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6-11   信息来源:建始网

作者 董祖斌


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了,又来到了这平静的水面旁边,用力地想象这平静水面之下的风景,但是徒劳。

站立的地方,是原来的二蹬岩。而现在,是真正的河岸,水滨。

清江水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正应了那句“高峡出平湖”诗句的恢弘气魄,江水在两岸青山的夹峙中,愈发深邃,平静,碧蓝。

但是我知道,这一江碧水下面,是一条深达近200米的峡谷。刀砍斧削般的峡谷,江水在其间横冲直撞,正是放排汉子们闻名变色的“七里滩”所在。但这里也是八百里清江最秀美的峡谷,很多专家都赞叹不已,比小三峡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很懊悔当年的脚步太过闭塞和吝啬,居然和这样的绝景还没谋面就作别,只能靠想象来脑补这些自然创作的画面。

而这些悔意就是从一些影视作品和老人们的传说中诞生的,越走近越觉得强烈。那些放排工人们的描述已经近乎神话了,而两段视频资料中依稀漏出的镜头让我有了一些模糊的想象踪迹。一个是《神话恩施》的镜头,一排汉子抬着大酒缸,从吊在峡谷两岸的铁索桥上晃荡走过,黑桥,青峡,红绸,绿水,画面极美。汉子们喊着号子,迈着步子,豪迈行进在距河谷水面一百多米的吊桥上,一种彪悍、峥嵘、刚劲的画风配合着高山深谷展示出山地民族的精神与状态,记得当时我有“惊艳”的视觉感受;而另一个是以中组部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时任官店镇委书记刘银昌为原型的电影《远山》中的镜头,在风雪肆掠的隆冬季节,一辆破旧的吉普车,载着匆忙与沉沉的责任,从河岸这边的公路,驶向河对岸的公路。连接两岸的还是这座距河底有一百多米的铁索桥。车轮过处,桥身晃荡,吉普车没有犹豫的前行,扎进远山。我从吉普车背后飘飞的雪花里感受到一种温暖——这就是我如今注视的水面之下,曾经高悬有“飞架”之意的铁索桥已经在水面之下。铁索为安全计,已经拆毁。温柔平静的江水静悄悄地上升,淹没山石土田,时间记忆及风景,不露痕迹。

往日的激浪奔流不在,静水无波。

这一段绝美的风景位于建始县景阳镇,在“八百里清江画廊”中还是显得那么显眼。

造就这水平如镜风景的原因是因为水布垭电站的截流蓄水,那是“清江梯级开发”的宏伟蓝图,回水位按照设计已经到达恩施州城南门。按照当初的设计,在蓄水发电的同时,也实现清江上的水运通航。自古以来,清江由于落差大,河床窄,除了放排汉子等待发洪水时,随着滔天巨浪跳上木排搏击风雨,少有行船的记录,即使有,也就是几条穿梭两岸的渡口的小舢板。而现在,风平浪静之后的清江,已经变得可以通行小轮船了。

清江的确是为雕塑时间与山水的大师,即使是在水下淹没了那么绝美的绝壁,可是,在这水面之上,还是可以很惊艳、震撼地看见耸立在两岸的绵延不断的绝壁与峰林,排成豪华的阵容,一路护佑着恩施人的母亲河告别大山,带着土苗儿女的梦想通江达海,实现与世界的融合。

截流之前,这段峡谷被呼为“景阳河”,其实也就是清江河的一段。八百里清江整体构成一条宏大、雄伟、俊秀的大峡谷,而景阳这一段,被相关专家成为“八百里清江最美的一段”,集雄、奇、险、秀于一体,除了铁素桥,还有两岸悬崖上青石铺就的“之字拐”路,河底清澈而湍急的激流、干净的鹅卵石河滩,摆渡两岸的小木船,峡谷、人家、高高顶在半空的水稻田以及歇口气又长在稻田之后的万仞绝壁,一起构成一幅比想象中还难得的画面。天险与安宁、奇山与秀水、自然与家园就这样突兀而顺序地安放,世人艳羡。

景阳是一块非常神奇的土地,不知道是不是清江自古以来,流经这里,把这片山地的精华在此进行了沉淀,上下两层峡谷之间,是造物主特意安放的稻香平畴诗画家园。

景阳,这样一个一个在地图上几乎无法标注的点,可是却有些得天独厚。这里有几样特产享誉州内外,几乎都以这个地名命名。一曰景阳鸡,传为当时晚清比利时传教士带来的外国鸡与本地鸡杂交后产生的新一代,肉质鲜美,有“白毛乌皮白肉乌骨”的奇特生理,蔚为神奇,因为稀少,价格居高,往往“一鸡难求”;二曰景阳核桃,香脆可口,壳薄实硕,手捏可破,含油量高,供不应求;三曰关口葡萄,虽位置在花坪,而这“关口”之名就来自“景阳关”。此关为古关,屹立绝壁之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为自古盐道驿道,条石砌就的雄关古隘无声述说着当年的繁华与风姿。今日的建始人只是随便收拾一下,黄鹤桥与石门河两个景区就在旅游界刮起旋风,异军突起。

江水东去,在这美丽的峡江不仅制造风景,一路流金泄银。

原来放排时代,沿岸还有很多挂在悬崖边的客栈,汉子们唱着撩人的山歌牵扯着那些吊脚楼窗子里妹子的目光。石头都可以砸到娃娃鱼,撮箕可以舀到黄鲴鱼,和着清江水煮,就这包谷酒,打发一个个快活的夜晚。多少浸泡着汗水和歌声的回忆,如今都在这平静的水面下,沉默到消失。

