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4-11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 刘邦孝

如果有人问我,你一生感触最深的是什么?我会直言不讳地告诉你:水。这,当然与我出生地——石马周塘五行缺水有关;更与“水,准也。准,平也。天下莫平于水。”这东汉《释名》中阐述的水与天下苍生的关系有关。

七岁起,我就开始用竹筒背水,继而挑桶、背桶的容量。随着年龄一起长大。近者,回转两里;远者,回转六里。后来,我家又挖了两口堰塘。一口在屋后,便于竹简运送到家;一口在门前,就近洗衣,喂牲口。这堰,广纳天降的水,我们叫他死水。日久长孑孓,个小体红;天长生异味,不知所以。故,无人生饮,烧开了也得泡茶叶、艾叶、树叶。总之,压味才能入口。用什么来压,那得随家庭经济条件而定。

一九五九年,旱灾严重。暑假回家时,沿途所见,枯黄片片。回到家乡,灾情尤重。田里,庄稼无收;塘里,底裂千口。村里的人,忙食者,挖葛、挖抽筋草(野生兰草)、剥树皮。总之,能食者皆被摄取。忙水者,老弱排队,日夜守在何家水井边。全村只有这口井尚未断流,一天一夜也只有方把水。村民约定每家一人排队,一次一担水。好在基本上都是刘氏家族,可以协商解决。

我属青年人,约了七、八个人,带上缆绳,将十几个大口的天坑查遍,先是投石听水,然后放人取样,最后扯水挑回。也只找到了狭马槽和后槽两处天坑有水。虽然比何家水井远一半,但也很满意。后槽的水三四天就扯干了。狭马槽位低水源比较长,也供不上。有人钻进去向外赶水,混泥巴水也得挑回家。实在无法了,只得到七、八里外的外村去讨水。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用水如油。一洗脸盆水,从头洗到脚,澄清后尚可喂猪。那时节,搓,使劲的搓成了净身的绝好办法。《准南子·天文》中,“积阴之寒气为水。”是说这水积累了天地间的灵气。而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又指水是上天赐与的恩物。而我国哲学鼻祖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把水提到了做人的最高境界,文明源于是,人性源于是,生命源于是也。

而今政府十分关心这里,但也只能在有活水的地方筑坝,给吃死水的人家补资修堰。但天坑的地壳,空空如也,有啥办法?!除非从低三千米的河中,级级建坝抽水或可成功。看现在,尧天舜日新时代,九天揽月新征程,有什么办不到的!我看,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