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7-10-12   信息来源:建始网

建始网讯(特约记者彭清慧 通讯员邓宏建 余安敏)“‘爱护环境,建最美乡村’是村干部天天挂在嘴上说的事,看到我们村家家户户都养花,村头沿公路栽上了玉兰树,的确蛮漂亮,我眼馋的不得了……”

孙运春家

10月10日,按照建始县组织的“喜迎十九大,回乡话变化”活动安排,记者回到半年未归的高坪镇最偏远的娘家赶场坝村,贫困户孙运春是记者多年的邻居,因为她勤劳善良,热情好客,大家亲切地称她孙大姐,每次回家都要到她家坐坐。

孙运春在院子里浇花

来到她刚搬迁的新居,她正在院子里浇花,这让我十分吃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她总是天亮下地,天黑归家,一时半会都舍不得停下手中农活的勤快人,怎么一下子“改头换面”,干起这行当了呢!

“自从县政协的领导来我家‘结亲戚'以后,我家变化大得很呢,特别是今年,我家是喜事连连:一是搬进了新建的平房屋,二是村喇叭装在屋山头天天可以听到好政策,三是姑娘国庆节婚嫁结良缘!”

镇委书记、镇长、驻村工作队员在赶场坝村走访贫困户

驻村工作队查看刚浇筑的水池

孙大姐今年52岁,27岁丧夫,生养了一男一女,30多岁重新组合家庭后,丈夫想生育一个孩子,但这与计划生育政策相违背,直到近40岁才遇上了“可生计划内多孩”的政策,与再婚丈夫生下了一男孩,孙大姐原本就体弱多病,为生下一个孩子受尽折腾,原本清贫的家境更加贫困,摇摇欲坠的房子天窗地漏,一边要供两个大的子女读书,一边要抚养新生的小孩,用孙大姐的话说,那就叫“日日愁夜夜愁”!

新建的村办公场所

村健身场地

“丈夫在外拼命挣钱,两个大的子女的生活费还时有‘断炊’的尴尬,小儿子都满10岁了,家中的危房无法改变,我一个人在家种8亩多地,不敢有一点点偷闲,把娃娃扛在背上做农活是家常便饭,腰都累驼了,还是无法改变贫穷的面貌……”说起家中的苦,孙大姐一言难尽,讲起扶贫驻村工作队到她家帮扶她也是滔滔不绝。

“2015年,县政协工作队喻世伟、毛昌恒一行五人第一次到我家里,坐在我家黑洞洞的家里,我搓脚捏手不知如何招待这些贵客,担心他们坐在这老黑屋里身上掉阳尘,哪晓得,他们特别亲切,隔三差五来到我家,帮我想路子、定计划,最重要的是,他们要扶持我搬出这间东倒西歪的房子。这不,今年他们到别村驻村,仍然惦记着我家,看我是不是搬迁了,搬迁以后生活得怎样……”

通村公路

孙大姐满怀感激之情,她说,国家帮扶政策好,帮扶队员从县城大老远时时来家里给自己鼓劲,让她彻底改变了住危房担惊受怕的现状。

帮扶队员毛昌恒介绍,孙运春是特别懂得感恩的勤劳村民,8月份到她家,她正在浇铸院坝,自己搬运着大块的石头,做着男同志才能承受的重体力活,按她自己的话说:“帮扶队在使劲拉你,自己就要更使劲往上爬,靠双手致富”。

孙大姐说,自己经常做恶梦房子垮了,就是没梦见过这么短时段内可以搬进新建的平房,今年女儿到北京打工,我让她无论如何给我凑点钱,不买别的,就买一组花钵,把房子周围配置漂亮,才对得起国家花的钱,对得起帮扶队员操的心……

赶场坝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属于龙坪乡,后来划到高坪镇,全村212户642人,因为特别偏远,行路难,公路进村很难优先轮到这样的偏僻山村。“如果能有一个比较成形的产业,有可能争取到优先政策!”几年前,孙运春与周围的姐妹们在村支两委的引导下种烟、种魔芋,果然争取到公路通村优先政策,成为全镇有两条公路进村的偏远村。

“自从县政协工作队驻进我们村,我们村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村里新修了办公场所,新建了健身场地,添置了健身器材。现在,我劳累过度的时候可以听听广播,到离家50米远的村委会健身场去活动活动筋骨,跳跳广场舞,疲劳会缓解许多,精气神也跟着好起来,我家的生活与几年前相比,真的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孙运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编辑 樊淑贞)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