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5-03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黎采 

1

晚上,睡前。

朵朵:妈妈,我希望自己不要长大。

我:为什么?

朵朵:因为我长大了,你就老了。我不想你老,你老了就会死的。

瞬间想流泪。

但我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我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怀里这个小天使。 

2

快一个月没回老家看爸妈了。

今天必须得回去看看。

尽管每天都跟他们通一次电话,但心里还是有一种强烈到无法不理无法叫人安定的情绪在催促我前往那个无比熟悉无比牵挂的地方。

傍晚,我和老公带着女儿到达老家。

院子里,家门前的路边,一串红、小雏菊、天竺葵开得热烈又安静。屋旁的田里,几行白菜青翠欲滴,一小片紫菜苔开着黄灿灿的小花,紫菜苔旁边是刚刚长出土面的芫荽,嫩绿,清新,纯洁,可爱。

一切都是那么平淡无奇。一切却又是那么的温馨美丽。

“快来吃饭!”妈在厨房叫我。

“来了。”我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看一盆新栽的君子兰。妈总是那么爱花。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花。一年四季花开不断。每一种花在她手里都长得漂漂亮亮,活得潇潇洒洒。

妈做了一大桌菜。

边吃边聊。聊工作,聊生活。

爸还是那么间歇性地爱说话:“你吃点鱼,炸得蛮好。”“还吃点豆芽,自家黄豆生的,香些。”“多吃点青菜。”……

真是“招架不住”。爸只顾着叫我吃这吃那,自己却吃着一碗白饭。

“爸,您也得吃呀,光叫别个吃怎么行?”

“你莫管我。”

好吧,不管。爸一直都是这么固执,我也一直都是这么无可奈何。

第二天,清晨,我们得走了——女儿中午要学拉丁舞。

妈早已给我准备好了几袋青菜,还有一袋洋芋、一块腊肉。我放进车子后备箱,像放了一箱装不下的爱在车里,温暖,也沉重。

车子启动,爸妈在屋旁看着,微笑地看着。

车子渐行渐远。我不用回头,也知道爸妈还站在屋旁看着。看着车子慢慢地穿过蔡家湾里弯弯的公路,去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远了,和爸妈朝夕相处的日子。

远了,呆在爸妈身边却一心向往远方的日子。

远了。远了。远了……

只是,我知道,我走得再远,也走不出爸妈不舍的目光…… 

3

书桌上,放着一本新书,书名为《亲爱的生活》。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的作品。

吃过晚饭,开始读书。

只读了两行,就恨不得把一整本书快快读完——我不是一个追求阅读速度的人,只是文字太精彩——随便从书中摘一句:他对凯蒂绽开灿烂的笑容,笑容里没有一丝疑虑,仿佛他相信她在他眼里一直是个奇迹,而他在她眼里也是,永远如此。

一天之中,属于我的读书时间并不多。上班,送女儿上学,辅导女儿做作业,做家务,每件事都需要时间。但还是要读书。

有时要等到女儿熟睡后才有时间读书,读着读着,就到深夜了。夜静静的,只有翻动书页的声音,这种感觉,挺好。

当学生时,书店和图书馆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呆在那里面从不厌倦。

学生时代结束后,做了一名教师。都不知自己中了什么邪,中间有几年竟很少读书。现在想起来就特别看不惯那几年的自己。

不过,我现在那个读书的劲儿也有点过头,甚至有点不讨人喜欢。

比如,有同学喊我聚会——我不去——部分同学早已变了味,同学之情也跟着变了味——去了会别扭到难受——我更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并不孤独地读书。书只会越读越有味。

有点任性。嗯,很有点。

好在这样也算是人畜无害。

书中的世界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独特的。这种感受,读书的人不言自明,对不读书的人呢,不用说明。

我读书只是为读而读。

做一名读者也挺幸福——这是我的读书感。读的优秀文学作品越多,越觉得文字是个奇妙的东西——那些前辈怎么可以将它们组合成如此魔幻如此质感如此惊艳的东西?读书的过程也是一段充满冒险意味的旅程,迎接你的,或许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或许是神秘莫测的沙漠,或许是澄澈清丽的小溪,又或许是它们的组合冲击……

