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8-01-02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   张寿喜

春芝曾笑着对大林说,他是风一般的男子,四十多岁的人了,能得到妻这样的评价,大林听着很受用。

天还未亮,大林离开温暖的被窝,穿好衣服,习惯性地推开儿子卧室的房门。到底是年轻,儿子肆意将一条壮硕的大腿露在外面,也不嫌冷。大林嘴里不禁丝丝吸着凉气,忙不迭的将儿子的腿塞回被窝。

大林来到厨房,开始准备儿子的早餐。

儿子十七了,读高二,每天早出晚归,瞅着儿子匆匆远去的背影,大林真是感到心疼。有时春芝看到大林望着儿子一脸不舍的样子,就会笑话他,说他前世孤独了几辈子。大林也不吭声,咧着嘴嘿嘿一笑。

早餐快好了,该叫儿子起床了。看着他耷拉着脑袋,趿着鞋子,眯缝着惺忪的睡眼,歪歪斜斜走路的样子,也着实可怜,可有什么办法呢,这也是他成长的一部分。儿子风卷残云般吃完早餐,打开门,很快消失在晨雾里。时间还早,大林想再睡一会儿,回到卧室,春芝像猫一样躺在床上,一点声音都没有,睡得正香。

春芝刚过三十岁,单位就倒闭了,大家捏着手头那点可怜的安置费,各奔前程,树倒猢狲散,想起当时的情景,春芝就觉得难过。她文化程度不高,也没什么技术,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除了在家做做饭,收拾收拾,就无所事事了,看着春芝闷闷不乐的样子,大林生怕她落下什么毛病,一合计,让春芝学了驾照。大林将家底全部掏出来,盘下一台二手客运车,让春芝跑短途客运。有事做了,春芝的精神好了许多,大林看着也高兴。生意还行,刨去开销,多少还能挣点。大林想着,先这么凑合着,慢慢再想别的门路吧。

大林四十岁生日那天,春芝想早点回家,给大林弄点好吃的。心里装着事,春芝比平常开得急了点,再加上路面湿滑,结果出事了。春芝为了躲避一个横穿公路的小孩,把在路边走着的一个老人碰到了旁边的排水沟里,这下子不仅把这几年挣的一点钱都搭了进去,还借了不少外债。

这件事了结后,大林不想春芝再干这行了,把车转让后,大林找到他的高中同学爱军,爱军生意做得早,也做得大。爱军倒也认人,没跟大林虚头巴脑的。听大林一说,就把春芝安排到一个效益不错的门店里,收入要比爱军其他店面的店员高出不少。爱军这么仗义,大林真是打心眼儿里感谢他。

有些遗憾的是,春芝上班的地方离家有些远,坐公交吧,车到点时间不准,时早时晚的,迟到几次后,春芝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大林一看,咬咬牙,给春芝买了一辆摩托车。也不知是粗心还是之前的阴影,春芝第一次骑车上班,就狠狠地摔了一跤,万幸的是,这次没伤着别人,却把自己弄得鼻青脸肿。一看这阵势,大林心里有些发虚,不敢再让她自个儿骑了,宁愿自己辛苦些。每天,大林和春芝一同出门,把她送到后,再回自己的单位。有时,看着己不再年轻的春芝在门店里忙进忙出,跑前跑后的样子,大林心里就一阵阵心疼,和爱军一比,他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

冬天的早晨,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路上的行人,嘴里呼呼地冒着白气,远远看去,像一个个移动的小烟囱。即使是最爱漂亮的姑娘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再过多的考虑身材是纤细还是臃肿。

顶着寒风,大林将春芝送到后,骑行在前往单位的路上,没多久,裤袋手机的震动让他的大腿有些发麻,大林是个细致人,靠边停稳摩托车,掏出手机一看,是单位领导打来的,催促他快点来单位,说上级部门要来检查。大林一听,不敢怠慢,赶紧骑上车,快速向单位的方向驶去。这说着就到年底了,形式上的、实际要做的工作都特别的多,实质性的工作也就不说了,一些不起任何作用、不解决任何问题的内容也不失时机的掺杂进来,大林很是反感,但也觉得无奈。

