、背柴伙……  

总之,生活中需要背,就需要脚背篓、打杵子、皮肩。

脚背篓和打杵子,是天生的一对“好伙伴”,而且,在那过往的年月,曾是山里男子汉的标配。为此,有一首由黄念青、焦随东作词,宋乔谱曲的名叫《哪门高起》的恩施民歌里,就有诙谐而又非常贴切的歌唱:

“太阳和月亮哪门搞起,一个东来一个西,总是很神秘。//太阳和月亮搞到起,大地就有无限生机,就勒么搞起。//青山和绿水哪门搞起,一个高来一个低,总是很亲密。青山和绿水搞到起,妹妹和我眉来眼去,就勒么搞起。//背篓和打杵哪门搞起,一个顶来一个立,总是很默契。背篓和打杵搞到起,天和地我都背得起,就勒么搞起。”

在过去,土家男子汉外出做事,就专门有一个仅凭脚背篓、打杵子、皮肩谋生的手段,名曰:背脚。因为那时山区没有通公路,山外的物资要运进来,几乎全靠人力背运。于是,就催生出“背脚”这一行当。那是全凭力气吃饭的活,也是山里土家男子汉的专利,就有如至今还存的重庆码头上凭肩挑货物挣钱的“棒棒”一样。

“背脚”是个苦活路,可山里人生性乐观,常常在漫长的“背脚”路上,也能苦中作乐。小时候,我就听我们生产队的一盛伯讲在解放前他们一班“背脚子”(也称“背脚佬”)下夔府(即今重庆奉节一带,古属夔州)背盐的故事,就和脚背篓、打杵子、皮肩有关。一盛伯说:那个时候呀,我们那班班背脚的也年轻,背上一两百多斤重的盐,经常下夔府一跑就是一个来回,路上要经过一个“美女捣羞”的地方。我听着觉得很新奇,问一盛伯:“那门叫这么个名字呀?”只见一盛伯笑笑说:“有趣呢!”我问:“那门个有趣法?”一盛伯说:“在我们那条背盐的路上,有一个地方正在大路边上有一个石窝,长得那个样子呀,真像妇女屙尿的那个东西,边边上还长一圈丝毛草,那就更像了。只要我们那班‘背脚子’,从那里一过身,都要面对那个石窝子站着,先把打杵子往脚背篓底下一放,把肩包上的皮肩松一松,边歇稍边对着那个石窝子屙尿,真是舒服啊!走的时候,还要拿打杵子在那个石窝子里捣几哈,蛮带劲哦。这就叫‘美女捣羞’。”

听到这,我知道了,这真是背脚打杵下苦力人的一种苦中作乐的意淫啊。也是山民的情趣之一种。

其实,有关我故乡老物件的老故事非常多,有趣,又有历史承载。

旧时风物是已逝时光的物证,就因为有这些物证,使我们知道了自己的过去,回忆起了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

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些东西,能更深切地了解到我们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它们是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索引啊!

看到它们,难道不会觉得格外地亲切?

(编辑孙小茜)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