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6-17   信息来源:建始网

作者 刘邦孝

人生遗憾知多少?唯这举臣魂难消。

噩梦频催人怎睡?写篇回忆祭河妖。

我在景阳小学的岁月,理应是舞动青春的十年。但,从教三十八年,只有在这里留下了唯一的恸彻肺腑的终生难忘的遗憾。诗中提到的举臣,姓顾,是我班的一个学生。家住田峡口鸡公岭。他,圆圆的大脑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黝黑的脸上,时常挂着天真的笑容。性格开朗,调皮而不捣蛋,学习成绩很好,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学生。

文化大革命中期,我校仍坚持上课,学毛主席语录。但社会上串联、造反派,红袖圈对小学生影响也不小。一天,放学后我和陈永耀老师正摆开场子为学生理发。班上的冉兴举、顾举臣四五人来请假,要到大水库去洗澡,作为班主任,我坚决不同意,他们搬出毛主席语录来坚持。冉兴举说他从七岁就在清江河里打鱼、游泳,保证没有问题。我和陈老师说服不了他们,就要他们找校长请假。他们理直气壮地去找校长,校长也不同意。校长叫他们到韩家沟去洗。他们表示可以。结果从韩家沟又转向跑到了一里外的大水库,结果顾举臣没有爬起来。等到学生回校报告,我们在校的老师赶到水库时,已有几个当地农民在库中找人,只见几个学生哭作一团。我们会水的都下库寻找,几十个人把水库摸遍了,也不见踪影。天黑了,不得不扎些竹排,点些火把,在水上划,用竹竿找,生怕鱼伤尸体。直到天亮了才把人捞了起来,我精疲力竭,坐在地上,爬不起来。

怎么办?报告上级有关部门。教育站,区政府,派出所的人都到齐了,我们用白布裹好,抬着送回家去。一路上,我思绪万千,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我真是万箭穿心,他的爹妈又怎么受得了?

哪知一送到家,他的妈边哭边说:“孩子今年很奇怪,光说断头话,家里做棺材,他还进去睡,说他睡很合适,就是舍不得老师,舍不得我们。他命苦,长不大。”当天际划落一宿命时,我简直要晕了过去。这有意无意的语言真的能安抚我们和他们的心灵么?遗憾!只有遗憾!

这遗憾,个人有了他,责任心更强;人人有了他,社会更进步;岁月有了他,太阳更光芒。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