大林工作的时间不算短了,他为人忠厚,做事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按说也该提拔提拔了。但时至今日,仍然只是个普通的办事员。在领导和同事的眼里,大林的存在就跟空气一样,大家都知道重要却习以为常,不管他做得有多好,或是承担了多重的工作任务,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天经地义,大家都觉得能做事、会做事的人就应该多做,而且还要做好,做得让上上下下的人都感到满意。他的敬业、实在和善良在单位从来都没有被尊重过、待见过。大林有时想,一个人有时被打上某种标签,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不过,大林不去计较这些,看了春芝和她的那些同事的境遇,他很珍惜在单位工作的日子。

手机的震动又一次让大林的腿部感到发麻,不用看,他都知道是单位打来的。他加大油门,快速向前驶去。在一个拐弯处,他稍稍减速,带了一下刹车,却不料,昨晚的寒气让路边积存的水渍结上了一层薄冰,车轮过处,如滑雪般飘出好远,倒在地上的大林半天爬不起来,放在裤袋的手机也摔了出来,他挣扎着起身捡起,却发现连机都开不了。他强忍着疼痛,把车扶起来,车也摔坏了。没办法,他只好推着车,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来到单位,领导的脸上己明显有了愠色。办公室老向急匆匆地拉过大林,大林刚想给老向解释解释,老向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大林:“赶紧,赶紧,把资料送到六楼会议室。”那是几本应付检查的材料,大林化了几个星期的休息时间才整理得像那么回事儿。大林来到办公室,拿上资料,手掌隐隐作痛,低头一看,边缘处已肿起老高。

送完资料,大林回到办公室,隔壁股室的小西,手中捧着一只盛满碧绿茶水的口杯,摇摇晃晃走到大林跟前,笑嘻嘻地望着他。小西是个人物,年纪轻轻,平时在单位很难看见她的人影,倒是经常在朋友圈里晒晒各地的美食和四处游玩时灿烂的笑容,和大林比起来,小西过得自在而悠闲。

小西看着大林脸上的擦伤,疑惑地询问:“怎么,林哥,被嫂子收拾了?”大林一脸的苦笑,没说话。小西觉得无趣,捧着杯子晃晃悠悠下楼去了。

大林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随手拿起鼠标,手掌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跳了起来,他决定到医院去看看。走出门,他刚想到办公室给老向说一声,老向自己却找上门来。“快、快,到领导办公室去一趟。”不等大林回应,老向又风风火火地走开了。

领导胖胖的身躯陷在沙发里,黝黑的脸庞隐隐透着寒气。大林以为领导还在为他晚来这件事不高兴,刚想开口,领导先说话了:“这次准备的资料很不规范,具体要求,你待会儿去问一下老向,上级部门限时整改,如果下次仍然不合要求,就会影响到单位年底的绩效考核,到时候,这个责任,嗯……”领导没有往下说,但大林听得出话里的份量。

离开领导的办公室,他想把思路捋一捋,脑细胞还没开始活动,受伤的手掌引发的疼痛就让他的思维陷入了停滞。路过走道安放的风貌镜,他扭头瞅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疲倦苍白的面容,脸上的擦痕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瘦削单薄的身形,空洞乏力的眼神,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儿春芝口中“风一般男子”的气概,他有点不认识镜子中的自己。

他感觉脑子有些糊涂,身上的疼痛提醒他,该到医院去看看了。他没有再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甚至经过的时候都没有扭头瞅上一眼,他就这么一直走到楼下,走出单位的大门,他走得那么快、那么急,连门卫王大爷叫他都没听见。

站在门口,大林抬头望望天空,晨雾散尽,和煦的阳光洒满大街小巷,温暖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这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大林想着,一会儿去医院后,再到菜市场,买点排骨,儿子和春芝跟他念叨好几回了。想着这娘俩,大林的心情如天气般晴朗起来,就连身上的疼痛都感觉减轻了许多。(编辑刘定坤)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