今天,当年放排汉的皱纹已经变成深深的峡谷,岁月在其间如流水一去不回,也如刻刀执着地雕琢一种亘古的沧桑。一切,都在静水之下,都在不动声色的天翻地覆后面,汉子的面庞如绝壁一样愈见刚毅峥嵘,白发亦如当年峡谷上空飘飞的云。

好地方是人类的福地,几乎是一种对生存环境的自然选择。诞生并延续文明,尤其这种小河谷地。

距离这景阳不愿的高坪镇麻扎坪,有一个位于清江河岸不愿的小小山洞。但是现在却名声大噪,因为这个山洞,倏忽把人类尤其是直立人的历史提前到200万年。学界震惊,教科书级的发现,源于一次差点“断线”的寻古。还在计划经济年代,宜昌的一些中药材店里的“龙骨”引起了考古专家的注意,追根溯源,居然那些“龙骨”的来源就在这个小小的洞口。随着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考古发现,这个洞口就像打开了人类找寻路径的大门,三十万年的漫长光阴,在这里得到雄辩的证明。200万年前的清江河畔,这个洞口附近,也许因为气候适宜、水草丰美让人类在这里站直了身子,开始迈开追寻文明的步伐。直立,行走,解放双手,这是这片峡谷贡献给人类文明的不朽之功。今天的“仙居恩施”找到了最原始的解,“人类祖庭”成为建始乃至恩施最豪迈最永恒的广告词。

从这里站起来的直立人饮着江水不断前行,随着时间的车轮走过石器时代,陶器时代,进入到青铜时代。在这里,随着清江水的不断浇灌,一个部族开始崛起,那就是巴人以及他们建立的巴国。从建始县景阳镇出土的双虎钮錞于今天安静地伫立在恩施州博物馆,承受着众多参观者的欣赏和仰望,用青铜锈斑来讲述着那段神秘的巴人秘史,彰显着镇馆之宝的尊荣与神秘。啸镇山林的白虎成为这个民族的图腾,而柳叶剑的寒光也如巴人在青史中的那一抹闪亮,令人敬畏与神往。这尊举世独一无二的双虎钮錞于背后的故事都淹没在这静静的水面之下,只有那出土时微微的锄头伤痕标识着这数千年后的辉煌再生。

而随着历史的演进,这片河流的乳汁养育了众多推动中华民族发展进步的人杰,如辛亥革命元勋、国民党元老、红色政权的探索者,文臣武将,前赴后继,就如这滔滔不绝的江水。

静水之下,曾经镌刻着巴人西迁的脚步,曾经记录了盐水女神与廪君的难言爱恨,曾发生着朝晖夕阴虎啸猿啼,曾萌发放排汉的旷世情仇,曾激荡救国救民的英雄热血。静水之下,是永远流淌不尽的千年英雄血。

建始县自古有“金建始”之誉,除了形容地理优越、物产丰富、人才辈出之外,主要还因为全境内盛产玉米,因其金黄色泽而得名。而如今,这“金色”已经包含了更多的内容。无独有偶,恩施州在全省全国影响仅次于《龙船调》的民歌《黄四姐》也诞生在建始,无疑,这又是一片瞩目的“金黄”。省、州联合打造的乡村音乐剧《黄四姐》在京城演出,技惊四座,这是这种艺术与生俱来的生命基因。

建始在历史上一度属于夔州府管辖,因此,“蜀道之难”也是其最真的写照。但是今日,这崇山峻岭之间逶迤划过的一条条坦途,正把这片土地变成一块园林般的乐园,铁路、高速、航运、国道以及四通八达的县乡路网,演绎起一个美丽乡村崛起的神话。

那些千百年来被人们忽略或者淡忘的物事被提上日程,猕猴桃,矿泉水,桃片糕等等纷纷成为炫目的产业名片,成为今日建始的精彩代言。哪些尘封在乡村的民间文化,如同被这时光之水清洁洗滤,焕发出夺目的光辉,丝弦锣鼓、土家背鼓、闹灵歌、花鼓灯等等,随着乡村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配套提升着精神文明与文化生活的高度。

也许这样的山水间必然会出现一些引领时代、守候时代的人物,在自古与冰雪同样冰封的官店镇、店子坪等高山之上,与群山并立的还有高峰,前有刘银昌,现有王光国,他们的名字也构成一座山,伫立在华夏的群峰之列。

村舍俨然,花香鸟语,生活富裕,和谐美满。当回首哪些一穷二白的岁月,似乎还在眼前,衣衫褴褛,步履蹒跚,灰白的记忆历历在目;而今日这些瞩目、颠覆式的变化就发生在这短短的十数年间,惊天动地却悄然无声,就像在时间的静水之下。

其实岂止是这条河、这片土地,在神州大地,在中华史册上21世纪初叶的这个里程碑附近,我们都发现这种变化。静水般的安宁,而水面之下,激情澎湃,洪波奔流。

曾在笔会的现场,就在这清江景阳河的岸边,我参加座谈。身边坐着一位美女副县长,讲话的中间,声情并茂地朗诵起一首诗。字正腔圆,堪与电视台播音员媲美。由于坐得近,我能够感受到她每一个发音背后的充沛情感。她的朗诵很美,很静,神色亦平静,然而作为一位分管文化旅游的副县长,在讲话中朗诵诗歌,乃至与专业人士不相上下,我几乎还是第一次。她静静的姿态就如这截流后的清江,风平浪静,但是,一种植根骨子的对文化的热爱、一种源自内心的对本土的自豪、一种深埋于心灵的担当与坚韧却盛开在她如花的眸子里,直达历史深处,直达静水之下的时光,那是这里文化的因,也会是文化的果。

这奔涌的河流,这变迁的现实,这不息的历史,都在如水的时光之下沸腾,留给天地的是一片静水。

静水之下,伟力萌发。

(编辑黎采)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