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6-13   信息来源:建始网

通讯员 朱远平

打着赤脚走上求生路

出生在60年代后期农村的我,家庭由于我的来临,总人口就有了二位数字10口人,我也就成了这个大家庭中年龄最小的一员。童年期间,没有过穿鞋的记忆,刻印在记忆里的大多数就是打赤脚。从“知事”的几岁开始,就跟父母大人一起走上了“求生”之路。

从与姐妹抬水,抱柴生火,刮洋芋准备早饭、中午饭开始,到去农田里给农作物除杂草,打猪草喂猪等再到去沟边树林里扯鱼腥草,采摘五倍子、挖沙参和黑恼壳根等经济作物卖了换钱去买食用盐,煤油、肥皂等生活日用品都是打的赤脚,走的就是田间山间很少有人走过的茅草路。

 穿着新布鞋 走上求学之路

 好像一晃,7岁就到了农村娃该上小学的年龄了。农村家庭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由于我是家里最小的、男孩子又不多,所以父母都很重视,提前几个月母亲就把做布鞋要用的材料:棕布壳子(将魔芋洗干净后放到表面粗糙的岩石板上去磨稠后,放到锅里加热到要熟不熟的时候,就用棕把子均匀地刷到从旧服装上裁剪下来的布片和棕片上面上,粘连在一起直到好几层的合适厚度为止)、麻绳子(就是用从桐麻树上剥落下来的皮,放在水池里浸泡一段时间,再用木槌反复敲打出来的黄白色的线丝,然后妇女同志乘农闲时间拿出来用手在大脚上搓碾而成),带针孔的针,顶针(用来顶针用的圆环,上面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小坑点,是用来固定针位的),剪子,尺把长的新布布,纸质的鞋样等都准备好了,趁每天晚上劳作后休息前,独自一人座在炼油灯旁或月光下开始了布鞋手工制作,开如就将纸质鞋样放到制作好的棕布壳子上面,用剪刀将棕布壳子沿着鞋样剪成鞋底子。

 为了使鞋底子扎实耐穿不变形,就要将把麻绳子穿到针孔上面,用顶针将针顶位用力将针从鞋底子上面锥穿鞋底,再用力将针带线从背面用力拉出来直到拉紧,接着又从背面仿照前面的动作反反复复,上千次甚至上万次地顶、锥、拉、扯的动作方能将鞋底子纳好,我们农村就称为纳鞋底,拉得越紧鞋子就越耐穿,纳一双鞋底顺利不断针不差线的话至少也要十多天甚至半个多月吧;第二步就是将鞋邦子的纸质鞋样放在新买的布上面,用剪刀按照鞋邦子的样子将新布剪成鞋邦子;第三步就是将剪好的鞋邦子的边沿向里边折叠,边沿着鞋底子的边沿将针在鞋子里面凭借经验和感觉将邦子和底子用麻绳子一针一针的连起来,成为一个整体,那么这一支布鞋就上好了,如发炮制,用一样的材料,一样的流程,一样的手艺,花费一样的时间,付出一样的精力就可以把另外一支布鞋就制作好,这样这双布鞋就赶时间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头一天晚上终于制作完工了。

 第二天上学的一清早,母亲就拿出来让我穿上,开始还有点穿不上,母亲就用双手用力的将鞋子往后扯,费了点力气才将一双新布鞋穿到我的脚上,我当时的心里感觉真是认为还没有打赤脚感到舒适,母亲说:“新鞋开始穿有点紧,穿一段时间就合适了,上学后就不能像以往打赤脚了,打赤脚上学每天走那么远的路,脚也受不了,学生也会笑话的,我给你一年做两双布鞋换着穿,你也要仔细点穿”。记着母亲的嘱托,背着黄布胯包,就这样穿着母亲一针一线赶着时间制作出来的新布鞋走上了求学之路。

 那时候的小学是五年制,在我们村办小学读书,跑读,每天早上天上刚露出白肚,就要从家里出发,提着用麻绳子编织的,装着有个数限制的,洋芋笼子去上学,冬天有时早上还要打着火把,照明去上学,学校离家大约有十公里左右的崎岖小山路,有的地方陡峭,有的地方大概是因为挖煤的原因到致地下空洞经常会垮岩,有的地方由于在坡度几乎达到七八十度的次生林里开荒种地要填饱的原因到致植被大量被破坏,一遇上下大雨就容易垮田,严重时还发生过泥石流,晴天还好,一到下雨天就很糟糕,布鞋不防水,经过这些路段的时候,非常危险,一般都要跑步经过,磨损也很大,所以布鞋容易打湿不耐穿,遇上雨天,到教室后就将布鞋脱掉打赤脚步上课,放学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上另外一双干布鞋,将湿布鞋放到火坑的柴火边烤上,晚上就靠柴火的余热直到到第二天烤干为止。就这样穿着母亲亲手做的和破了随时就及时补好的布鞋读完了小学,并以优异成绩顺利地升上了初中。

