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1-08   信息来源:建始网

作者 周良彪

门一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穿着一件红色的小背心,一窜就进来了,颈项里还拖着一条小铁链如入无人之境,径自把嘴凑在地板上,急急忙忙地迈着小碎步。汝南像个小尾巴儿,一边跟着小东西转,一边还低三下四地唤着:豆豆——。豆豆哪有心思跟他乐,早已转到阳台上去了。

就这样,我家有了个新成员,名曰豆豆。无论我们是高兴还是郁闷,豆豆都无一例外地给我们制造着笑声。

“豆豆!”汝南喊。

豆豆的小狮子头倏地就顿了起来,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汝南在沙发上拍两拍,豆豆就会迅速起跑,在离沙发两尺左右的地方腾空而起,准确地趴到沙发垫上,然后观察下一步的动向。汝南左手在沙发上刮得哗哗的响,豆豆汪汪地吼两声,扑向左手,待它扑过来,左手却藏起来了;右手又在沙发上刮得哗哗的响,豆豆汪汪地吼着,扑向右手,等它扑过来,右手又藏起来了。如此循环,直累得豆豆伸出尖尖的小舌头,趴在地上喘气,方才作罢。

过两天,汝南又给豆豆扎个揪揪,再把自己小时侯穿过的衣服找来给它穿上,然后在客厅里打转转赛跑,豆豆一边跑一边叫:汪汪——汪!汝南就在前边打哈哈。顺时针跑晕了,又反时针跑,也要把豆豆累得趴在地上直喘粗气了,才停下来。有时找来一只袜子,往豆豆头上一套,豆豆一时找不到东南西北,哼哼着在地上乱窜。窜了一阵,知道不是办法,就停下来,用两只前脚使劲儿地扒,一边扒一边哼。终于扒下来了,豆豆打两个喷嚏,把头用力摆两摆,算是重新梳理打扮了一回,用一种受了欺负的眼神瞅汝南一眼,转身遛到阳台上去了。

每次饭熟了,他妈在厨房里一喊:汝南,喊爸爸吃饭!豆豆就兴奋地一跳,身子摆向厨房的方向,同时发出哼哼声,观察我们的动静。见我和汝南仍在看书,它就唰地一趟跑到厨房里。妻说:去,喊汝南和爸爸来吃饭!豆豆领了命,又唰地一趟跑到客厅来,对我们说:哼哼!如果我和汝南仍不理,它就大声叫道:汪汪!于是我和汝南开心地笑倒:喔——吃饭去咯!豆豆见状,迅速转身,拔腿就跑。由于速度太快,每次在转弯的地方,它都刹不住脚,结果是吱的一声,就地打个滚儿,再跑。

吃饭时,豆豆总是在桌子底下转来转去,想我们给它丢东西吃。它总以为我们吃的比它碗里的好。如果不给,它就用脚拍拍我们的腿,可怜巴巴地望着说:哼哼哼——,意思是说,我也要!我们不理它,继续吃饭。突然,妻尖叫一声说:小周你看,你养的好豆豆!我一惊:怎么了?它抢我的饭!妻说。果然,豆豆正理直气壮地立在妻的椅子边上,一只前爪还竖着,一副不给就不下去的架势。汝南喜欢吊它的胃口,夹一块肉在空中晃动,豆豆的眼睛就随着肉晃莱晃去。忽地向上一跳,肉却升高了;再跳,又升高了,就是逮不着。肉仍在空中晃动,豆豆干脆两腿一蹬,腆着肚子,立了起来,伸长了颈项,跟着那块肉转圈圈。后来立的时间越来越短,终于撑不住了,只好委屈地瞅汝南两眼,显出很泄气而且准备放弃的神情。我们也笑累了,就说,给它吧,怪可怜的。汝南这才丢在地上。豆豆怏怏地凑过去,慢慢地咽着,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兴致。

我是个酒葫芦,每餐都要喝二两,看他们逗着豆豆乐,我也叫到:豆豆!豆豆把头一偏,然后又一正。我说:来!豆豆高兴地跑到我跟前,把一对机灵的黑眼珠和一点小巧的嘴巴对着我晃。我的嘴鼓鼓的,也对着它晃,它还以为我是给它吐好吃的呢。噗——!豆豆刹时像触了电,身子一抖,转身就跑到阳台上,砰砰地打喷嚏。妻大惊:你给它吃什么了? ——我给它吐了一脸的酒!

