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5-11-17 信息来源:建始网

记者陈家胜


黄美清:后排左三

  她,出身于一个把聋哑叫花子当亲子供养10多年不离不弃的普通农村家庭,自小备受父母勤劳与善良的熏陶。
  她,身为女人,却是强人、忙人。当财政员,分到哪个工作责任片区,哪个片区当年农特税收收缴入库就是第一;当旅游办主任,是镇里出了名的“管事妈”,只要和旅游沾边的事,她就当自己的事做,整天奔忙在外,亲生女竟质疑她不是亲妈;当妇联主席,她硬是走进一个个妇女儿童的心里,用真情付出,换得敬重与赞许一片;当女子民兵连长,她以身作则、任劳任怨,将一个个年轻妇女打造成服务家乡建设的勤务兵。
  她,就是建始县高坪镇旅游办主任兼妇联主席、高坪镇财政所副所长黄美清。
  三个平台串起一帮女人
  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爱心妈妈团、女子民兵连,这是黄美清为高坪妇女精心搭建的三个平台。
  2008年,作为财政干部的黄美清被安排主持全镇的妇女儿童工作。当时,镇里妇女干部奇缺,黄美清属于“赶鸭子上架”。虽然对妇女儿童工作毫不熟悉,但天生的倔脾气让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干就干出个名堂来。
  用什么把各家各户的妇女给串起来,成为一个真正有机的组织呢?自小热爱舞蹈的她,决定成立个快乐女人俱乐部,让大家平日闲时习以歌舞,有点事干,以便每年的三八妇女节可以唱台戏什么的,不至于全呆在家里看电视或三五成群说是聊非。黄美清一开始创建“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时,就是这个小想法。
  即便是个小想法,可没少折腾黄美清。首先是习舞场地。俱乐部成立当年,光场地就换了七处。不是面积太小,就是租房费用过高,或者是地方太偏僻等,最后是镇烟草站出于怜悯腾出一个仓库,这才沿用至今。这期间,每选一个场地,又是水呀又是电的,光布网布管,就把黄美清和她的老公王先锋累得够呛。

 

  “这还不是最闹心的,最闹心的要数姐妹们的老公不支持。在当时的农村,少有家庭能接受女人在公开场合蹦蹦跳跳的,被视为不雅。我们的俱乐部,在我苦口婆心下,好不容易凑了二十几个人,跳了不到一个月,几乎全被家里老公叫回去了。”黄美清告诉记者,每当看到姐妹被老公呵斥而走,心头就不是滋味,记得最后一个姐妹离开那晚,她还在家里大哭了一场。
  这有利身心健康的活动,如何才能得到社会的理解和支持?黄美清陷入痛苦的沉思。一直充当“贤内助”的老公一语提醒了她:你这“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要想得到社会认可,先得树形象,要让老公们觉得这个组织不会把他们的女人带坏。


“爱心妈妈”献爱心

  于是,黄美清决定成立“爱心妈妈团”,将一部分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妇女组织在一起,关心镇上的困难老人和孩子。这招果然凑效。随着“爱心妈妈”越来越多出现在公众面前,人们对黄美清和“爱心妈妈团”正面印象不断加深,老公们也开始觉得这些女人在一起,不会走错道。于是,“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又开始热闹起来了。平日里,她们一起跳舞健身,重要节日来个闪亮登场。同时,互帮互助活动和社会关爱行动也开展得有声有色。
  黄美清细数“爱心妈妈”进福利院、进学校、进家庭献爱心的事,一桩桩、一件件,让人备受感动。“爱心妈妈”肖艳,将东桩村每日要行走30多里跑读上学的熊亚妮认成干女儿,安排到镇上小学上学,吃住在自己家里;高坪在外创业成功人士岳菲、黄晓雪两位“爱心妈妈”,每年都给镇上福利院老人和学校困难学生送钱送物;“爱心妈妈”姜群琼,供养认领的干女儿(失亲家庭孩子)三年多;“爱心妈妈”蔡萍资助的留守儿童如今已经上初中了仍旧还在帮扶……

 

