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6-13   信息来源:建始网

作者 郝在春

用玻璃桥的透明告别

包括高悬 惊悚和跨越

当然 这只是石门河的幕墙

平铺直叙的玻璃也自带光芒

 

用云霞拉长的栈道来告别

我走过的时候很多人在前面走着

蝉鸣漫过对岸的峭壁时

野李子花亮出初夏的心情

 

岩石在溪涧中满面沧桑

恰似我随身携带的某个表情

水流喧嚣过后渐趋平缓

古桥在低处俯下身子

 

告别的时候有什么好带走的

千年的石门从来不曾为谁关闭

从谷底回到人间

夕照正涂抹身后的半壁山河

 

一线天

 

谷底有仰望的命运

见到天空狭长逼仄的一面

此时的天空容不下机翼路过

甚至大片的云朵

细若游丝的手机信号

也挤不进来

我断开与世界的联系

溪水冲刷岩石冲撞落差

发出的声音四处飞溅

飞鸟满足于活在这条峡谷

因为过高的理想需要从天空突围

天空过于狭窄 蝉鸣    

还是将夏天引到了这里

(编辑黎采)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