上初中时正好是80年代初期,三年学制,在我们乡里,只有开设三个年级的初中学校读初中一年级,住读。上学第一天,就穿着父亲专门从我们村供销合作社给我买来的36码解放牌球鞋,背着装有母亲亲手给我做的新布鞋的木头箱子,在父亲的陪伴上来到了离家大约在8公里路的初中学校读初一,由于在家做家务干农活很累的原故吧,我读书反而认为还轻松些,上课就穿上布鞋,因为很轻松、很暧和、也很方便,做早操和上体育课时就穿上球鞋,因为它一般不透水还耐磨经用,就这样初一初二二年就很快过去了,学习成绩始终都排在班上前一二名,暑假过后学校就通知我说,读初三要到集镇上去读,我问为什么,班主任老师就说,是我们区的教育站为了将初中的升学率提高,在全县中考名次有所前移,在集镇的高中学校里面,办了一个初三年级的快班,从各小乡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中抽取前三名组成。

由于集镇地理位置很高,海拔在1400多米,常年温度不高,甚至连夏季都不很热,都要穿夹衣服,特别是冬季被冰雪覆盖的时间长,温度一般都在零下好多度。这样,棉帽、棉衣、棉裤、棉被、棉鞋就成了学生上学的必备物品,特别是棉鞋又是重中之重,因为有“冷从脚下寒”这样的谚语在告诉我们。父母亲听说我学习成绩好,要到集镇上去初三,非常高兴,就又买布料和棉花给我做了一双棉布鞋,以备过冬之用。谁知,6、7月份都要穿两件衣服在教室里面上课,那双棉布鞋哪里还等得到冬天才穿呢。基本上是8月完就要穿上它上课了,真正到了十、冬、腊、正、二月的天气,这双棉布鞋根本就抵挡不住外面的寒气和低温,还好,集市上有一种叫“东北鞋”的工业机器生产制作的棉鞋卖,颜色是灰绿色,橡胶底子,帆布邦子,不知里面是棉花还是海棉什么材料,反正很厚,很重,很保温还不过水,集镇上的人可以说是人人都穿它防寒保暧,只是尺码大小而已。父亲也给我买了一双这样的棉鞋。由于穿上了母亲给我亲手做的棉布鞋和父亲给我在集市上买的东北棉鞋后,在学校里就能够安安心心地学习了。

通过一年的努力,初中就这样毕业了,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县城的第一高级中学录取为高中一年级的新生,吃的苞从饭也变成了吃夹米饭、穿的鞋子不仅有母亲的手工布鞋,光球鞋就有好几种颜色和款式了,我也穿上了白色的运动鞋,打篮球、上体育课跑步都穿它,它的好处不再只是经久耐用和不过水那些基本功能了,穿上它还很舒适有保护脚的一些功效,生活水平也有了相应的提升。穿上这样的白色运动鞋学习起来很踏实,使我安安心心地完成了三年的高中学业。

穿上皮鞋  走上了求实之路

顺利地考上了中专读的是财经类的专业,实现了户口农转非,在读中专的二年时间里,吃的是由国家发供应粮票、油票购买的米、面、油,用的也是学校里发的用助学金和奖学金购买,穿的当时就时兴穿裤脚大的喇叭裤,鞋子也穿上了黑色高跟皮鞋,高跟上还钉上了一块薄薄的铁掌,一走起路还噔噔直响,不用洗,沾灰了只需要用毛刷子带点皮鞋油就能擦得光光亮亮的,就这样穿着高跟皮鞋响亮地跳出了农门。被县级人事部门以大中专毕业生身份分配到了一个基层事业单位从事财务管理工作,从此开始了国家公职人员的日常公务,走上了求是之路。

吃穿住行等基本生活有了财政工资的保证。现在的鞋子,有各式各样各色的布鞋,球鞋、运动鞋、皮鞋,有高档的、也有中低档的,有休闲的、有专业的,有品牌的、也有大众的,有凉鞋、棉鞋、拖鞋,也有国产的、进口的,简直是品目繁多,琳浪满目,价格各异,只需要根据各自的喜好,各自的风格、各自的家庭环境,各取所需到综合超市、专卖店、微店,国外代购店甚至还可以到亲自到外国去购买,穿上新鞋,实实在在地过上幸福生活。

唯一要走的就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脚实地踏,必履职尽责,克己奉公,把纪律挺在前面,依法行政,永远紧跟中国共党,坚定不移的走好中国道路。

(编辑吕亭娴 校对孙小茜)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