从此再叫豆豆的时候,它就会警惕地望着我。如果直接用筷子夹了什么,它就会过来吃;如果是嘴里的东西,它就要考虑一下了;如果亲眼看见我含了一口酒,它就会一边瞅一边撤,惟恐再次吃亏。

当然,澡是经常要洗的,否则它就变成了黑豆豆。只要把它往盆里一放,淋浴器一开,它就乖乖的不动了。说洗肚肚,它就把腿叉开;说洗脚脚,它就把脚伸出来。每次给它洗澡,我们一家人就象打仗一样,弄得非常紧张。无论谁给它洗澡,洗完后,把它从盆里一拧出来,就得大声叫唤:快关门!一阵紧急的脚步声,砰地一声,阳台门关上了。只见豆豆从卫生间里冲出来,跑两步,停住,刷刷地摆动身子;跑两步,又停住,再摆,摆得满阳台都是水。不关阳台门,它就要摆进客厅了。

一洗澡,豆豆的真容就露出来了。原来它之所以可爱,全都靠那一身长毛的打扮。洗了澡,豆豆看上去像是没长毛或是被剥了皮的动物,肚子大,四肢细,两眼突出,样子滑稽而丑态。为了它那一身毛,我们也没少费脑筋,因为它老是起疙瘩,密集的时候,大大小小地挂在身上,像挂了一身铃铛,恨不得发出响声。听说只要给它干干净净地剪一次,再长出来的毛就不起疙瘩了。我和妻如法炮制,卷地毯似的给它剪了个干净。剪过之后,豆豆满屋子转来转去,像是掉了什么东西,致使我和妻关在屋里笑了大半天。

每天下午,豆豆都要守在门边,等汝南回来。听到汝南的脚步声,它就又哼又叫,鼻子凑在门缝里使劲儿地嗅,前脚急不可耐地刨着门板。门铃一响,它就急得直蹦,连喊“好好好”!意思是叫我和妻快去开门。见我们都不动,它就跑到我们面前来,发出一连串的哼哼声,意思不言而谕:汝南回来了,快开门!门一开,豆豆正要扑上去亲热汝南,却把汝南吓了一跳:啊,怎么这个样子啊!豆豆还只顾围着汝南转呢,没想汝南老是把它推开,有些厌恶的意思了。

遇上节假日,一家人要回老家,也只好把豆豆也带着。上车之前,我们把豆豆梳洗打扮得整整齐齐,他妈还特意给它洒了香水,一路上不让它的脚沾地,免得在车上抱着脏。那情景,仿佛它真是我们家的白雪公主。第一次坐车,豆豆也不觉得生疏,睁大着一对小眼睛,一会儿跳到我身上,一会儿跳到妻身上,一会儿跳到汝南身上,惊奇地打探着窗外的景色。累了,就伏在我们随便一个人的腿上打瞌睡。到了建始,我们自然分作两班开展活动,汝南和他的表哥正伟及豆豆是一班,我们一班大人在一起码城墙。玩了几天,起程回去的时候,和汝南一样,豆豆早已糊得黑不溜秋,鼻子眼睛都没有了。

后来回建始,就干脆把它关在阳台上。为了让它有充足的食物,我们给它准备了一盆水,两大碗饭;如果是冬天,还给它把窝垫得暖暖的,相信它不会渴死、饿死,也不会冻死。玩了六、七天,回来的路上,一家人都开始担心:也不知豆豆怎么样了!走到院子里,汝南就喊:豆豆——

 “好好好!”豆豆居然好好地活着!

也许是在屋里关得太久了,豆豆总是在寻找跑出去的机会。稍不注意,它就会唰地一趟子遛了。别看它那么小巧,要论跑步,我们还不是它的对手。它就像一个球团一样地跑着,脚趾把路面刨得哗哗地响,待我们刚要追到了,它却突然伏住,就地转弯,又向相反的方向猛跑。而我们因为一时刹不住脚,早已跑出去好远了。虽然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但每每追得我们气喘吁吁,热气腾腾,有种被戏弄的感觉。既然这样,那么好吧,我们不追了,看你跑到哪儿去,看你回来不回来!果然,门一开,唰!又跑了!这次我们不管了,在家里该洗碗的洗碗,该看书的看书,做作业的做作业。到了下午,外面有人喊小唐,妻应声出去,原来是楼上的邻居,只听她说:你家的狗儿,在外面叫了好半天了!铁门一开,好家伙,一窜就进来,直奔阳台,寻它的饭碗去了。后来我们有时专门把它放出去,让它透透风,玩儿够了,它就乖乖地回来了。

某日,他妈正高兴地打扫着清洁,门一开,唰,豆豆跑了。我下班回家,没见豆豆,就问:豆豆呢?他妈说:跑了!别跑丢了吧,我说。

大概六点的样子,汝南回来了,也问:豆豆呢?他妈妈没好气地说:跑丢了!

豆豆果真是跑丢了,从此再也没回来。(编辑刘定坤)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