  “几乎每个‘爱心妈妈’都认领的有家庭困难孩子,帮扶从来都是真心实意的,她们在为社会实实在在做事。这一点我很欣慰。”黄美清介绍,自己没有单独认领孩子,但每年都会为每个“爱心妈妈”的孩子送礼,并同她们一道开展家访。姐妹们介绍:“美清姐是镇里所有困难孩子的妈妈,她为此每年的花费几乎占去了工资的大半。”见妈妈经常对别人家的孩子如此用心,却把自己晾在一旁,黄美清当时尚在读小学的女儿有一次竟很认真地问她:“妈妈,我是你亲生的吗?”黄美清当时被惊呆了,这才觉得对女儿付出得太少,关心得太少。自那以后,她决定无论再怎么忙,一周一定要陪女儿半天。


女子民兵连

  考虑到“爱心妈妈团”是自愿行为、“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参与者多是中老年妇女,如何将更广泛的年轻妇女组织起来服务地方?黄美清想到了女子民兵连。民兵连的基干民兵是“爱心妈妈团”和“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骨干成员,为20人。其他人员多是在外打工及留守家庭的年轻妇女。一年中,女子民兵连会找个恰当的时机聚一聚,操练操练、交流交流,统一思想,提升关心和支持家乡建设的意识。基干民兵则是服务地方的勤务兵,哪里需要开向哪里?镇里的旅游开发、新农村建设、社会维稳……无处不见她们的身影,且从来都是尽职尽责、不计报酬、任劳任怨。
  凡事总想做得最好,不忙才怪
  高坪镇近些年旅游开发势头正猛,身为镇旅游办主任的黄美清自然成了大忙人。从规划到施工到接待,以及挖掘地域传统文化等,黄美清和她的那帮铁杆姐妹,没少为之付出。2015年4月19日至20日,中国首届民俗婚礼在高坪镇石门河举行,黄美清和她的快乐女人健康俱乐部、女子民兵连自始至终服务在现场:她们是民俗《哭嫁》团的成员,她们是现场维护持续的志愿者……很多时候,她们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特别是在活动筹备的关键时期,为确保各个环节不出差错,黄美清几乎每天工作到深夜十二点左右才回家,有时甚至忙到凌晨三四点。

 

  让黄美清更觉得苦的是景区当年的征地。114户受征对象,黄美清是家家到、户户落,一户一户做工作,鞋子都磨坏了好几双,这才让景区得以顺利开工。记得景区开工前一天,还有一户人家因补偿方案不满意欲阻止施工,黄美清耐心劝说到凌晨三点才将对方说服,回去的路上差点就昏阙了。
  为提升景区服务能力、方便镇上妇女就业,黄美清联系州、县旅游局,在镇里办起了旅游从业人员培训班,并动员一部分妇女,在镇上开办起农家乐。2015年国庆,石门河景区接待游客破历史,日接待游客5000余人次。黄美清和她的女子民兵连,整个假期无一天休息,始终义务服务在各责任区维持秩序。
  在家人的印象中,黄美清自参加工作的那天起,就一直是个大忙人。先前在财政所工作,每天为了“三提五统”,忙得两脚不离地。此后当了妇联主席,更是淹没在鸡毛蒜皮的琐事中。现在又当了个旅游办主任,家里几乎就更难见到她的人影了。
  “其实,做任何一项工作,只要你想把它做好,就有做不完的事。”黄美清一句话道破真谛。是呀,她生性好强,凡事总想做得最好,不忙才怪!她的新老同事,还有那些姐妹,评价起黄美清,无不这样认为。
  “有些事,她完全可以不做的,少点事自然也就清闲些。比如‘爱心妈妈’去搞家访,每个人自己去就行了,可美清姐总会跟着去。这几十个孩子,每年家家走一趟,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呀。”“爱心妈妈”肖艳告诉记者,只要是美清姐分内的事,她一定会亲力亲为,而且从不走过场,加之分担的事又多,如此一来,自然就没有个不忙的时候。这些年,在她的带领和影响下,她的铁杆姐妹们也都成了忙人,习惯了为地方的事操心、卖力。
  “有事找美清”,她用行动做出口碑
  黄美清出生在高坪镇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自小备受父母勤劳、善良的熏陶。30多年前,一个约莫15岁、出生地不详的聋哑、腿脚有点瘸的叫花子流浪到高坪镇。那时,正值上世纪80年代初家家户户粮食金贵的年代,黄家的家境也很拮据,勉强能满足温饱。即便这样,父母还是收留了叫花子并待如亲子,10多年如一日,不仅给他安排了和孩子们一样的房间,而且从来都是同桌同饭。村委会的干部干脆给叫花子取名“黄小叫”,直接将他纳入到黄家的户口册。2009年,镇政府成立福利院,在黄家待了近20年的“黄小叫”被接到镇福利院。直到今天,他每年春节都要回“家”,“与家人”共度佳节。
  父母的宅心仁厚对黄美清影响深远,让她拥有了一颗同情人、关心人、帮助人的心。
  黄美清每年都要给低保户郭自然老人送米、送油。这个善举迄今已坚持了10多年。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街上碰到了想吃烤饼却又掏不出钱的郭自然,当即就给他买了几个。此后,每次遇到老人就买些给他。见老人对烤饼情有独钟,就干脆放些钱在烤饼店,让老人方便时上街来取。
  如今已是小老板的“爱心妈妈”黄玉,当初因家庭原因放弃了外出务工。黄美清得知她想开个美容店,但苦于本钱少,又找不到便宜的店面,就把自己的房子低价租给她起步,并帮她垫钱装修、筹钱运营。不到一年,黄玉的美容店就门庭若市,如今已易址并扩大了规模,生意兴隆。谈及这段创业经历,黄玉说:“没有美清姐帮助,自己根本就闯不出这条路子。”
  在集镇经营粮油店的向正梅,说起黄美清就是一个“好”字。她女儿几年前老公去世了,家庭的不顺让女儿自暴自弃迷上了赌博。几年下来,负债累累,整条街都没人敢给她借钱了,债主甚至跑到向正梅这里要钱。多次劝女儿未果,向正梅绝望透顶,决定一死了之。一日,已经狠下决心的向正梅站到了一栋房子的房顶,在即将纵深跳下的一瞬,她想到了黄美清,心想还是给这位热心人通个电话后,以求她日后对女儿关照点。黄美清接到电话,自知事情非同小可,一边耐心劝导一边赶到向正梅的住处。她向向正梅保证,一定会引导她女儿走正道,向正梅这才没有从楼顶跳下去。

