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1-05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 周良彪

在我的经验里,乘坐的士,有两种情形,司机客套着不要钱。

隔壁邻舍,或者是老乡,司机要客套一番,推辞着不要钱。我曾经居住过的小院,有两个的士,一个是老乡,一个是邻居。他们不要钱,自然有理由。不过说实话,坐他们车的时间也不多。不是我有车,而是很难碰到一回。有时见的士来了,招手上车,回头一看,哟,是邻居嘛!目的地到了,掏钱给他,却一再拒绝:好不容易带你一回,要么钱嘛!客套归客套,不收钱,下次就不你车了!他能不收?

另一种情形就比较尴尬,目的地到了,司机说:要么钱嘛!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居然不要我的钱,当然有些诧异,自然要问原因。没想司机说:你是警察撒,哪门好意思收警察的钱嘛!这话听起来就有些不是滋味,仿佛警察坐的士从来就不给钱;仿佛警察穷,要照顾;仿佛警察权力大,他怕警察;仿佛警察坐的士,就不应该付钱;仿佛他对警察有一种敬畏或敬意。不过,哪一种“仿佛”,都轮不上我来享受这种特殊待遇。以警察的身份坐的士而不付钱,我做不到。

而最近一次的遭遇却使我有些感动,并且钱也终于没有付出去。

下班前,老婆打电话说,快回来,两个姨妹来了,点名要吃我做的饭。运气好,下楼就碰上一辆空车。到日内瓦,我说。一路上,司机没说话,我也没说话。到了,掏钱。

不要钱,司机说。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收我的钱。我一惊:哪门的呢?

我从不收警察的钱。司机表情严肃,正正经经地对我说。

我觉得奇怪,也觉得好笑,再一次问:哪门的呢?

给你说嘛,司机说,我刚刚搞这个事的时候,买了一台140,花了万多块钱,刚刚搞这个事的时候,不容易啊!没几天,车被偷了,是警察帮忙把车给我找到了,交给我了。所以我感激警察。开的士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条原则,坚决不收警察的钱。有人恨警察,我不恨。

说实在的,司机的解释令我震撼。他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他完全可以换个角度来看这个事情,侦察破案,打击犯罪,是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嘛!一个警察,吃了这碗饭,他就该做这些事情。

可是司机不依,哪怕我找出了零钱,三块,他就是不要。他说,这是他的原则。

一个人立于天地人世间,总要为自己订一些原则的。有人的原则是,但做好事,莫问前程;有人的原则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人的原则是,权力不用,过期作废;有人的原则是,不给好处,不搞事;有人的原则是,人凭良心,知恩图报。我眼前这个的士司机的原则是:坚决不收警察的钱!

的哥的原则我可以拒绝,但他这份情感我却无法拒绝。三块钱,对他来说,不是个大数字,对我来说,也不是个大数字。好吧,这份情意我领了。虽然,他的案子不是我破的。下了车,我一再地表示谢谢,不仅仅因为三块钱,更因为他对人民警察的这份真情。

回到家,我骄傲地和两个姨妹谈起这个事情。感叹之余,她们说到:不过他一年又碰得上几次警察呢?再说,有些警察没穿警服,他也不晓得呀!

这倒是。

接着她们又说到:再说了,现在,又有几个人没有车呢?

这一问竞使我一时语塞。(编辑刘定坤)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