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5-02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 刘邦孝

1961年9月2日,是我到景阳小学上任的日子。经油香朴鼻的郭家榨,爬百鸟争鸣的鹰笼井,下足底生风的门扇坡,过清江伴舞的田峡口,到绝壁顶额的二郎庙,走进了同学黄祥福的家。他院坝坎下的一颗核桃树,抱粗,荫遮三间瓦房。一进门,其妻就说:“我娘家的人来了,你陪着,我去弄饭。”一问,方知他已娶妻且姓刘。他说:“我有一谜:隔子隔,柜子柜,四姊妹,一头睡。你猜对了,有赏。”我一笑“你真把我当三岁小孩么?”他站起来,从炕上取下一筛子核桃,我和他滋滋有味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吃饭。糯米饭,排骨汤。这灾年,就是天筵了。

饭后,他领我去看二郎庙。真是庙小神通大。香,燃着急需纸灰,一堆又一堆。究其原因,是求其保佑后面明岩不落石伤人。我仰视景阳关卡及其不尽的峭壁,觉得险、奇、秀。在一抹斜阳下,令人惊叹。于是口占一绝:“峭壁冲霄秋日照,南天门在此关悬。若君心有凌云志,漫步仙梯上九天。”他们背靠如此美景,却天天过着担心害怕的日子,实在又令人遗憾。

祥福坚持送我去校,经过天主堂时,他说:“让你去见见邱吉尔。”进去一看,那万医生,活托托就是书上邱吉尔的样子。这万医生很好客,领着我参观楼上楼下,在小院中的葡萄架下,我很欣赏那藤子的龙腾蛇窜。他俩都说,这是比利时神甫带来的种,籽少味道香甜,熟了晶莹剔透。现在在关口安家,成了省优名牌。

我们转眼就到了学校。祥福回家后,我放好行李,找地方洗澡。工友小马把我引到了校旁的韩家沟。弯弯曲曲的水沟,一潭接一潭的清水,流量不小,“叮咚”响声不断。沟底沙石圆润,干净得很,真是洗衣、洗澡的好地方。我边洗边欣赏沟旁一方水井边那“鱼浪泉”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洗完去看,原来是朱怀冰所题。再看水井,成串的泡泡从底下向上冒,我捧起水喝,甘甜细腻,觉得我真有福气,被分配到环境这么好的地方。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