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7-09-25   信息来源:建始网

                                                       文    刘慎勇
                                                       

秋日的傍晚,独自一人悠然行走在霓虹灯闪烁的大街上。忽然,“烤包谷、烤包谷”,一声声悦耳的叫卖声飘进耳朵,只见一位姑娘推着三轮车,车子上放着一个烤炉,姑娘正在不停翻动着烤包谷,一个个焦黄焦黄的烤包谷躺在炭火上面,一阵阵烤包谷的香味直朝人鼻子里钻。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两个烤包谷啃起来,香甜可口的味道让人满口生津,昔日的往事油然而生。

   六、七十年代,包谷在高山地区不容易成熟好,因为包谷还没有成熟好的时候,秋季刚刚一到,高山寒冷的季节就来了,于是,农技专家发明了地膜包谷,让包谷在春末夏初快速生长,包谷在高山也能够成熟了。每到春末地膜包谷栽种好以后,在高山地区人们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不失为一道特别的风景。为了让包谷杆子抗风,科研院所的专家们研制出了矮杆粗壮的包谷杂交种,这些种子高产,幼苗拱土能力强,根系发达,,生长健壮,株型紧凑,能够很好地抵抗住狂风暴雨的袭击,让农民种田丰产丰收。小时候在老家的时候。每年生产队要种上几百亩包谷,包谷有很多个名号:北方地区叫棒子、有的地方叫它玉米。“清明前,好种田。清明后,好种豆”,每年清明前后,乡亲们开始整地了,种包谷的土地要求很高,不能够有草根,防止包谷生长起来以后难得除草。不能够有大的土块,防止压住包谷苗子了。挖好窝子,施足农家肥、复混肥等底肥,因为包谷生长需要肥料充足,撒上几粒包谷种子,但是不能够让包谷种子挨着复混肥了,以防包谷种子烂掉。十天半月以后,包谷苗子开始从肥沃黝黑的土地里探出头来了,它们一个个在春风春雨里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非常新奇地打量着这个美丽的世界。等到一个月左右,绿油油的包谷苗子长到一筷子高的时候,乡亲们就开始给包谷除草松土了,乡亲们称为“薅头道草”,只有给刚刚长出来的包谷苗子松松土,施好追肥,包谷才会顺利快速生长。进入初夏时节,一片片绿油油的玉米田地,一望无际;一棵棵健壮的玉米杆,生长在肥沃的土地上,亭亭玉立。这时候,乡亲们又开始“薅二道草”,给包谷施第二道追肥,在包谷的根部堆砌一些细土,让肥料不挥发,让包谷更好地扎根于土地里,不至于被狂风暴雨吹倒。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包谷杆子腰身长出了包谷棒子,并且日渐膨胀,像一个纺锤形的样子,丰满得好像怀孕的妇人一样,吐出青色或者褐色的丝须,悄悄地成长。一种成熟的美丽在包谷杆子的肢体里蔓延,浸润在周边的空气中,诱惑着你走近。每当夏风吹来,发出沙沙音韵,鼓起了长长衣裙,摇曳出时光的剪影。

   这时候,乡亲们喜欢站在玉米地里,眼望四周,闻着沁人心脾的芳香,细听玉米悄悄的生长声。“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此情此景,毛主席《七律.到韶山》的诗句在不自觉在耳旁回响。漫步其中,仿佛在亿万株包谷汇成的绿色的海洋里荡漾,也仿佛在蓝色深海里游泳,也感受到了对绿色生命的追求与热爱。

   乡亲们也喜欢吃玉米,不论是烧的、煮的、炒的,或者是蒸的包谷饭、熬成的包谷粥或包谷粑粑,都喜欢吃。每年到了包谷收获的季节,放学归来,我总是喜欢挑出一些嫩嫩的、发青的、带着绿胡须没有成熟的包谷,放到锅中煮,从锅里捞出来,用筷头插入玉米芯,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拿到手中,等不及包谷渐渐变凉,就狼吞虎咽地啃起来,吃完一个再吃一个,弄得双手和嘴角全是包谷的汁液。等到包谷成熟以后,把包谷杆子撕开皮,嚼在嘴里甜丝丝的,味道一点不比甘蔗差。读中学的时候,我每次放学回家,就会用石磨磨好十多斤包谷面,等到上学就统一交到学校食堂,每到吃饭的时候,打好一碗包谷合渣饭,和着自己从家里带来的油辣椒,虽然偶尔会看到包谷糠漂浮在合渣上面,但是我嚼着包谷合渣饭,觉得还是香甜可口,一碗吃进肚子里,半天不会饿着。现在在饭店宴席中,很多客人们喜欢吃包谷饭,或者是大米和包谷面和在一起蒸的饭,俗称蓑衣饭,都是人们的最爱,吃在嘴里香甜可口,吃了经得住饿。包谷浑身是宝,包谷杆子是喂牛的好饲料,也是种田的上等肥料。

我们小时候还喜欢在包谷地里玩耍,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包谷林就好像是青纱帐,小伙伴钻进去很不容易找得到的。那时,我们一群伙伴汇集在一起,钻进收获完毕的包谷地里捉迷藏,常常弄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东西南北。有时候还会不小心被包谷秆子绊倒,手脚被划破,鲜血直流,可我们都非常勇敢,在所不惜,爬起来继续完成我们的游戏。待到天快要黑时,偶尔也会遗漏几个伙伴,家长们站在田坎高处大声地喊着我们的名字,听到喊声他们就会立刻跑出青纱帐,同家长蹦蹦跳跳地回家。(编辑刘定坤)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