 

  黄美清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四处躲债的向正梅的女儿周玉。“美清姐,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有钱借点不?债主都在威胁我人身安全了。”周玉哀求黄美清。黄美清将工资卡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才勉强凑了1.5万,解了周玉的燃眉之急。听说黄美清给女儿借钱了,向正梅非常担心这笔钱是否能够还上,每次碰到黄美清都会透露女儿当前的经济状况,并让她及时去把钱要回来。“没事,她有了会给我的。”这钱一直拖了两年多才还上。这期间,黄美清和周玉成了知心朋友、好姐们儿。黄美清通过细心了解,得知周玉因为无聊、无事才迷上赌博。于是,黄美清为她报了镇上的导游班,并帮她在镇上建起了农家乐。有了正事、有了收入,周玉的“牌瘾”没了,和母亲的关系也不再如同仇人了。
  回忆起这段经历,向正梅母女俩感激的泪水滚滚而下,“美清姐救了我,救了我们这个家。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周玉介绍,美清姐给她借钱那时,她几乎就走投无路了,几公里的一条街借不到一分钱,那是什么境地?她真不敢相信,才认识一个月的美清姐会把自己仅有的积蓄全借给她,她当时是亲眼看着美清姐从银行取的,最后是一分钱没剩。接过钱的那一刻,她抱着美清姐的头哭得很伤心,感动、悔恨交织在心头。
  姐妹们都说,“有事找美清”,这是美清姐这些年用实际行动做出来的。哪个姐妹没曾得到过她的帮助?哪个姐妹家里有事,或生病了,不是她带着其她姐妹们前去探望?……正因为她待姐妹们这样,所以大家都敬重她,大事小事,只要她招呼一声,大家定会应声而动。美清姐是她们的标尺和榜样!
  黄美清工作上的真干、生活中的真善,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肯定,先后被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湖北省妇联联合表彰为全省妇联系统先进工作者,被湖北省委、省政府、省军区表彰为先进民兵连长,多次被县、镇表彰为三八红旗手、先进工作者。
  黄美清介绍起这些表彰时十分低调,她说,干事、做人如果特别在意这些,注定难以平心静气,有个好心态,才能有好状态。(编辑蔡楚)

 

中国建始网 掌握新生活
微信 云上建始