再回过头看看自己一时兴起涂的些小文,唉,寡淡无味,不忍直视。于是就提醒自己:多读书,少写。写了也只能算是无病呻吟。

不多说,继续读书。 

4

2016年8月23日。

海面一望无际,阳光肆意在海面跳跃,轮船船尾卷起狂野奔放的浪花。我的心随着浪花一起澎湃——几分钟前,我从珠海九洲港出发,去往香港——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心中难免有一种藏不住灭不掉的激动——这,从我那飞扬的头发丝都能看出来。

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航行,轮船抵达香港港澳码头。

没有导游。没有导游很自由。我叫上一辆出租车去维多利亚港。一路上,司机老伯热情地向我介绍香港值得一去的地方。

维多利亚港比我想象中还要迷人。繁荣璀璨,瑰丽壮观。游人熙熙攘攘。我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一种特别的美让我目不暇接,我甚至有些失神。好在这样的失神很愉快。我一点也不想扭转这种失神的局面。我在维多利亚港走来走去,差不多失了两个多小时的神。

随后我去香港其它地方看了看。失神程度略低于呆在维多利亚港时,没必要写出来。

晚上,我在旅馆里翻看手机里的照片,看到我在维多利亚港的留影时,竟觉得我不是单独一个人在照片里微笑。为什么?不知道。

这一天,是我2016年暑假旅行中最畅快的一天,无周密计划,却很有意思。

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没有谁不想做这个“我”。

要么一个人去。要么和心爱的人一起去。为什么?你懂的。

5

一个下午。办公室。

电脑开着,点击360浏览器,收藏夹显示:中国建始网、建始图库、云上建始、今日头条、邦富舆情等——它们是我正在工作或曾经工作的内容主题。

五年前那个初秋,我来到这个叫“新闻中心”的单位。

真不明白我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不知天高地厚就是这个意思——对“新闻中心”的任何一项工作都不懂。刚来时,整个人的状态就是一个大写的“囧”。

设计并制作网站,做编辑,做舆情分析师。一路走来,磕磕绊绊。

电脑边,一瓶水养绿萝长出了嫩绿新叶。

正值初春,绿萝茁壮成长。

我也需要成长。举个例子来说,我希望我在编辑一条新闻稿时,能更快地想出一个更妙的标题。这也是功夫。得练。

我没有雄心万丈,但总算还是懂得珍惜工作。这工作是我追求来的,也就是说,是我找的它,不是它找的我,不好好对它,没道理呀。

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不问得失,只求心安。 

6

一树挺拔的白玉兰花在春雪中瑟瑟发抖。几棵桂花树倒显出不惧风雪的样子,跟在晴天里一样端庄。

今天走到这茨泉广场,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呢?没有人跳广场舞,自然也没有音乐。原因显而易见,因为下着雪,雪还夹着丝丝冷冷的雨。

每天早上送女儿上学,都得经过茨泉广场。来这里跳广场舞的大部分是老年人。他们和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排着较为整齐的队伍,跳得潇洒自如,跳得不亦乐乎。那叫一个精神。

我其实也老了。我在二十多岁时就迅速老了,只是在外表上显露不明显而已。意识到这一点,我是坦然的。我不怕老,当然,更不怕年轻。

看着大爷大妈跳广场舞,有时不禁会想,等我的身体也明显老了,过上悠闲日子了,会干点什么呢?还真说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我不会加入这种类似广场舞的行列。一个人在斗室里自由舞几下也是有可能的。没办法,独处的好,我估计我到死都爱不够。

很奇怪,人年少的时候,会渴望长大,那种渴望是强烈的,同时也是愉悦的。就像一株初春的刚萌芽的小草,浑身都散发着长大的希望,而正当长大以后,那希望却不知长哪儿去了。

当你看清一些真相的时候,也会看到很多假象,不管你愿不愿意。

有点虚无。

(编辑孙小茜)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